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79章 惨烈【三更】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

    犹如闷雷,两人的武技在空中对撼在一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李冷一的武技等级丝毫不弱于凌天,而且其手中的利爪,更是显然为极品地器,其上不缺铭阵,威力直追天器,不是凌天手中的星痕剑能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这一招击溃了那上百道剑光,竟然还能接着杀向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望着暴掠攻来的攻势,却是丝毫不慌,大手一握,星痕剑消失,狱炎棍却是凭空出现,而后轻描淡写的向前轰出一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震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狱炎棍冲天而起,蕴含着超越以往的狂暴波动,一棍便是轰爆空气,当头对着李冷一的两道爪刃攻击砸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!

    

    本就被水星剑法消耗大部分能量的利爪武技,在震岳一棍下,顷刻间溃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震岳一棍却好似未曾受到多少损耗,朝着李冷一砸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狂暴劲风压顶而来,李冷一眼神冰寒,手中利爪猛然力劈而下,两道千丈庞大的漆黑气流犹如魔物露出的獠牙,轰然之间,便是将凌天的震岳一棍,生生劈裂而去,这个时候,李冷一那犹如魔道气息的霸道实力,也是彻底的显露无疑!

    

    咻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就在李冷一劈裂巨棍之时,其眼中,突然有道金光出现,一道身影,便是如同闪电般的近身而来,速度犹如雷霆环绕,快到了极致,瞬间笼罩向其周身要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

    一道道棍影,铺天盖地般的出现,每一道棍影之上,都是弥漫着异常凶悍的力量,虽然不过是寻常大小的棍影,但棍影之下,连这里的空间都是尽数的震荡出了涟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冷一见到凌天凭借着一肉身便是敢如此近身攻来,眼中杀意陡然大盛,利爪震动,同样是祭出其内极品地器的器魂,化作无数道爪影,狠狠的斩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

    棍影和爪影相撞,有着清脆的金铁之声响起,火光四射间,有金石之声,炸裂在天穹之间,甚至掩盖住了后方那宝器与异魔的交锋,让围观的众人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这武器,怎会这么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利爪劈至狱炎棍,那接触时所爆发而出的力量,令得李冷一眼瞳猛缩,在真正的接触后,他方才能够察觉到凌天的肉身的强悍,而且其手中的这个狱炎棍,更是品质高绝,远超过他这刚刚得到不久的暗狼獠牙刃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能感受到獠牙体内器魂的悲鸣,已经他双臂之内那被巨力震荡而暴乱的元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欺近李冷一身体,皮肤表面的暗金光芒,在龙象决的催动下,也是在此刻爆发出了最为猛烈的进攻,拳,脚,肘身体之上的任何部位,仿佛都是在此时化为了杀人利器,肉搏攻击,犹如狂风暴雨一般,暗蕴着凌厉之势,笼罩李冷一周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如今闪雷遁加上游身八卦的精髓,愈发的炉火纯青,这也导致他的爆发愈发强悍,身体扭动,力量随心而走,

    

    而面对着凌天这种极端狂暴的近身搏杀,那李冷一初始显然是有些不适,一时攻守间,竟是略微的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李冷一毕竟不是常人,在经历了初始的狼狈后,也是迅速稳下阵脚,磅礴元力涌动而出,直接是在其周身用手中的利刃,化成了一道屏障,任由凌天如何进攻,却是破不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

    屏障包裹着李冷一的身体,但凌天攻势却丝毫未因此而停顿,暴雨攻势,疯狂的落向那屏障之上,顿时间,响亮的轰鸣之声,连绵不断的在天空之上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愕然的望着天空上那等疯狂攻势,她们能够感觉到凌天那一拳一脚之下所蕴含的可怕力量,眼前的战斗,火暴得令人血液沸腾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

    轰鸣声不断的响起,凌天的脸庞上,也是逐渐的有着不耐之色涌动,而在他这般疯狂攻势下,那屏障之上,终于出现了裂纹!

    

    李冷一的元气,仍旧不是无穷无尽的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龙战于野,而我破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眼神狰狞,下一瞬,拳风猛然一顿,然后以一种更为狂暴的姿态,一拳轰出,一道金龙龙身显化,龙吟之间从其手臂之上呼啸而出,化为巨龙,伴随着凌天这一拳的轰出,重重的撞在那屏障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砰!

    

    异常刺耳的巨声,在天空之上夹杂着极为狂暴的波动,陡然间席卷开来,那屏障,也是轰然的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屏障爆炸,狂暴之力呼啸出来,两道身影,皆是略显狼狈的被震飞而去,旋即在天空上连退数千丈,方才勉强稳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望着天空上这等火暴战斗,一时间不少人都是暗暗咂舌,双方这才刚刚交手手,但这激烈程度,已是远胜她们见过了所有战斗,谁都看得出来,现在的两人,才是在真正的生死相斗,他们每一次的出手,都没有丝毫的留情,显然是有着赶尽杀绝的心狠之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战斗的激烈和规模,或者只有在府院大比,甚至龙门大比之上,才能见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数道目光的瞩目下,凌天的身形也是强行稳住,他瞥了一眼浑身铠甲之上出现的诸多白痕,和拳锋之上的血口,那是由李冷一的兵刃所留,这些足以将一名法相中期巅峰大宗师轻易斩杀的攻击,已然能够伤到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算可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咧咧嘴,晃了晃手腕,却是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将近身攻势施展得如此的酣畅淋漓,接着,他远远的冲着李冷一狰狞一笑,举起手中的狱炎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来尝尝这一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冷冷一笑,狱炎棍之上,一道漆黑的狰狞兽影,却是奔腾而出,仰天嘶吼之间,就连那背后的和宝器僵持的异魔族高手残魂,都是为之一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