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59章 宝器之威 遇元苍
    几人俱是金身后期的修为,丝毫未将凌天放在眼里,步步逼近中。手中尽是抽出兵刃,但所有人的双眸,却时不时的,在凌天手中的戟刃之上流连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显然,相比凌天的性命,他们更加关心其手中的宝器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几人的眼睛乱转,队形散开,显然是忽悠地方,或者说,都是对自己学府的生员,有所杀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手中的宝器散发着的光芒,一看便知不是寻常的宝器,如此宝物的价值,已然远超他们的想象,甚至同门之间的信任,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凌天心中一片漠然,利益之下,那还有什么人性可言,如此一来,到不如让他们直接死掉的好,否则还要同门相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日,就让我看看这宝器的威力,到底如何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抬起双眸,嘴角噙着淡淡冷笑,眼中锋芒肆意,其深处满是戏谑杀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中一动,元气灌注在戟刃中,凌天扬手一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!

    

    戟刃中狂暴的能量,立刻化为一道半月型的气刃,喷涌而出。所过之处,那崇明学府的一群人,猝不及防,当场就被气刃穿过,眼中立刻闪过抹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包括徐明在内,缓缓低头,瞧着腰间那一道渐渐洇出鲜血的细线,眼中尽是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神色,很快就失去了光彩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

    数道身躯,尽数倒地,身子更是直接懒腰断成两截,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还真是不错,省了许多的元气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把玩着手中的戟刃,对这宝器的威力,极为满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宝器,得来不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早知道,就不在四人身上试其威力了,不过收获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算是确定,这宝器在这处空间还能使用,而且威力不小,倒是可以成为他不小的依仗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闪身上前,到了徐明几人身死的地方,将其所有人的储物戒指和兵刃全都收了起来,兵刃什么的,凌天并不甚在意,倒是储物戒指中的身份牌子内贡献值,倒是凌天很在意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数人贡献了大约十五万的贡献值,并不多,显然几人是在出来之前,将贡献值都花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此之外,凌天还发现了十多粒异魔元灵珠,这倒是给了凌天小小的惊喜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想来这一路上,崇明学府的一群人,也是斩杀了不少异魔化怪物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等他将最后一人的储物戒指收起之后,凌天蓦然转身,平静的道:“呵呵,兄台,戏演完了,该散场了,你也应该出来了吧?或者,还想陪我演一出不成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声音,在这片空间中回荡着,寂静中,这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片刻之中,从河床边上的乱石堆中,果然闪出一道人影,落在凌天远处,轻声笑道:“呵呵,没想到,你还真有一些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现身出来的人影,身着玄色袍子,面容虽然一般,但气质,也是不俗,而且其周身涌动着一阵阵幽深的波动。看起来,便远比徐明那些人,强出很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元气,四溢而出,宛如实质,藏着冰冷幽寒的凉意。金身后期的修为,十分精湛,他双手环抱在胸,颇为自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远远的看着凌天,貌似并没有将其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人,正是崇明学府首席,战榜排名第三十六的,元苍!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,这元苍作为崇明学府的首席,竟然藏身在徐明等一众弟子身后,在开始不曾现身,甚至在凌天灭杀徐明等人的时候,这人,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

    知道如今被凌天发现,才被迫现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同位崇明学府的生员,心中,却是如此冷漠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以至于,凌天都微微没有预料到,这出现的,还真是元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中州,武者之间,难道就真的只有利益关系么?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,元苍眼中,也在打量着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刚才催动了宝器,强势劫杀了徐明一群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催动宝器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不但要消耗不小的元气,还有付出神念之力来控制宝器,所以,在元苍看来,以凌天金身中期的修为,元气应该是是耗费不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眼下这般平静,不过是虚张声势,徒有其表罢了,他自认为一切尽在其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能在厮杀中,察觉到我元苍的隐匿之处,你的神念,貌似不弱。一己之力,斩杀我崇明学府这么多的高手,虽说动用了宝器,可看你这风轻云淡的模样,怕是不用宝器,也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元苍上下打量凌天,似乎将其看透,一席话自言自语,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你真的以为,你的神念强了些,就有资格辱我元苍了?我可是崇明学府首席,不是你这无名之辈,可以比拟的,像你这般想要踩着我成名的,我不知已经杀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元苍冷笑,他刚才也低估了凌天,所以并未动用隐匿阵法来隐藏身形,不然,他断定凌天绝不会发现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瞥了一眼,淡然的模样,根本没有任何的波动:“崇明学府的首席,倒也值得我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元苍作为崇明学府的首席,战力不错,而且听步璇音说,此人还精通机关阵法,显然是有所仪仗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,却也正适合他检验自己的水星剑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然这一路上,他还从未碰到一个看的过去的对手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凌天如此淡漠的样子,元苍扬眉一挑,冷声喝道:“到如今,你还敢口出狂言?不用那昆吾出手,我元苍便要将你擒杀。如今,你乖乖放下宝器,我留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?想多了....就算是那昆吾的人来,又能如何!少废话了,出手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伸手一招,背后银光灿烂的星痕剑飞了出来,五指紧紧握住剑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抬眸间,滚滚先天剑意,演化星水,尽是散发出去,浑身气质陡然大变,便得锋芒四溢,变的锐气惊人,一往无前,舍我其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你这么想死,那我就成全你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话字还未完全说出口,元苍眼中便赫然露出无比惊恐的神色,他惊讶无比的看向四周,骇然发现他想启动的,悄无声息在周围部下的阵法,竟然全都失效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