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22章 变故突生 霸刀临溪齐至
    凌天!

    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笃定凌天不会出现的,他却从内院方向化作一抹流光,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身白衣,凌天身后背着一根黑中泛着火红的棍棒,稳稳的落在广场正中央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无数人的目光落在凌天身上,心中有些震惊之色,全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小子,居然真的敢来?

    

   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,张翰可是早就对他放出了狠话。一旦现身,必定让他在这新生比试上颜面尽失,成为笑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家伙,每一次都是卡着时间出来,就会博眼球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人群中的林焱焱撇撇嘴,觉得凌天的出场,每次都实在是太过拉风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凌天每次都是这么帅嘛?而且,怎么感觉今天的他和之前不一样,更帅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的目光,一直停留在凌天的身上,但除了感觉凌天还是帅之外,她倒是觉得凌天浑身的气质,比之前又有所不同了,那是一种非常明显的,变强的感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呀,原来凌天突破了!他的修为,到了金身中期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终于是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修为突破,但仍旧是金身中期罢了,这让在旁人眼中,并没有过多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现身,那他与张翰的冲突,自是无法避免。到时候,不管是两败俱伤,还是其被张翰羞辱,那都将会是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凌天出现,庄闾和陈娆还有秦虹等一众老师,脸上倒是也扬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之,这凌天不来也是输,来了,那么就输的更彻底一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凌天刚刚入院一个多月,就算他再强,难道还能强过底牌尽出了张翰?

    

    况且,张翰可不是之前的张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眼眸微眯,看向凌天,心中满是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让你当众拂了我的面子,今天,就要给你好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场下,张翰缓缓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目光一扫,落在凌天身上,身上杀意毫不掩饰的释放出去。那等锋芒,立刻便让周围众人感受一抹寒意,但凌天却是懒洋洋一笑,丝毫不惧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,在半空中交锋,各自身上的气势,都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一幕,让许多人心惊不已,这凌天到真是胆大。想那张翰,在逍遥学院作为首席新生,一身修为达到金身后期,随时都有可能步入到金身后期巅峰,虽然生性放浪,但在逍遥,还是无人能惹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凭什么如此,来也就罢了,眼下居然还是半点都不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换做其他人,被张翰这般一瞪,早就心惊胆颤不敢抬头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你还真敢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冷冷的看着凌天,从嘴里挤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月前,他在内院被凌天震退,受此耻辱,让他煎熬痛苦,他恨不得直接上去就将凌天打杀不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本就备受议论,心性上,已然有些扭曲,让他的自尊心极盛,在这逍遥,他不允许有任何人看不起他,更不允许有人挑战他的位置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仍旧是背负着双手,有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张翰,并没有回应的意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模样,竟然有些像是张翰要挑战他是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如此这般的表现,更是让张翰怒火中烧,直接飞身而起,和凌天一样,落在平台之上,和凌天遥遥对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庄闾看向苏墨和陈娆,道:“既然这两人都有切磋一番的意思,那不如就遂了他们的愿,第一场,就有张翰和凌天来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点了点头,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略微想了片刻,也是颔首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凌天,她如今,还是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庄闾见两人答应,便站起身,想要宣布这次新生大会的开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嗡!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山门阵法一阵嗡鸣,响彻外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老师都是站起身来,面面相觑,不知道,在这新生比试的日子里,会有谁,不告而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庄闾拿起手中一块令牌看了一眼,旋即脸色就是一沉,但还是催动令牌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山门洞开,竟然从外面落下来十几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众人看清楚那些人影之时,也不禁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马鹏、安然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蹙眉,等到那些人影飞到近前,将这些人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这关头,突然降临逍遥学院的,竟然是霸道和临溪两大学院的首席新生,以及两个学院副院长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好热闹啊,怎么,现在的逍遥学院,还能办的起来这新生大会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十几道人影落下,马鹏身前的一个灰衣老者掠上高台,看向场下上万逍遥生员,嗤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马副院长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庄闾蹙眉,感觉到了这群人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想告诉你。国子监那边有进展了,你们这逍遥学院,马上就会被除名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灰衣老者话音落下,广场之上,上万生员顷刻间骚动起来,议论声渐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逍遥学院被除名的传言一直都有,但是如今被霸刀学院副院长说出来,还是让他们心中发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马勇!这里是我逍遥学院,你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不给你这副院长面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庄闾脸都黑了,低喝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胡说?我用的着与你胡说么?如今北域的一宫二府两院的宫主院长已然被国子监请去长安,商讨决定除名逍遥学院的事宜,结果很快就会下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马勇信誓旦旦,煞有其事的模样,让逍遥学院的一众老师,都是面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连紫霄学宫都参与其中了?若是如此,那逍遥学院可就真的凶多吉少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放屁!国子监邀请?为何没给我逍遥学院消息?”庄闾面如冰霜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给你们消息?给你们什么消息?你们的院长整天疯疯颠颠,长安城谁愿意见他?又或者,你是想让国子监请你过去?可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马勇看先庄闾,一脸的不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