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84章 南唐魔主 七品灵树!【三千大章】
    说罢,姬九幽便起身,“姐姐,时候不早了,想来外面,也安全了,我便,走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姬妹妹,保重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九幽点点头,随后深深看了一眼那掩映在桃花林中的四象塔,身影,便渐渐消失在了水潭旁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...也是个情痴之人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良久之后,秦明月也是摇摇头,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吱呀...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此时,一声门响,却是桃夭夭从门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明月姐姐,傻凌天醒了,叫你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其实也是刚醒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知道,他开始的时候,脑子简直快要炸裂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为姬九幽清毒,短时间内极速的消耗神念,后来更是凝聚乾蓝冰焰施展纯阳指,如此高负荷的神念输出,让他的意海,直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种痛苦,甚至比他用太初经淬炼神念的时候,还要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种痛却是在后来突然被一股甘泉一般的神念洪流给缓解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到后来,凌天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那暴涨的神念之力,舒爽的,让他忍不住呻吟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到后来,那神念洪流渐渐消退,他才忽然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睁眼,便是见到自己正躺在四象塔一层的房间里,桃夭夭就坐在椅子上,拄着下巴看着窗外,一脸八卦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起身,也是向外望去,这一看,便是心中一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姬九幽怎么在这里了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没想到,姬九幽竟然进了桃园,而且,还和秦明月浅笑长谈着!

    

    要知道,这桃园可是凌天除了转世之外,最大的秘密了,就是秦明月,他也是后来才告诉的,如今,这姬九幽不过是刚刚救过自己一命而已,而且,他也已经还了人情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姬九幽走了,凌天便赶紧将秦明月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刚想开口问,秦明月便是早知道凌天要说什么,便道:“她救了你的命,你出来的时候,她浑身是血抱着你,为了你,她险些命丧那宝器之内的空间之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在里面,她还救过你不是么?你也救了她,想还了这情这因果,但是...你们之间,还不清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坐在床榻边,叹息一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、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把那阴冥晶兰给她用了,除了她的极阴之体的症结。那阴冥晶兰已经被夭夭培育出了种子,种子我们留下了,所以,损失也不算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倒是无妨,只是,那阴冥晶兰,乃是为这魔道圣女续命之物,她除了极阴之体的症结,恐怕...”凌天蹙眉,当初他夺了姬九幽的阴冥晶兰,就是怕她为祸世间,涂炭人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凌天,你步入武道这么久了,难道还没有看清么,这世间,真的有正邪,正魔之分么?还不是利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些所谓的正道宗门,王庭世家,伤及无辜比魔道就少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况且,你觉得,姬九幽,又是何种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怔了,他何曾被秦明月如此教育过,不过,他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所说,没什么错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更何况,你如此日益在中州展露头角,你想要蛰伏的时间,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起身,看向窗外,“到时候,你自己的实力,又有多少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在云州,你有武道宗门鼎立支持,和我秦家力量,但是这些在中州,根本摆不上台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以后,比拼的是实力,到现在,可以说,你所掌握的力量,根本没有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姬九幽乃是刹罗宗圣女,也是下一个刹罗宗魔主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魔道宗门和我们不同,他们人虽然不多,但同气连枝,自成一体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虽然刹罗宗只是云州的五大魔宗之一,但却是五大宗门之首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你不知道,云州魔宗,是九州最强的,就算是我舅舅如此英武,也无法动黔西一寸土地,而所有正道武者,也都对黔西西魔山敬而远之,就是因为如此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其他九州的魔道宗门,也都以刹罗宗为首,可以说,刹罗宗的魔主,便是整个南唐魔道之主。如此一来,你知道姬九幽的位置,有多么重要了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回身,看着一脸痴呆的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哪里会知道,一个姬九幽,竟然还有这般大的来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整个南唐魔道的下一任魔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这简直和魔道皇太女一般无二了么?

    

    魔道虽然是南唐的暗势力,但无论如何,也一定比云州武道宗门的力量要强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所以,不管怎样,姬九幽,都对你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她也愿意帮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笑道:“你也不必担心他暴露你的秘密,一来她绝不会说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我们不过是见过三面而已...”凌天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直觉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是我和她第一次见,但就是感觉很熟悉,就好似,多年未曾见到的挚友一般。这种感觉,柳依依,也给过我。你说,这冥冥之中,是不是很奇怪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挠挠头,“我哪里知道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她的气运机缘,并不比你差,你觉得你如今这些秘密很惊人,但是她未必觉得。日后,她可是要魔临天下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第二,她自愿吞了夭夭给她的碎魂果种子,立下誓言只字不吐,若露半字,顷刻魂飞魄散,永消世间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碎魂果种子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看向一旁的桃夭夭,这玩意他在百草集上见过,位列六品极致,直逼七品灵药,他到如今,可都未曾见过这等品阶的灵药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个,我捡了一堆的种子,都是万年前留下的,恰好碎魂果种子就在其中。虽然是种子,但效果是一样的,可狠了,说死就死...”桃夭夭赶紧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一介魔门圣女,却甘心吞下碎魂果种子,你害怕她出卖你么?”秦明月也笑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吧,如此看来,那倒是万无一失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颔首,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,“对了,我昏迷了多久,那异魔族和宝器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异魔死了,至于宝器,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从袖中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,通体晶蓝,散发着道道冰霜之力的秀美小钟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那宝器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讶然,将那小钟捧在手中,发现其上布满了细小的裂纹,而且,此时这宝器虽然未曾彻底损毁,但是波动,却是远没有之前恐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凌天已经感应不到其内宝器之魂的存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这宝器散发的威压,仍旧比戟刃强上许多,凌天觉得,这东西,绝对不再千绿漪那千机塔之下,足以位列四阶灵宝!

    

    在钟的内部,刻着冰魄二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冰魄,凌天也从那异魔族的口中,听到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应该就是这小钟的名字,也是宝器之魂的名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看来,和那异魔殊死一战,宝器虽然未彻底毁掉,但也大不如前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点点头,“是啊,不过我看冰魄钟不是凡物,日后,未必不能将其修复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。我在这里等了你半个月,如今,也应该回去了,不然,亦然师姐会急坏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,“已经半个月之久了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起身,握住秦明月的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比如你就要回去应付那府院大比。而且,这外面也不是风平浪静,你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拥着凌天抱了一会,“好了,我回去了。我们很快还会见面的,不是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会的,很快...”凌天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接下来就要面对府院大比,而之后,他便要面对四大学宫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送走秦明月,凌天站在桃园之内,这才透过讨要的天空,看到外面的景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桃园好似半埋在沙石里,外面天空狂风呼啸,一片荒凉之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天空之上,不断有大队的人族武者往来飞掠,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这般场景,都不是在那结界之内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们从未动过,只是你出来后,这结界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从后面走上来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但是可惜,我们还没找到古树树心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叹息一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他灭了异魔,得到了冰魄钟,但是,此行的目的,却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得到的,而且,这树心可还来头不小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桃夭夭却是耸耸肩,掏出了一枚闪着晶莹绿芒的小珠子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七品等级,九念灵树的古木之心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七品等级的灵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闻言,瞬间傻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