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64章 古剑 对战东方野【三千大章】
    一时间,凌天见到这些痕迹,也是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地方,竟然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么?

    

    这让凌天实在不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也不是一无所获,在散乱的杂物中,凌天捡起一块碎裂的玉片,这玉片看起来和玉简差不多,巴掌大小,但是有明显的断裂痕迹,只剩下一半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将其捡起,发现其上还有着古朴的纹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莫非是,功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沉吟一声,用神念去触碰,果然发现这东西里面记载的正是古时候的功法武技,真不过因为被毁了,虽然凌天只能看到一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通过一般的功法,还无法准确确定这玉片之内记载的功法是和品阶,但传承自上古,又被这玉片记载,想来也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时间紧迫,来不紧细看,更来不及用剑影试验补全功法和升级,凌天将玉片先行收起,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!

    

    突然间,甬道之深处,传来武技爆炸的声音,以及低沉怒吼的打斗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想来,这进入洞窟之内的武者,还不在少数呢!

    

    那么,这洞窟的入口,绝对不止是通过阵法这么一个路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或者,这中间出现变故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凌天在前行不久之后,便看到有光从洞顶散落,那赫然是一道裂隙,切口崭新,想来是被人用兵刃劈开的,无意中,发现了这处洞窟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经过连续几个石室,凌天都是除了碎裂的玉片之外,在无所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其中,凌天却是发现了不少尸体,尸体有的已经腐败成了骨骸,但是有些,却还残留着体温,显然是从古至今,进入这洞窟之内的武者,相互残杀留下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到处都是打斗的痕迹,从痕迹上,判断,这些人的战力,都是不俗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有很多古时留下的剑痕刀痕,深不见底,可见其攻击力,有多么强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得到了数十块碎裂的功法玉片,若是能将这些功法补全,可是一个了不得的武道传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等到凌天前行数千米后,隐隐传来激烈的争吵和打斗之声。已经很是近了,凌天的神念,也感觉到了数道纠缠在一起的武者气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想来,一定是他们在洞窟内相遇,或者一同发现什么宝贝,从而大打出手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收敛气息,凌天犹如鬼魅一般,悄无声息,朝着甬道尽头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尽头处,是一处开阔的巨大石室,石室上方,有几颗巨大的夜光珠镶嵌那那里。光华璀璨,照耀着下方偌大的空间,一片明亮柔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空间内,竟然有着数十人聚集其中!

    

    。》0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数十人的围拢中间,就是这石室的最中央,一把剑刃,正插在一块巨石之上,虽然没有什么波动产生,但这把剑通体淡红,造型秀气,非常古意,从材质上看,也是极为珍贵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偌大的石室之中,只有这么一把剑存在,显然不会是寻常之物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都给我滚开,我是昆吾学宫的人,这剑我要你了,你们这群废物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是可笑,我们这么多人,你就一个,是昆吾的又怎样,兄弟们,先把这个家伙解决了,我们在决定这剑的归属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杀了他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一群人都被古剑惹的双眼火热,不惜直接出手。武技碰撞的巨响声,连绵不绝。这古剑价值巨大,不惜一战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昆吾学宫的生员虽然战力不过,但双拳难敌四手,和宽还是被如此多的人围攻,不过片刻时间,就被武技吞没,死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昆吾学宫的人一死,这群人,立刻开始混战起来,也不分什么府院了,全都杀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敛去气息,在暗中观察,目光落在石室中间,那没入巨石中的古剑之上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身怀锻剑古谱,按理说,没有什么兵刃,是他不认识的。更何况是在这一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眼前的这把剑,他从未见过,或者是不属于这一届之物,可能凌天的锻兵古谱上没有记载。但凌天觉得也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更加觉得,这把剑,恐怕是一件宝器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从这把剑的造型上看,本就很小,宝器的可能性,极大,而且又是放在这种地方,想来品阶不凡,只要也不会比他手中的戟刃差了,若是得到,必然会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谈其他妙处,光是这点,便让古剑充满着无穷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念及此,角落中的凌天冷哼一声,脚下一震,便直接出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

    石室中,突然间有雷芒闪过,照亮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便是狂风骤起,乱战中的一众府院生员,还未反应过来。就被震飞出去,劲风所过之处,挡者披靡。

    

    等到数十人惊醒过来,才发现不是什么狂风,而是一道道锋芒肆意,霸道无匹的裹着雷光的残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这残影,速度太快,等到他们反映过来,残影的主人已经来到石室中央的巨石之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毫不犹豫,伸手一抓,便将古剑从巨石之中,直接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群人眼中顿时杀意暴起,他们辛苦乱战如此久,怎么可能就让一个外人坐收渔翁之利,夺走此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特么是找死,将古剑留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妈的,这小子不就是那个在外面辱骂东方野的家伙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昆吾学宫的人我们都能杀,就这么一个小小金身中期武者,也敢抢我们的东西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废话这么多做什么,宰了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群人见到这人就是凌天,眼中怒意,不由更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修为,还敢来挑衅他们,没有丝毫犹豫,便冲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聒噪!

    

    打量着古剑的凌天,眼中闪过抹寒意,此时这群府院的人,和那昆吾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

    想杀自己?那么就都要死!

    

    铮!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剑鸣,凌天背后的银色星痕剑出鞘,水星剑势弥荡间。有怒涛之一乍起,带起的剑气,撩起凌天额前几缕长发,他握着古剑,便随手一斩。

    

    水星合天!

    

    星痕剑震颤起来,狂涛伴着星光席卷开去,剑锋无比的锋锐,与这一瞬,寒光乍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似轻描淡写一斩,可伴随着星光,大浪滔天的剑势瞬间展开。平地间荡起一道道剑光,像是湖面上激荡的浪涛,寒光凛冽的剑光,顿时在人群中炸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惨叫响起,十多人当场被剑芒洞穿,立刻惨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余波激荡中,茫茫剑光,当真如大浪滔天,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声威,冲的七零八落,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恶,这家伙隐藏实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谁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剩下的人脸色泛白,看向凌天的目光中,闪过抹惊恐之色,仓皇逃窜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展现出来的战力,简直比他们的首席,也不逞多让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可这群人刚刚退到入口处,甬道又中风云并起,犹如野兽巨吼的声音蓦然响起,回荡在这四面八方。一道拳芒,横冲直撞,犹如暴走的上古蛮兽,狂啸声中,气血如雷般震颤。

    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

    呼吸之间,就有十多人,在这拳芒下被当场震死。没死的人,也都遭受重创,或是肋骨尽断,或是五脏碎裂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也敢挡我的道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名学院子弟,被人像皮球般踢了出来,落地之后,当场砸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涌动中,走出一名魁梧的身影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没死的人,瑟瑟发抖,连忙趁此机会,赶紧逃窜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东方野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微微蹙眉,凌天没有想到,两天前将崔霸从东方野手中救下,而如今,却又是碰到了这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来,自己和他,是注定先有一战了!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毫无惊慌之色,淡然自若的将古剑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到凌天在如今关头,仍旧拿腔作势,收了古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东方野感觉自己又被无视了,加上之前凌天就百般辱骂自己,东方野恨不得将凌天抽筋扒皮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没想到会碰到我吧?今天,我看你嘴巴,还硬不硬了!”东方野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呵,我也觉得,这里风水不错,正适合将你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神色平静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日你先人!老子该你这么骂的?我东方野发誓,必杀你,而后追杀你宗族同门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东方野快被凌天给气疯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我更不能留你性命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此时,也是浑身杀意顿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中紧紧握着星痕剑,气势威压,一点点的攀升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厅中,两人争锋相对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场厮杀,在所难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