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852章 鬼鬼祟祟的太子
    似诗又似呢喃,凌天的这四句话虽然并不规整,但每一个字,都好像锤击在众人心坎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最后,凌天终于是落下四个字为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烟花易冷!

    

    当冷字最终落下,整张化作霎时间光芒绽放,整座大殿,都犹如白昼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一道道虚影,从画中升起,在大殿这种勾画出一道城墙之下,风雨飘摇,琴声曼舞的场景,将每一个人,都是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好似幻境,又似真实的场景,让众人惊呼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画,最终彻底显意,而凌天一笔字,又是直接通神,勾连异象,震颤人心!

    

    足足过来半晌,等那张画被太子合上,众人这才从沉迷之中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,凌天三人的比试结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一切,又像是太子和凌天以及崔沉香李安四人的合作,最终完成了这么一张惊世之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其中,凌天先是一曲动人,后又是笔落通神,这场比试谁赢谁输,已然明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烟花易冷,呵呵,你倒算是知己...不过,这画中之人,并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字也极为不错,我倒是突然想起来了,陈玄龄陈大人曾送来一副誊抄下来的墨宝,说是临摹自一位云州后辈之手,那字和你的字极像,银钩蛟龙,俊逸无比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那首诗,至今孤都不曾忘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凶蛮终不还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首诗被陈大人送去了漠北,由冠军大将军申屠绝在阵前吟诵,令的那百万大军战意凝聚,大破匈族战阵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玄龄说的那人,可是你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看向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额,确实是在下。不过区区一首小诗和一手字,凌天觉得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自然也是未曾想到,陈玄龄竟然把他的字还送到了太子和漠北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如此甚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将那张画收起,交给崔裹儿,“找人裱起来,当心些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崔裹儿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想来,这场比试的结果,你们都心里有数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回到龙椅之上端坐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李安脸色阴沉,凌天彻底将他的风头给抢了,输的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崔沉香虽然有些失望,但却是很满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你真不错,不亏让太平对你百般夸赞。如此,孤就选你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看向凌天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李青城以及门外的张蕾等人,都是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今天可算是大胜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谢殿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拱手作揖拜谢,但是思虑片刻,又是道:“太子殿下,凌天恳请增派人手,与我合作,共同完成太子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。这好说!这你自己定,要谁就直接上报,孤给你要人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似乎是心情变好了,对于凌天的要求,一口气都应承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再次拜谢,他自己是无法完成节目的,像莳花馆众人以及卞玉京还有秦明月,都是少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此时凌天却是看向身旁的崔沉香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沉香姑娘舞艺无双,凌天想邀请你一同加入,为太子效力,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话音落下,众人便是一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崔沉香更是未曾想到,柳暗花明,她竟然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即,也是怔在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崔裹儿见状,便是轻咳了一声,将崔沉香唤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,沉香自然是愿意的,只要凌天你不嫌我拖后腿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崔沉香低着头小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沉香姑娘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摇摇头,暗道这崔沉香哪里都不错,就是性子有些内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可说,是一种自卑吧,至于这自卑从何而来,凌天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按理说,这崔沉香乃是崔家嫡女,要什么有什么,根本不可能自卑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是这般,和其世家的子弟不同,让凌天也是百般不解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凌天如此做,却是将那李安和李总管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么,弄了半天,就他们被淘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唯一一张那出彩的画,最后还被凌天抢了风头!

    

    简直要气吐血了!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从殿内走出,李安和李总管看向凌天的眼神,简直阴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凌天,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!日后我们在这东宫,慢慢相处,我会多加照顾你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总管拍了拍凌天的肩膀,惨白的脸上,似笑非笑,而后,便带着李安离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日后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青城走过来,笑道:“走吧,带你去看看住处,一等侍卫,在东宫是有独立院子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就是,今天凌天你可算是出尽了风头,怎么着,也得庆祝一下是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蕾和张召也是走过来,重重拍了凌天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他们兄妹二人,也都患上了一等侍卫才能拥有的玄黄铠甲和黄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好说!”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东宫侍卫营驻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选择的院子,就在东宫的城墙边上,只要破开阵法,他就能随时离开东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是他,选择这处院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在宅院内,李青城四人聚在一起,烟雾缭绕之中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招待众人,凌天拿出了最新款的骄子灵烟,李青城和张召自然早就尝过灵烟这东西的,但是凌天这次拿出来的骄子,乃是最新款,除了他这里,外界还没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极好的口感和效果,当即让李青城和张召爱不释手,狂喜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蕾自然是不喜欢的,不过凌天也赠了一副墨镜和指甲灵油,这才让张蕾满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伴着美酒,四人喝到很晚,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驱散了浑身的酒气和烟味会房间,准备进桃园看看湫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这时,他的耳郭却是一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利喝,凌天身影如电,直接闪出了房间,才是那院墙之上,赫然有一道虚影若隐若小,若是胸前桃园内的桃夭夭示警,以凌天如今强大的神念,竟然拿没有发现这人的存在!

    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疑,凌天身上的秘密众多,他可不想被如此神秘的存在监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身法何其之快,伸手探出,不等那黑影闪躲,便直接将其擒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人被凌天如同抓小鸡崽一般从墙头抓下,直接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更是惊讶于,这隐身在自己院子里的家伙,竟然如此之弱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这声音,还有些熟悉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