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821章大理寺卿
    不但是计划了良久的除名逍遥的计划失败了,如今,就是连那武道塔,他风雷学府,都是丢了!

    

    三百年了,他杨开泰,是第一个丢了武道塔的风雷府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让他有何脸面,在北域对人?

    

    从今天起,他将会成为风雷学府的罪人,北域的笑柄!

    

    念及此,杨开泰几乎是要疯魔了,他双目血红,难以自持,看向山崖下,那悬浮在废墟之中的身影,心中怒气,直接抬手,便是一掌落下!

    

    杨开泰是何许人也?

    

    那可是北域第一学府的府主,元神境的修为,浑厚无际,虽然是一掌随手落下,但是那强悍的威压,还是顷刻间,让天地为之色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整个引雷峰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惊呼,凌天更是抬手,看向那从天而降,几乎笼罩整个可见天际的巨掌,面颊下的双眸中,满是冷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又是这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他步入这方世界之后,这种从天而降,远超他实力,想要指她于死地的手段,他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感觉,他很讨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今的他,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差距,实在是太远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如今他能战力媲美法相中期巅峰,甚至可以勉强应对法相后期,但面对杨开泰,他没有任何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山崖上其他的嘉宾,都是在这瞬间犹豫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强势崛起,直接打破了北域的平衡,他的出现,很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他们倒是希望,杨开泰直接出手灭了凌天,反正到时候,也是王庭降罪于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那北荒府主王忠和王家的王翀,此时,他们的眼中,都是闪过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强悍,让他们都是无法接受,这等崛起而来的天才,将会把属于他们的荣耀夺取,对他们构成威胁,更何况,这凌天还和他们有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,这次让凌天如此安然无恙的出尽了风头,那王家,可就要被人取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在这等场合,他们偏偏又对凌天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自然也就是乐得见那凌天,被杨开泰一掌轰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杨府主,你疯了不成!给我拦下他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坐在山崖主位之上李师师,却是直接站了起来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从山下之下,陡然升起一股大势,那直欲掀天而起的威压轰然暴起,在众人惊呼之声,却是又出现了一道遮天蔽日的大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这只大手,却是自下而上,迎向了那杨开泰落下的巨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霎那间,两道手掌同时出现在天空中,就有些让人惊讶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,两道手掌的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杨开泰的那一道手掌,之前众人觉的很大,但是如今,却是仅有那后来的那道手掌一半的大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看起来,很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两道惊天动地的手掌,直接对撼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让人惊诧至极的是,那后一道手掌,惊叹直接将杨开泰的手掌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并没有两掌对撼的而爆鸣的场景出现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直到那大手化作无边元气,缓缓的在天空中,犹如云朵一把,溃散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心中无比庆幸!

    

    要不是那如此结局,两大元神级别强者对撼的余波,足以置他们于死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杨府主,你好大的胆子?在府院大比之上对我南唐学院生员动手,该当何罪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道严正的喝声,陡然间在整个风雷学府之内响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山崖上,众人脸色顿时一边,甚至有的人的脸上,已经流露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似这道声音,极其可怕似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那声音落下之后,山崖上空光影一闪,却是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身影一系灰白长衫,宽衣博带,看不到带有任何武器,而且这人样貌平常,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,很是普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加上,其身上,竟然没有逸散任何元气波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这人放在人群之中,绝对不会引起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此时,这道普通至极的身影,却是将山崖上所有强者,都压制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吴大人,我...我是一时糊涂,一时糊涂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片刻之后,当那杨开泰看清了那人的身影,当即脸上汗如雨下,竟然直接跪倒在地,连连告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元神境界的大能强者,竟然当着如此多人的面,跪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心中,是有多么害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山崖下,死里逃生的凌天,心态仍旧没有任何的波动,他同样看向天空中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他看出了此时的不凡,但却不认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说在中州,他自己所认识的人中,或许只有当朝监察御史陈玄龄,能和此人相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,强到可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杨开泰那模样上,就可以见一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一时糊涂?这可不是你说的算了,等着去大理寺说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所谓的吴大人,却是对杨开泰的说辞,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理寺?!不不,吴大人我知罪我知罪,但是千万别让我去大理寺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杨开泰一听大理寺,更是吓的险些尿流,连连朝着那吴大人叩首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似乎那大理寺,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方似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知罪便好,我平生,就是不喜那不知罪的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状,那吴大人才冷笑一声,不过瞬间脸色便是一变,“但是你终究是错了,本官乃是大理寺卿,自然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。你且将这府院大比结束之后,自行前往长安领罚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多谢吴大人开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闻言,杨开泰这才擦了擦寒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吴大人也到了李师师跟前,微微躬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吴琏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对这吴大人的出现,小郡主,也是有些微微惊讶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小郡主不用疑惑,我没有跟踪你,只不过是在路上偶然遇到了小郡主的气息,就顺便过来看一眼,毕竟王爷对我有恩,不过来一趟,我实在放心不下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索性,我还帮上什么忙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吴大人笑呵呵道,一脸的慈眉善目,远不似方才的那犹如索命判官似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也看到了,我安全的狠,你也出手了,就走吧!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小郡主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吴大人脸色一怔,浮现出一抹难色,没有想到,这小郡主这么着急就赶他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因为王庭兵部尚书在北域战场重伤,位置空缺了出来,他已经盯了很久了,就想着去求荣亲王推他一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他便派人跟着小郡主,寻找讨好的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