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715章 指导炼丹
    围着丹台临溪学院老师一个个都转过身来,怔怔的看着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安然和其身后的一众临溪学院的女子生员,也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悄悄的走,还敢插嘴?插嘴也就罢了,还敢公然说老师们炼丹炼错了?

    

    这,到底谁是老师?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在单台周围围着的,可都是丹殿的老师,丹道造诣,可不是假的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都觉得凌天绝对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安然的老师眼神微眯,横向凌天,脸色,极为不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,我是说,这火元丹的炼制方法,是错的,所以才会炼制失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用你说!要是对的,我们会炼制不成!?用的着你这个狂妄的小子在此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说完,那女子便是一声冷叱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年头,连小辈都敢对我们指手画脚了么?苏墨的弟子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张狂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在那女子身后,一众丹殿老师也都走上来,看着凌天,一脸的冷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,你别怪凌天,他肯定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使劲的给凌天甩眼色,但凌天却是不理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诸位老师,在下并没有妄言,想来这火元丹,是临溪学院从别处收来的古丹,准备摸索其炼制方法的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的老师点头,“没错,确实如此,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聪明人都能猜到,你若是不妄言,那就指出我们炼制的错误所在,否则,就别怪我不给苏墨的面子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!我临溪学院虽弱,但还容不得别院的小辈,来指手画脚,让我丹殿颜面无存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其他几位老师,也都是将凌天围了起来,一时间,气氛极其紧张,一副凌天若是不说清楚,就立刻将其拿下的架势,这让安然急坏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如此,我就直言不讳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却是点了点头,随即上前,站在那丹台旁,将炉子中毁掉的丹渣捡了出来,放在鼻尖闻了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确实是因为这个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将丹渣放在丹台之上,笑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方才炼制这丹药的丹师,用的是八品火种香溪炎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,炼制这丹药的丹师,正是我,而我和安然的火种乃是一种,你和安然认识,想猜出来并不难,你还是拿出点真东西吧,不要和我耍什么小聪明,这种人,我柳香凌见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的师父,原来叫柳香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而且,这火元丹乃是由火元蛟的内丹以及浴火莲花的种子为主药,外加三十六种辅料炼制而成,效果乃是可以让拥有火属性武魂的法相宗师,稳固武魂法相之力,另外,还可以在短期之内,提升两成的火属性武技威力,不知道,我说的可是对的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负手看着柳香凌,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等生员听了,面面相觑,她们在前几天也是知道学院弄到了一枚古丹,这丹药的品阶位列五品,对于法相境的丹师来说,还算尚可,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丹殿的丹师们无论如何,也复制不出来这丹药,如今连她们的老师,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至于这火元丹的成分和效果,连她们都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这凌天,竟然煞有其事的说了出来,而且还真的不像是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在凌天话音落下之后,包括柳香凌在内的所有丹殿老师,都是一怔,而后相视一眼,脸色,终于是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火元丹的主料,她们也是刚研究出来不久,确实是火元蛟和浴火莲花的种子作为主料,但辅药之后,她们只是发现三十五种,并不是三十六种啊!

    

    难道,炼制火元丹失败的原因,是因为缺了一味药材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你接着说。越详细越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半晌之后,柳香凌的脸色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清了清嗓子,“香凌老师的主药选择,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这辅助药材,却是缺了一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缺了哪一味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有老师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用了三十五种药材,但唯独缺了一味,火朱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火朱砂?!你莫不是在开玩笑,还是以为我们不知道这火朱砂是什么?那东西是鼎炉的炼制材料,能入药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是,真是滑稽,我还以为真的缺了什么药材,没想到你这小子还是在胡说!’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说完,当即几个丹殿的老师就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也是瞪了凌天一眼,显然凌天的这个说法,说服不了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诸位老师,火朱砂确实是炼制鼎炉的一种材料,也不能直接入药,但这火朱砂在被火种灼烧之时,会产生细小的朱砂粉,朱砂,可是能入药的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早就料到众人会有这种反应,继续道;“想来原始的火元丹就在你们手中,你们大可以现在用火灼烧丹药,而后闻一下,那火元丹,有没有一股朱砂的味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闻言,手中光芒一闪,一颗赤红色的丹药出现在手中,下一刻,她的手中升起一抹淡蓝色的火焰,灼烧了一圈丹药之后,放在鼻下一闻,立刻眉尖一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他丹师见状,也都是围过去,用鼻子在那火元丹前闻了一下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,还真是朱砂的味道!真是奇怪的,这东西竟然要在火种灼烧之后才能发现,难道我们真的缺的是这一味药材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还真是有可能,方才香凌炼制火元丹的时候,丹体就一直不稳,确实像缺失药材的表现,只是我们当时没往这处想罢了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,毕竟这火元丹乃是古丹,古人的炼丹方法多有奇特之处,有些窍门不知道也是有的。另外,谁也不会闲的没事用火种去灼烧一枚成品的古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试一试,看看你说的,是真是假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倒是接受了凌天的说法,道:“去,找一些火朱砂来。我要当众在炼制一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她是不服输的性子,今天若是不将火元丹炼制出来,她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,老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点头,回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且慢,直接找火朱砂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是将安然拦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又想搞什么鬼,你不是说,这药材缺了一味火朱砂么”

    

    柳香凌蹙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