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815章 羽翼么?最后一战!
    即使,凌天在方才,一拳战败文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哇哦,还真是厉害呢,最近倒是真的听说,战榜十名之后有些人,都是有了银色羽翼了,可如今倒是这个杨陵第一个曝光了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小郡主也是长着小嘴惊讶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银色羽翼罢了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王翀自然不会展现出任何惊讶之色,他看了看自己手腕上利爪,此时这利爪,正闪烁着丝丝淡淡的金光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看着狂徒如何再猖狂,我飞雷学府,不是他逍遥的人,可以随意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杨开泰拂着胡须笑着,对杨陵这如此强势的展现,也是心中畅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未开始,他就要让风雷学府,凌家所有府院之上,一骑绝尘!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众人以为,凌天会治安而退,直接认输的时候,那第二层级上的凌天,却是发出一阵低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,凌天一边笑,一边摇着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众人惊诧莫名的目光中,只见凌天缓缓收起笑容,手掌一闪,一具金龙面甲出现,罩在了他的脸上,将其的俊逸的脸庞遮住,霎时间,原本的俊逸感觉,陡然变得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讨厌别人俯视我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,凌天脚下一震,直接直接冲上天空,直到飞离到比百战塔顶层还要高的多的位置,这才停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差距?什么差距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好奇,你们中州这些所谓天才的优越感,是从何而来的!?真是好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悬浮在空中的凌天,猛然向右伸出手臂,带着银纹晶铭刻的拳套,银光流转,绽放天,而后,那五指猛然张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狱炎,棍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其背后的那一根黑红的棍棒,应声冲天而出!

    

    一道道黑气,从棍棒之上肆意蔓延看来,将凌天包围,犹如一道黑色的花瓣,绽放在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就在中心,气势,陡然猛增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那黑红之气,瞬间凝聚成一头狰狞的猛兽,仰天嘶吼,威压无边,震裂天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,器魂内敛进入棍棒,落在凌天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唰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凌天手擎狱炎棍,一朵棍花舞过,直指下方的杨陵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银色羽翼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恐怕要让你失望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就在引雷峰上下内外,无数道震惊目光的瞩目之下,凌天双肩猛然一震,一对儿比之杨陵还璀璨些许的银色羽翼,直接绽放开来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同样拥有银色羽翼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其中铭刻,甚至比之杨陵,还要高级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凌天在之前的威压之上,同样攀升暴涨,而这幅度,足有六成之多!

    

    霎那间,广场上下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谁说凌天和杨陵两人之前的差距,无法逾越?

    

    拥有银色羽翼又何妨,凌天同样拥有!

    

    杨陵刚刚拉开的差距,就这样,被直接抹平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?他凌天,哪来的如此极品的装备和铭阵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山崖之上,一众大佬,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从开始到现在,所展现出来的一切,都根本不像是一个学院的生员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杨开泰更是好似吞下了一口苦瓜一样,尴尬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一直都未曾在众人面前发声的庄闾陈娆等人,更是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的底牌,也太过变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难怪,这个家伙之前那般自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阵法,也没有必要用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一战,同样不许你认输弃权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和面对文戗一样的言语,凌天寒光拳套紧握着狱炎棍,下一刻,擎棍轰然砸落!

    

    棍影呼啸,空气炸裂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未落下,狂风,便是席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山河棍,震岳!给我碎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在空中一声大喝,浑身元气激荡,凝聚在棍影之下,让其重如山岳般,直接砸在了百战塔底层的阵法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咔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几乎是在瞬间,那百战塔顶层的阵法,便犹如玻璃一般,轰然碎裂成渣!

    

    漫天的阵法光点儿纷飞,险些的狂风呼啸,卷起杨陵的黑发,和衣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,则是缓缓,从空中降落,最后遥遥站在擂台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强,强到可怕!

    

    拥有拳套和棍棒双武器加持的凌天,这一棍之威力,可谓是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顶层阵法何其坚固,但是在了凌天这一棍面前,却是显得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棍,也好似砸在所有人的心上,让他们终于体会到,这逍遥学院的首席新生,有多么的强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相应的,众人心中泛起的波澜和期待,自不必多言,此时都拥有银色羽翼的凌天对战杨陵,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若是之前,肯定无人能认为,凌天能有资格与杨陵相提并论。两人交手,肯定是凌天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凌天如此强势的表现,怕是谁也不敢笃定。凌天,就一定会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胜负之间,悬念十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紧张到了极点,她有种预感,此战将会成为三百年来,北域府院大比,最为猛烈的一战。

    

    胜负至关重要,若是一旦输了,凌天初出茅庐的那种锋芒,会被彻底打压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说气运会否跌落的问题,光是心里上的影响,便十分可怕。很有可能一旦败了,便会遭受重挫,一年之内,想要去在那龙门大比上大放异彩,既无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擂台上,凌天的目光,落在远处的杨陵身上,“如今,你还觉得,我们的差距,不可逾越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凌天的战意,好似凝成一把利剑,直刺长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呵,怎么,以为这样,就真的可以抹平了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杨陵波澜不惊的面孔,陡然睁开双目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双目睁开的刹那,其眼中迸发出凌厉的视线,仿佛就是一柄锋利的宝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一个宛若利剑,破空而至,剑意在铮鸣中,仿佛这引雷峰上的云雾都为之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另一道,则冰冷如刀,其本身就是一柄刀,那似乎来自修罗场的幽寒杀意。除了冰凉之外,还蕴含着阴森的煞气,欲要撕裂万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府院大比,最后一战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