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27章 凌天的杀手锏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连苏墨的眼中,都是充斥着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向一旁得意的陈娆,不禁道:“你们竟然隐藏的这么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苏墨,现在知道了?晚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冷哼一声,便抱臂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听到众人惊呼,林焱焱等人也是有好奇,“璇音师姐,他们这是做什么啊,有什么了不得的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当然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面色冷峻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逍遥学院的武技门类众多,但是有一部功法,和一部刀法武技,可谓学院镇院之宝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似天书一般的逍遥经不去说,另外一步武技,就是这青炽刀法。这刀法,如今已经有百年,未曾有新生,将其修炼至第四重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虽然这部刀法位列极品地阶,但是第四重的威力极大,已然可以媲美超品地阶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看向那张翰,抿了抿嘴,“这家伙原来一直都是装的,他身怀青蠡焰,是非常适合修炼青炽刀法的,只不过如入学两年,他只是施展过第二重,我们都以为是他自己不努力所至,没想到,他如今已经修炼到了最后一重的地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他为什么要装啊?”叶凡不解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或许是因为他家族的原因吧,世家内部,本就浑水一潭,但总之,如今张翰是不想隐藏,要一鸣惊人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要有麻烦了。”步璇音不无担心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嗨,麻烦什么?比藏拙?谁能比的过那个坏蛋啊,等着看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焱焱不以为意,耸耸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平台之上,张翰此时,也是紧绷着脸,若说之前他还对凌天有所轻视的话,但现在,却是开始真正的将后者视为同等级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原本向着不再隐藏,今日一战,直接摧枯拉朽,将凌天镇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凌天竟然能将他逼迫到如此境地,不过也好,以此战,便正是宣告自己正是崛起!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想着,手中长刀直指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若是能够接下我这一招,我便将这首席之位,让给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面色凝重,一步跨出,双手中,青色火焰,爆发开来,蔓延在他的长刀之上,开始凝聚刀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火种和刀法融合的如此完美,果然是青炽刀法的第四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见到他这般手印时,庄闾和秦虹等人面色也是猛然一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火种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深吸一口气,这武技虽然不错,但还远没有让人忌惮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他手中的棍棒落地,气海之内,太初经被催动到了六成之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浑身的元气威压,再度攀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道道莹白色的元气波纹,震荡开去,掀起他的白衣,看起来,别样的潇洒俊逸。

    

    高台上,众人见到他这般模样,先是一愣,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,眼中瞬间涌现了浓浓的难以置信,有点干涩与嘶哑的声音,不自觉的从他们嘴中传出…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凌天的元气,竟然还能暴涨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凌天的元气威压,就已经远超金身中期能够达到的极限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是武道天赋再好,也不至于如此暴涨啊!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凌天武魂是九品也就是罢了,可明明武魂只是八品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简直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如今凌天的元气威压,只是暴涨了一成,但这幅度,在没有任何丹药的催动下,已经耸人听闻,最起码,已经超过修为进阶后的张翰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难道,是这凌天所修的内功心法超凡的原因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高台上的老师中,有人猜测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能让一个金身中期的小辈拥有这般雄浑的气海,如果真是内功心法的缘故,那这功法的品阶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对视一眼,仍旧是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之,此时此刻,庄闾和秦虹等人脸上的淡然已然消失了,而陈娆的傲意,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的动作却是不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元气游走凌天的周身,最后凝聚在他的双臂之上,似乎是刺激到了手中黑棍,下一刻,元气化为一道道水色,以棍棒为中心,澎湃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水色渐渐激荡,最后竟然犹如长河滔天,巨浪滚滚,将凌天包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同样是武技在酝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比之张翰那青炽刀法第四重的波动,智强不弱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,看起来怎么像是我们逍遥的棍法,叠水棍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之上,步璇音极为疑惑,作为苏墨的弟子,她对叠水棍法,是很了解的,但此时,凌天棍棒之上的波动很像叠水棍,但又比叠水棍法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叠水棍,这是我们学院的上品地阶武技,但波动为何如此之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高台上,庄闾一脸的目瞪口呆,他可是记得很清楚,这叠水棍,是苏墨的武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难道,短短的一个月,凌天将叠水棍发修炼到了化境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此处,秦虹的脸忍不住的颤扛了一下,凌天这道武技的气势,实在太过惊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如果真的是叠水棍,凌天应该也只是修炼了一个月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苏墨,莫非是隐瞒了什么?这叠水棍法,和青炽刀法一样,都是极品地阶,或者,是超品武技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终于忍不住开口质问苏墨、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闻言,都是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之所以如此年轻,就在逍遥地位尊崇,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苏墨是唯一可以和疯院长交流的人,几乎每个月,苏墨都会前往后山深处,侍候疯院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想来,不无可能是疯院长给了苏墨特殊的好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确实将叠水棍法传给了凌天,至于品阶问题,就无可奉告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心中何尝不是震惊,她早就知道,凌天施展的叠水棍,跟她所知道的,根本不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此时,她也只能故作神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