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96章 没有我,你们不行
    一时间,北域府院的三位天骄同时出手,配合显得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份杀伐果断的凌厉气势,要比凌天在云州碰到的那些天才们,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找死的东西,一群蝼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紫晶狼王望着这一幕,猩红双目中也是掠过凶狠杀意,面对着木阳三人的联手攻势,他却是没有丝毫退后的迹象,反而一步跨出,滔天煞气涌动布满着手中那根紫红色的狼牙棒,当头便是带着一股腥风,左右一轮,想要同时硬憾木阳和马鹏的攻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铛铛!

    

    两声震响,在森林间响彻,而后一股惊人的能量风暴瞬间席卷而开,那股劲风,直接是生生的将周围千丈内的铁木,全都连根拔起,而木阳二人,更是被震退十数步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反观那紫晶猿王,却是仅仅退后了两步便是稳住身形,妖兽的强悍战斗力,也是在此刻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木阳握着手中崭新的极品地器雷枪,手臂,都在不住的颤抖着,

    

    眼中,更是升起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狼王的一身力量,比他想象中,还要强横的多!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下去,单以他和马鹏两个人的力量,恐怕还无法在正面,和狼王僵持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这点能耐也敢来找本王的麻烦,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一棍震退木阳二人,那紫晶狼王也是一声大笑,笑声中充斥着不屑与嘲讽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大笑刚刚落下时,一股淡淡的烟雾迅速的蔓延开来“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紫晶狼王猩红双目一闪,挥手便是扬起一股狂风,将那烟雾,全都吹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人族的雕虫小计,真是笑死人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这烟雾竟然被自己一掌就全部吹散,那紫晶狼王顿时咧嘴冷笑,不过其冷笑尚还未凝实便是陡然僵硬,因为他发现,他的身子,竟然开始僵硬,一股酥麻的感觉,顺着皮肤,已经开始在体内蔓延开了!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自己体内的力量,都稍有滞涩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还不至于多么严重,但势必会影响一身战力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远处控制香炉的安然扬起一抹得意之色,她的背后,也是升起一道白色的迷雾武魂,时隐时现,很是神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在安然背后抱着肩膀看着,目光在那香炉和武魂上看过,心中也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暗道这香炉看起来,也并非是寻常的东西,在安然武魂的激发之下,竟然能让那香炉内的烟雾变得无色无味!

    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的,便将狼王给笼罩了,他挥手吹散的那些,只不过是安然的障眼法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丫头,你找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这紫晶狼王方才知道中了安然的计,当即一声怒吼,猩红双目望向大远处的那娇俏少女,巨脚狠狠一跺地面,便是化为一道紫红身影,夹杂着滔天凶气,对着安然暴掠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哼!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像是早就料到狼王有此举动,收起地上的香炉,身形飘渺后退,而后却是从戒指中,摸出了一把深蓝色的长弓,纤手弯弓,火种蔓延,将元气凝成数道箭矢。

    

    铮铮铮!

    

    弓弦铮鸣。

    

    燃烧着火焰的箭矢,闪电般的自长弓之上爆射而出,铺天盖地,如同暴雨一般,狠狠的射向那紫晶狼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

    火焰箭矢尽数的倾泻在那狼王的躯体之上,那火色箭矢很是凌厉,即便是狼王的防御极强,但却依旧是感受到阵阵灼烧般的刺痛,而且这些箭矢在爆裂时,却并未散去,反而是化为火焰,粘在紫晶狼王的身体表面,还不断的灼烧着狼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紫晶狼王的攻势立刻骤减,显然是被安然这般手段搞得相当暴怒,双目之中猩红大涨,滔天紫光,猛然从其体内席卷而开,竟是生生的震碎周身的火焰,而后扬起手中的狼牙棒,朝着安然爆轰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眸子轻抬,看着那狼王忍痛都要轰来的巨棒,瞳孔只有,闪过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并不擅长近身厮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安然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马鹏见状擎着大砍刀,便是朝着狼王的后背斩去,但他明白,是无法拦下狼王的这一棒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道金灿灿的龙影呼啸而出,迎风暴涨,旋即有着龙吟之声响彻,耀眼至极的金光,在这阴暗的森林之中,更加的晃眼,一时间,让马鹏和木阳,都是眼中一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这顷刻之间,一声巨响,震动山峦。

    

    狂暴的劲风席卷而开,周遭的大树直接是当场爆成粉末,而那狼王的攻势,却是已被阻拦下来!

    

    安然的眼睛恢复了神采,却是见到,凌天不知道在何时,竟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是凌天,将狼王的这凶狠的一棒,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此时凌天却是负手而立,安然自若,那样子,就好似根本没有出过手一般,侧脸,更是一副淡然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出手,却是让木阳和马鹏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旋即,木阳便是冷哼,“手段倒是不少,不过,法相境界的符篆,还是少用为好,那东西,是用来保命,而不是显摆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看不出凌天有出手的迹象,更不相信,刚才那股强横至极的气势爆发,是来自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联想到凌天在阵法上的造诣颇高,所以便觉得,凌天是用了从长辈手中得来的符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机会,布置阵法,配合我等困杀狼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木阳冷哼一声,再次飞身将狼王拦下,背后青色的羽翼绽放,战力再次飙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是退回到了安然身后,淡淡道:“呵呵,不过是一个小小狼王罢了,还不至于要我布阵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一句话,险些把木阳气吐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小小狼王!?

    

    听这语气,好似他能随意打杀狼王似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你个废物,分明就是不会布置阵法,要你何用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抱臂,“没有我,你们还真拿不下这狼王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