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29章 终成首席【三更】
    不然,倾注了所有元气的张翰,根本无法抵挡这一棍的余威!

    

    璀璨的元气巨盾,在棍影过处,直接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崩溃,那种足以抵御法相初期巅峰强者轰击的防御,仿佛是在此刻化为了纸糊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脸庞之上,也是在此刻飞快的涌上惊骇之色,不过身为张家子弟,又卧薪尝胆,隐藏多年,他也并非是泛泛之辈,危急关头,倒也是当机立断,脚下猛然一震,而后借助着那股反推力,身形暴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唰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也就是在张翰身形暴退的霎那,凌天的荡海杀招,已是彻底的将元气巨盾轰碎,而且还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,直压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面色凝重的急速暴退,袖袍挥动间,试图压榨气海,用仅剩的元气将那道追击而来的棍影抵挡而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他的反抗显然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,荡海一招虽然已是余威,但其中所蕴含的破坏力,却是仍旧恐怖,因此,张翰那些轰出的微末元气,根本不够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偌大的广场之上,已是彻底的骚动起来,无数已然站起来的生员,都是浑身绷直,目瞪口呆的望着那眨眼间变得极端狼狈的张翰,一时间,每一个人的脸庞上都是被一种难以置信充斥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局面变幻得太快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他们以为张翰“青焰炽天”一出,必然结束战局,但谁都未曾想到凌天不仅接下来了张翰这凶悍一击,而且还将后者逼得险象环生!

    

    哗然声,充斥着整个山顶,甚至连步璇音,墨铭海等人也是愣愣的望着这一幕,旋即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震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们自然是希望凌天胜了,但是,却没想到,胜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的张翰已并没有心思理会广场之上的哗然,他的目光,死死的锁定着那道如同驸骨之蛆般追来的棍影,一种浓郁的危险感觉,令得他浑身汗毛都是忍不住的倒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被追上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的眼瞳突然紧缩,此时那千丈棍应,充斥着水汽,竟是已抵达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张翰不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连番的狼狈后退,也终于是激起了张翰的怒火,当即心头一横,竟然停止逃遁,挺着身子,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眼看着荡海一棍,就要将张翰吞没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霎那,一道身影,却是诡异般出现在其面前,袖袍一挥,一股元气便是将张翰震飞而去,同时反手一旋,滔天般的元气在其面前形成一道千丈的漩涡,漩涡疯狂的旋转着,元气犹如生生不息,源源不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当凌天的那一棍最终落下,正中那漩涡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嗡!

    

    一震轰鸣,水汽炸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元气如浪,海山倒海一般,冲击在平台阵法之上,又是让阵法荡起一道道涟漪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直到十几个呼吸之后,一切才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平台之上,烟雾散去,仍旧是两道身影,遥遥而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中一人,正是收起狱炎棍,长身而立的,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另一人,则是一脸冷色的,逍遥学院老师,陈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陈娆将伸出的手负于背后,但整个手臂,却是仍旧在震颤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心中,陈娆惊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这一棍之威,远超她的预料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极品地阶武技,似乎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原本和凌天对战的张翰,则是手握着胸口,在一旁,想要挣扎着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新生比试的首席之争,就这般结束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棍,将张翰彻底击溃,甚至后者,连抵抗的能力,都是没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选择在这一天崛起的张翰,却是如此收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周遭,所有生员和老师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都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,究竟是何方妖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鸣则已,一鸣,就是惊天动地啊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新生比试,点到为止,我必须要出手将我的学生救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冷冷看着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回望着陈娆,却是没有理会,而是撇开目光看向张翰,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咳咳,凌天,我们,没完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站起身,此时才发现,他已经成了万众瞩目的存在,只不过,那些目光,都充满了怀疑、可惜、甚至可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些目光,都不是张翰想要的,也更让他羞怒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愿意再呆下去,张翰撂下一句话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慢着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还想怎样?”张翰回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已经不是逍遥学院的首席,以后,也无法代表逍遥,将首席袖标,给我...’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闻言,不禁低头,看向衣衫臂膀上的那由铜晶细线绣制的标志,那是逍遥学院首席,才能佩戴的。其上,有逍遥二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十二学院的首席袖标,都是铜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八大学府为银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四大学宫的首席,自然就是金色袖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区区学院首席,我张翰,不要也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猛然将那袖标斩下,扔向了凌天,而后便出了山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将首席袖标接在手中,高举向天,俯望四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,逍遥学院首席袖标在此,若有想争夺着,上台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身影滚滚如浪,但目光所视之处,无人敢应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强势的凌天,在整个逍遥学院,不,是整个北域三大学院,都是无人能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,只有上面的两大学府之中,才会有凌天的对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凌天今后便是逍遥学院新生首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在此允诺,有我凌天一日安在,就不许逍遥学院除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声音如浪,在广场上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上万逍遥生员,都深情激动的看着高高在上的那道身影,不知为何,他们都觉得,这道身影,有着一股莫名的说服力,似乎他的每一句话,都掷地有声,都众将会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刻,那份即将消弭殆尽的斗志,在心底,燃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