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856 中山郡王 再见云扬【三更】
    “你有福了,今天品酒会,我得到消息说是叶大家会破例出席。她可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,就是我相见,也要提前约...’

    

    斗篷之下,太子挑了挑眉,那表情,出了奇的猥琐至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额,殿下开心就好,凌天不过是一介侍卫...”凌天脑门满是黑线,怎么感觉这太子是带自己来大保健的?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无趣,扫兴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指着凌天,上下大打量之后笑道:“我看你小子,该不会还是个初哥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太子...这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顿时罕见的红了脸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不是太子说,他险些都给忘了,似乎到了这方世界之后,他还真的没尝过鱼水之欢呢!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是复兴家族的压力太大,也或许是两世为人看透红粉百态,亦或者是没有时间,凌天对这男女之情,一直都很是克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被太子当众点破,难免干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被我猜中了!有趣有趣,我和你说,你别乱想,这玉人坊可不是青楼妓馆,就是想一亲芳泽,也得拿出本事才行,灵币是做不到了,我自然也帮不了你什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眼见这太子越说越不靠谱,凌天摸了摸头上的冷汗,“殿下,凌天这次是为了太子办事的,从没想过别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好吧...你啊,还是太年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耸耸肩,撇了下嘴,便将斗篷拖下递给凌天,迈步走向群芳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呦呵,看看这是谁,这不是我们英明神武,才高八斗的太子殿下么!怎么,今天这群芳阁品酒会,殿下也不落下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放浪的大笑之声,语气之上,满是嘲笑之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让太子闻言,顿时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也循着声音看去,却是发现一群人排众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群人尽皆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,衣着华美,而且全都是面容俊俏之辈,修为更是都在金身后期以上,个个元气威压深厚,最有二十人之多!

    

    可以说,这十几个人,都是武道天才之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首一人,正是刚才出现嘲笑太子的,这人身形高大,剑眉醒目,身着一身黑金蟒袍,龙行虎步,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其身后,一众年轻武者则是穿着各异,但隐隐都是以此人为首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目光在其身后众人身上扫过,目光却是陡然一凝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云侯世子,云扬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没想到,来中州这么久,终于在今天,在长安城,碰到老熟人了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凌天看向云扬的时候,后者也是发现了太子身边的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云扬的表情掩藏在那半个面甲之下,也或许是他对自己心绪波动控制的极好,但总之,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在云扬身旁,倒是有一个身着蓝衣的武者,也感受到了凌天的目光,回望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人低声询问了云扬一嘴之后,看向凌天的眼神陡然变得阴寒起来,而其嘴角,也扬起一抹不加掩饰的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云扬身旁的这个人,凌天自然是不认识的,但是从其气势威压上看,武道天赋绝不亚于云扬,而且修为更是到了金身后期巅峰的样子,比凌天自己和云扬,都要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年纪,却是相仿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到了那人胸口上纹绣的学宫标志,当即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昆吾学宫!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这个天赋不错的后辈,和云扬一样,都是昆吾学宫的新生!

    

    这就难怪会对凌天如此敌视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也是在看了一眼之后,便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阳也罢还是昆吾学宫的天骄生员也罢,他早晚就要会去面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如今面对,他仍然不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李戡,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?而且,你要是不来,我还真觉得无趣的很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淡定自若的凌天,当即也是抱臂在胸,胸有成竹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天,他可是有备而来,面上,自然不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了那李戡一眼,从太子那里他早已经知晓,这李戡就是中山郡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是果亲王的独子,虽然不是皇子,但平素仗着是亲王之子,骄横跋扈惯了。素来和太子不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,整个长安城,就没几个和太子和睦的皇族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?前几日,殿下还没开心够么?我们大家,可都是肚皮笑痛了好几天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李戡看向太子身后的凌天,恍然道:“我明白了,殿下这次是带了帮手,不亲自上阵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用不着我出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哼,可笑,就这个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戡打量了凌天一眼,笑道:“殿下这是从哪找来的阿猫阿狗,一会可别尿了裤子,丢了我李家皇族的脸面...’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是操心你自己吧!在叶大家这里,我可不会让着你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戡闻言,顿时哈哈笑道:“殿下,你让着我?真是笑死了,现在的你,还不值得我亲自出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从李戡的脸上,根本见不到一丝对太子的敬畏。这让凌天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群芳馆下围观的人不少,但都没有表现出面对太子,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很是反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殿下,我在里面等着你的表演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戡说罢,摆了摆手,身后,那跟在云扬旁边的蓝衣生员便上前,掏出一根灵烟和一副墨镜,给那李戡戴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点燃了灵烟,戴上墨镜,李戡看向太子,笑道:“殿下,这个还眼熟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云州运来的,最新款灵烟,你前几日输给我的!这墨镜我带着也确实不错,希望殿下今日,在多拿出点好东西输给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戡冷笑一声,便要抬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身后的云扬看了灵烟一眼,终于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可知道,这灵烟和墨镜,可都是太子身后的凌天发明的,那么...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云扬心中刚是一沉,那便凌天早已经上前,给太子地上太子灵烟和银边墨镜,同时用火器将灵烟点燃。

    

    顿时,灵烟香味蔓延开来,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,都是吸引了过去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殿下,我说过,那些残次的东西,本是东宫用来赏赐太监的,您却赏给了外人,这多浪费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殿下就是再嫌弃那东西,绞碎了喂狗,或者杂碎了烧掉,也是好的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脸人畜无害的笑着,但是中山郡王的脸,却是直接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