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30章 逍遥的天元果树!
    逍遥学院,外院广场,武魂碑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傍晚,斜阳的余晖,映照在逍遥广场之上,虽然有些迟暮之感,但却也似乎孕育着火热的希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负手站在那道石碑之前,身左右,凌天和安然作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香凌老师,凌天没想到,您是临溪学院的副院长,今日,多亏您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院长不院长的,不过是浮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摇摇头,“而且,你也不用谢我,出手不过是我举手之劳,而且,我也相信,就算我不出手,马勇那老家伙的一掌,也奈何不得你,不是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也是要谢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看着柳香凌的目光,凌天总觉得,对方似乎看出自己隐藏实力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想被我知道的,我也不懒得去想。不过,你们逍遥学院,这次还真是有些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吸了一口气,看向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望香凌院长指点,我逍遥,绝不能被除名。”凌天拱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哪有资格指点什么,想要弄你逍遥的人,不是一般人。不过,正常的程序,他还是要走的。如今我临溪学院的院长就在长安,只要她不同意,你们逍遥,就暂时还算安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就算如此,也只是能坚持的了一时,我在之前已经意会院长让她从中周旋,明日应该就有消息传回来,不过,你们,也要有所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特别是你!只有你,能救逍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的眼睛,闪过一道精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该如何做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也是能感觉到,逍遥学院除名之事,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看去那么简单,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阴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自从进了逍遥学院,他发现这学院的秘密,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不着急,等我院长的消息传来再说,你今天也累了,去休息吧,我,去和你老师苏墨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笑道,却是没有直接和凌天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晚辈着急了,香凌院长请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颔首,伸手引着柳香凌等人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逍遥内院广场,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角落里,有一座青石围砌的花坛,虽然这看起来像是花坛的内部,没有任何植物生长的痕迹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连这花坛之内的土壤,都明显的一场焦黑坚硬,甚至离得近了,还能感觉到其内散发出来的微弱热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刻,就在这无人踏足的广场角落,却是站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月光从青云中调皮的闪身出来,照亮了一张棱角分明的俊逸脸庞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,正是逍遥学院新晋生员首席,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独自寻了许久,这才在这内院广场的角落里,发现了安然所说的,逍遥学院那棵被天降陨火所烧死的元果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不过,此时这所谓的元果树,已然只能下矮矮的一块漆黑石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错,这元果树的根基都被烧透了,只不过因为其本质特殊,没有焚毁,而是类似于化石那般,晶化成了石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起来,死的,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是因为如此,三百年了,这元果树,都没有再活过来,而这处本该是一个学院最为热闹的修炼静坐之地,如今却是积了厚厚的灰尘,成了无人问津的地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凌天也是叹息一声,看起来,这元果树,是彻底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他就一直惦记着这元果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识了风雷学府那巨大的地元果树,凌天明白,这元果树对于一个学院学府的有多么重要,就算是他能力挽狂澜,不至于让逍遥被除名,但是逍遥的崛起,靠他自己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的逍遥千疮百孔,百废待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错过了凌家没落,但是如今,他不会坐视逍遥毁灭,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在逍遥,更是因为,他觉得逍遥并不一般,隐隐约约的,这逍遥学院,都是被各方大势力盯着,而且,他很怀疑,想毁掉逍遥的,就是荣亲王!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,他就更不能让荣亲王得逞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咦,这棵小树怎么看起来这么惨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正当凌天想着的时候,桃夭夭却是从桃园里飞了出来。站在凌天肩膀上,看着身下的那漆黑树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能认出来这是什么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废话,这我要是再认不出来,那可真就白活这么多年来!不是和你吹哈,本小姐不敢打包票说认识所有阵法,但是这世间的草木之精,绝对没有不认识的,不信你尽可以考校本小姐便是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拍了拍平平无奇的胸膛,略显豪迈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着这一天天和百变小公主似的桃夭夭,凌天一脸黑线,这豪迈的性子,桃夭夭最近展现的越发明显,也不知道她是和谁学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对于桃夭夭此说,凌天还是信服的,他初见桃夭夭,便是在那行宫之内的巨大桃树之下,虽然他不知道那桃树是什么,但是能感觉到,那东西绝对是了不得的,甚至这一方世界,都不会再见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桃夭夭体质特殊,凌天也猜过,初步认为,桃夭夭便是那桃树所生的草木之灵,自然对这世间草木,无所不知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,那你说说,这是什么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心里明白,但凌天嘴上,还是要硬一下的,这也是他和桃夭夭每天必做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切,小小的一棵天元果树,你也想瞒住本小姐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双手掐着腰,一脸傲娇。语气中,似乎并没有将这果树,看在眼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桃夭夭言语一出,却是让凌天直接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,这是什么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天...天元果树啊!我不会认错的,你这么激动干什么,吓唬本小姐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见凌天如此反应,撇撇嘴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夭夭,你不会认错?这不是普通的元果树,而是天元果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将桃夭夭从肩膀上拽下来,放在手心里急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他心中已经在扑通扑通的跳了,他本就觉的,这果树被烧死就很离奇,如今看来,果然是有猫腻的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哎呀,你拽本小姐干啥,我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挣脱凌天的大手,一脸嫌弃的飞下去,站在树根之上,撅嘴道:“就是天元果树没错的嘛,就是它化成灰我都认得,更何况它都生出天元树心了,可不是地元树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