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86章 一个眼神就灭我?
    步璇音面如冰霜,紧握着手中剑刃,冷冷的看向夜行老人等一行法相大宗师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是在凌天离开的第五天后醒来的,而后在阵法之中,又等了五天,可仍旧不见凌天回来,而这时岛上的结界忽然消失了,一些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而且有许多幸存下来的宫府院生员,陆陆续续的从岛内飞出,而又有许多之前未曾进入的法相大宗师进入其中查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这才实在等不及了,便擅自离开了阵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岛内转悠了许久,她也发现,这结界消失之后,貌似岛内上成年的妖兽,全都不见了,剩下的都是一些实力不甚强大的妖兽,要么藏起来,要么被人族武者发现并且击杀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中,更是有不少人得到了兽宠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步璇音的运气,也是极好,他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两座山峰中间的深渊处,却是发现了幻影飞枭的幼崽!

    

    这幻影飞枭,来头可是不小,族群之中的血脉最高能达到霸主级别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级别的妖兽幼崽,在中州交易市场上都是极为罕见,宫府院的新生之中,能拥有这般品级妖兽兽宠的,就更是屈指可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步璇音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她如今已经有了凌天给他的炎豹的兽宠,但是这幻影飞枭,可以送给凌天啊!

    

    那样,也算是可以为凌天做些什么,而不是一个拖油瓶,被凌天嫌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步璇音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,不等她收取幻影飞枭的幼崽,就被路过的夜行老人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谓冤家路窄,此时步璇音也是心中发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修为乃是法相中期巅峰,其他老怪也都是在法相左右,她万万不是对手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想怎样?告诉你们,我不但是逍遥学院的人,我还是剑阁弟子,我娘是剑阁内门长老步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冷着脸,虽然心中忐忑,但还是扬起下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步钰?那个被王庭封为烟剑侯的步钰,是你娘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群人中听闻步璇音所言,也是微微一怔,步钰之名,有些分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步钰的修为在法相后期巅峰,距离元神境界,一线之隔,剑法决然,实力强大。在江湖之中,鲜有人不知道烟剑侯步钰之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这些怂货,她是步钰的女儿又能如何?那步钰的侯爵不能世袭罔替,而且就算她厉害,还能现在就出现在她女儿面前不成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们即刻将她拿下,收了那幻影飞枭的蛋,谁能知道是我们做的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见到众人有些动摇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同时,他恐怕事情有变,直接上前,就要出手,不给步璇音拖延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也都被说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步钰可怕,但是到了眼前的肥肉,也没有不吃的道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声音颤抖着不住后退,她能想到,如果落在夜行老人的手中,那下场回是何等的凄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叫吧,叫破了喉咙,也不会有人来管你的,这个地方如此隐蔽,谁会闲的来这儿?’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狞笑着一步步上前,搓着手,恨不得直接将步璇音扒光了才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凌天!你在哪,快来救我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双眸之中蕴着泪水,此时此刻,她脑海里想到的就是凌天,她觉得,凌天一定会在最危险的时候,出现在自己面前的,一定会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?可是你们学院那个废物后辈?可别开玩笑了,那小子如今恐怕已经死在了昆吾学宫那群纨绔之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就算他来了,又能如何?我夜行老人,一个眼神,便能灭杀他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阴恻恻的笑着,伸出手,就要抓向步璇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眼神灭杀我?你的口气,不小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时,一道冷酷的声音,忽然从天空中响起,往来震荡在深渊之内,尽人可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一惊,这声音来的实在突兀,而且看样子距离极近,但是他又未曾有任何的警觉,这不得不让他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与其他法相境老怪抬头望去,深渊之上,有阳光透过缝隙落下,而一道长着金色羽翼的骏马此时此刻从缝隙中徐徐降落,骏马背上,一个身着银铠,容貌俊逸非凡的青年提剑,正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小子,原来你是换了容貌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从凌天的气息上,夜行老人立刻将凌天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心中也是放松下来,因为凌天如今的修为仍旧是差劲的狠,他根本不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何况,他周围还有数个法相大宗师,难道还会怕一个无名小辈不成?

    

    “狂妄小辈,你这语气,莫不是在和我夜行老人说话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双眼微眯,袖中的大手,已经悄然开始凝聚元气,随时都能出手,直接将凌天灭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你要一个眼神灭了我么?如今,我就在这里,你们想动她,可就都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收了小青,徐徐从空中降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等他站在步璇音身前时,步璇音已经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,咬着嘴唇,恨不得直接上去抱住凌天的后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,她这辈子都不会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可笑至极,我就是要动她又能怎样?我们都要死?就凭你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嘴角抽搐着,这么多年,除了碰到的那几个学宫顶级天骄,便不曾有别人敢如此和他说话,这让他羞怒至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子,既然来了,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,放心,我会好好折磨你,让你在痛苦中死掉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夜行老人瞪着凌天,想给后者威慑,但后者却不肯抬头,他便直接深处手臂,元气暴动,就要一掌拍向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说好的一个眼神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众人身前的凌天却是倏然抬起了双眸,一道冰冷的目光,如同剑刃,隐藏在空气中,直接激射向夜行老人!

    

    裂神剑的速度何其之快,夜行老人的目光刚落在凌天身上,便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剧烈的刺痛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感觉,就好似整个头颅都被利剑洞穿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惨叫,夜行老人的元气攻击瞬间夭折,痛的满地打滚,根本无法自持,更不要说战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