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851章 一曲惊人 一舞绝伦
    烟花易冷,这首歌本就意境深渊,曲子凄美哀婉,凌天的琴声一出,便瞬间触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那出了此道题目的太子,此时已经目光呆滞,沉迷于曲声之中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殿上,那崔燕和李总管之流,脸色虽有变化,但尚能自持,可李青城的脸色,却是大变了,一丝丝悲戚浮现而出,似乎是在怀念,而又不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殿外,一众侍卫们脸上的表情,更是各异,但没一个逃得过凌天琴声的影响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正在作画的李安,更是强行从凌天琴声中逃脱出来,用元气闭了自己的听觉,才能潜心作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崔沉香站在殿中,直接被琴声环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吉他的深沉纯粹,烟花易冷震颤人心,让崔沉香沉迷了,她伸展曼妙欣长的身体,犹如在破败城垣上绽放的一朵牡丹花,香风徐徐,温暖着,那已经被细雨清风吹冷的大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大殿的上空,风渐渐急,一道巨大城池的虚影,缓缓浮现,而一朵粉红色的花蕾虚影,也悄然在大殿上空绽放。

    

    信手拈来,便成异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不知道凌天的琴声是何时停止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在余音绕梁的许久之后,才纷纷从沉迷中,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那大殿之上的异象,已经消失,凌天也早已经收琴而立,但是殿中的崔沉香却是跪伏在地上,浑身颤栗着,始终没能站的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整个大殿,崔沉香,甚至比太子,还要沉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她自己跳了何种舞,从始至终,她都是跟随着自己的心去起舞,直到现在她都没能从那情绪中超脱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一个武者,崔沉香,迷失自己了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沉香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大殿之上,太子妃飞临而下,一声娇喝,震颤整座大殿,而后猛然一掌拍在崔沉香的后背之上,将那股萦绕在其身周的余音尽皆震散,这才将崔沉香唤醒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沉香,你入迷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妃将崔沉香扶了起来,后者身子已经瘫软,一时间无法自主站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崔沉香的脸上,仍旧带着笑容,虚弱道:“太子妃娘娘,那曲子,真好听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这个痴人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崔裹儿无奈摇头,让侍女将崔沉香扶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,关闭了听觉的李安,也是画完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瞄了一眼,发现李安所画和自己想象中的差不多,那是一张在遥望城墙的场景,天空中一轮明月旁,有着一朵暗淡下去的烟花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画技还是相当不错的,栩栩如生,布局也很好,很有意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谓画可通神,字可显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幅画,让人看了却是能够影响心神,但却还没有到通神之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更不要说,和凌天的一首琴曲还有那崔沉香的惊虹一舞,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李安却是执笔站在那里,迟迟没有落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,李安,却是摇摇头,叹息一声从案前退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总管看向那退下来的李安,蹙眉问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义父,孩儿的心,乱了!无法悟到太子的精髓所在,意指何方。所以,我无法落题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安,也是相当的懊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画,已经很趋近完成了,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,无法通灵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明白,就算是落了题目,仍旧不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一说,在凌天和崔沉香的表演勾动天地异象的时候,他便已经失去胜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从龙椅上走下,站在那案前看了一眼,却也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别说,李安的画,确实名不虚传,难怪在长安的各大诗画社里,都能看到你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沉吟一声,却是有接着道:“不错,你这画,缺了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着太子捡起案上的笔,站着灵墨,在纸上竟然又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都是讶然,没想到,这太子还会亲自下场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惊讶归惊讶,凌天等人,还是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看了片刻,凌天心中就一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太子,绝不是凡人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在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太子看上去其貌不扬,修为战力,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闲庭信步的气质,以及那落笔惊风的气势,都彰显着这太子平凡外表下掩藏着的豪情和锋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太子这寥寥几笔落下,竟然就让那画开始放光,甚至众人能感觉到一丝丝的风声和细雨从画里吹了出来,让众人甚至都已然分不清那到底是画里的雨,还是殿外的雨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画,竟然,通神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定睛,赫然发现,太子先是在那画中的城墙外,添了一棵随风飘摇的树,而后一个身着斑驳战甲的武将盘膝坐下树下,遥望城墙,膝上放着一面古琴,似乎是在长叹之中...

    

    但在这个时候,太子却是看了凌天一眼,后者立刻心领神会,手中在吉他上拨弄,一段烟花易冷的旋律升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顿时疾笔如飞,将那古琴勾勒完毕,又用一道淡淡的红墨,在远处的城墙之上,勾勒出了一道虚幻的,正在起舞的倩影...

    

    笔落,画光芒氤氲,将整座大殿,全都是照亮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发现,那画中的景物和人,都似乎活了起来,他们能看到那城墙上的烟雾和清风,能看到那倩影在起舞,武将在弹琴,甚至能听到风中的一声长叹,和那久久不绝的琴音.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差一点,这题,我怎么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太子也似乎停在了最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殿下,我试试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凌天上前,提起一支细毫,沾了灵墨,便是落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你大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总管和李安都是一急,这可是他和太子一同创作的,如此显意之画,放出去,必然能够声名大噪,岂能容凌天这般破坏?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可不相信,凌天还精通书画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简直是胡闹!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那太子妃和崔沉香,也是眉头一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琴艺几近通神不假,但是这落笔...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之中,恐怕只有李青城,最为淡定了,别人或许不知道,但是他可知道,凌天的一首诗和字,让陈玄龄都是为之折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太子也是如此,凌天执笔的那一瞬,他便看出凌天绝不是胡闹,摆摆手,便堵住了李总管的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摒弃精神,在话的意境中,直接落笔。

    

    雨纷纷,旧谷里草木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听闻,你仍守着孤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城郊琴音声落在焰火渐沉。

    

    缘份落地生根,是我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