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81章 我不许你死
    凌天不会想到,在这隐秘之地,竟然还能见到黔西魔道巨擎大宗门的圣女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还是这个和他素有纠葛的姬九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年,凌天在前往云州之时,就在极阴之地,见到了口含阴冥晶兰的姬九幽,而那一次,这魔门圣女就是已经没有多少寿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第二次,则是凌天秘密潜入十万莽山深处时,从妖兽手中,将这姬九幽救下,而且还从其手中要了一个小狸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在这百兽岛神秘的剑陨之地内,竟然再次遇到了未死的姬九幽,而且,还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为他自己,挡下了这道神秘的偷袭!

    

    短短的一瞬间,突如其来的变故,让凌天脑海中,一片空白!

    

    方才那灰色气流凝成的利剑,他的神念,对此竟然毫无反应,而且,从其落下的威压来看,竟然是极为恐怖!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一种不同于肉身力量、元气能量,以及神念之力的诡异攻击手段,凌天闻所未闻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知道,如果这一剑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是否有能力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该死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失神仅仅是短短的一瞬,下一刻,他便将姬九幽瘫软的身子扶住,缓缓的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,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眸抬起,冷冷的看向那从站在风沙中,一脸不甘和怨毒的身影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道身影,正是在刚才出现在众人眼中的,那个看起来很是平凡的昆吾学宫生员!

    

    也是这剑陨之地内,除了李冷一外,剩下的唯一一个昆吾学宫生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,如今连李冷一都被凌天杀了,这个家伙,却敢偷袭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所用的手段,还这般的诡异可怕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那灰衣武者,脸色比之凌天,还要复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凌天强大无比的战力,这灰衣人,比谁都惊讶!

    

    他绝不会想到,在这百兽岛内,竟然还碰到了如此恐怖的人族年轻一辈的生员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让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压迫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通过匈族的秘法,才混进了这百兽岛,根本无法施展全部的战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正面对上凌天,他自认绝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此,他才孤注一掷,不惜动用体内仅存的所有巫力,凝成绝强的巫术之剑,想要一举击杀毫无防备的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想来,凌天刚刚经历厮杀,在没有接触过巫术的情况下,绝对不可能躲过这道攻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事与愿违,他不曾想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竟然有一个人,为凌天挡下了他的巫术!

    

    这....怎么可能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突然出现,从未出手,也看不出和凌天有任何关系的人,竟然就这么毫无理由的,为了凌天而不惜陨命!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不论怎么样,他一身的巫术之力,都已经耗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今,凌天却没有死!

    

    那么接下来,他必然要面对凌天疯狂的还击!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此,这灰衣武者脸色顿时狰狞起来,呼啸一声,转身便窜入风沙,向外飞逃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想跑?跑的掉么?尝尝我这一剑,如何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冷哼一声,意海之中,神念沸腾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于身体外,凝成一道利剑,瞬间撕裂空气,爆射向那飞逃的灰衣武者!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凌天的神念之力虽然已经许久未曾进阶了,但如今,在裂神剑的凝聚之下,仍旧可以重创法相初期巅峰的大宗师级强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灰衣武者,不过是用秘法附身而已,神念本就不强,如何抵挡?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那飞逃之中的灰衣武者也是感觉到了一股嫉妒锋锐和危险的气息,在极速的靠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他却见到不过这东西在哪,甚至从什么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速度又是快到了极致,只能被动承受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乃匈族王子,人族凌天,今日你杀我神魂之仇,我纳任记住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这飞逃之中的灰衣武者,便在空中一滞,旋即倏然从空中栽落下来,没有了生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裂魂剑一击,就将这个灰衣武者,击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匈族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,凌天眉头微蹙,对于这个传说中的族群,凌天所知甚少,只是知道,这匈族繁衍在兖州北部,占据着很大的大陆面积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是和蛮族一样,是南唐北部最为强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武皇建立南唐至今,都未曾将其击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,这匈族,应该有人敢潜入中州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一介蛮夷,也敢在我人族地界放肆。终于一日,我定然纵马横扫你匈族十万里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嘴角抽动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心中,更加的震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目光收回,落在已经奄奄一息,似乎下一刻,都会死去的姬九幽身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为何救我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俯下身,看着脸色如同银纸,没有一丝血色的姬九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他能感受到其体内生机的微弱,还有那浑身上下蔓延的,彻骨冰凉的阴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终究...都会...因为你而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九幽的眼中,闪着淡淡的光彩,张张嘴,艰难的出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在极阴漩涡里...是你...拿走了我的...阴冥晶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有它,我终究会死...不是么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眉毛一挑,“你早知道是我?但是你为何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不能说。若是我爹...知道了。你必死。而我动,那...阴碧落,也会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九幽的脸上,闪过一丝苦笑,“我极阴之体,虽然不愿,但我,终究逃不过....这...宿命的命中注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总归因你而死,如今,又救你一命,如此人情,下辈子若是又见了,可千万别再忘了还我啊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九幽忽然展颜一笑,可眼角,却又一滴晶莹的水光低落,溅落在黄沙之中....

    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凌天看着姬九幽那犹如洁白之花开放的绝美容颜,心中却是莫名的一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股酸楚的感觉,从心底满然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似歉疚,似心疼,似不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之,一股极为复杂的情绪,瞬间淹没了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股情绪,来的十分突然,这根本不属于原本的凌天,也不属于那个地球上的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按理说,凌天自问不应该会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今,这感觉,真实的让他仰天深吸了一口气,竟然呼吸都有些颤动,面甲下的眼眶中,竟有泪光闪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凌天,不会允许别人为我而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也不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摘下面甲,露出那坚毅的脸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