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86章 青索仙剑 斩血金
    “那好,你说吧,我们怎么合作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地狱犼当即答应下来,他从凌天的身上,突然闻到了一股非同一般的气息,那气息,貌似他在上界,在哪里闻到过似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界,也不一定没有上界的变态们下来过,或许,还真的有可能让他恢复原本的实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简单,你这幅身子是不行了,我给你换一个,你仍旧做器魂,和我并肩作战,这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问题!可惜了这地狱镇魂棍了,被那三味真火给毁了,不然,我用这一棍子就能助你横扫这一界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地狱犼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们便开始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不去在意什么地狱镇魂棍,就算曾经是神器,此时也是废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了,以后你别叫地狱犼了,我看你貌似被那三昧真火烧了,似乎还得了机缘,拥有了火属性之力,以后,你就叫狱炎犼吧!外号老侯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狱炎犼?老侯?怎么感觉怪怪的,罢了,老子困了,随你便吧!赶紧弄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狱炎犼晃了晃硕大的脑袋,趴在角落里,开始昏昏欲睡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无奈一笑,没想到这烧火棍里的东西,是一个如此的奇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重新盘膝坐下,从戒指中,将六爻炉子和一堆材料拿了出来,开始准备给狱炎犼炼制一个身体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凌天手中的地阶材料,却是有一些,但能用来炼制棍棒的极品地阶材料,却是除了那辰砂铜精,就再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东西,和天阶材料还不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极品地阶武器,甚至超品地阶的武器,在整个地阶武器中,都是极为稀少,甚至炼制这些兵刃的材料,比普通的天阶材料还要难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在市面上,极品地阶武器,那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,毕竟这种级别的兵刃,放在金身境界的小辈手中,可就是同境界无敌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拿出冰翠牌子查了下,凌天却是发现了几种还算不错的极品地阶材料,但都贵的离谱,凌天也根本没有贡献值去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想了想,凌天眼睛一亮,走出了四象塔,摸了一下手中的戒指,下一刻,一根巨大的血金色柱子,便被凌天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根珠子很大,其上,仍旧遍布着血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便是凌天从蛮族部落带回来的离火血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不但拥有强大火系能量,还有这金系的厚重与锋锐,但是,这血金被荒異部落祭祀的不知道多少年,整个材料,都是被蛮族的鲜血和血魂污染了,凌天用火种精华了整整一年,可到现在,还只是净化了短短一节,不到一尺长而已,而这,不过是整个柱子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凌天倒是有一个想法,就是用这离火血金,作为狱炎犼的棍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胡扯。

    

    离火血金乃是小仙料,是炼制超极品王道兵刃的材料,用这等材料来炼制地器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凌天却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,如今这离火血金根本不纯,就算凌天精华了一些,但以他如今的能力,根本无法将离火血金精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么一大根柱子,其实就类似矿石,能用来炼制王道兵刃的离火血金,精炼之后可能也就剩下拳头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凌天想试一试,用这等不纯的离火血金,试着炼制地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要求其有多么精纯,单纯的只取其一丝离火之力,和血金之厚重即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看着眼前这巨大的血金柱子,凌天倒是有犯难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流火血金,他貌似无法截断啊!

    

    他手中,所有的东西,貌似都没有离火血金的品阶高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可难坏了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难不成,要用火种一天天熔断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坐在台阶上,挠头苦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材料倒是好材料,让我来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桃夭夭的房间开了,平阳公主和桃夭夭牵着手走出来,而前者上前,左手里,还提着一把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从平阳公主出来,目光就直接落在了那把剑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职业病,凌天一眼便看出来,这把剑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绝对在那陈玄龄手中仿品泰阿剑,还要强横,至少,远胜王道兵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长公主...那便,有劳了。“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赶紧站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我这青索,也许久都未曾出鞘了,这材料,看起来,还值得一斩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长公主说着,抽出了手中那把剑,霎时间,一道青光闪烁在凌天眼前,饶是凌天,双眸,也不由的微眯,倒吸了一口气、

    

    这剑,是仙剑青索!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这把剑的剑魂没有被召唤出来,但是凌天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这把剑的强大,至少,他自己手中的惊虹剑,已经颤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青索,应该是和泰阿一个级别的皇道兵刃,只不过,前者跟着长公主,在冰棺之中,沉睡了几千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从这里斩,对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长公主剑指血金柱子,见凌天点头,便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锵!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脆响,火星四溅,在凌天眼中,坚韧如斯的离火血金,竟然就这般被青索剑直接斩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上前,发现切口光华平整,这青索剑,就好似切泥巴一样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多谢长公主,这把剑,还真是好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拱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剑是好,但还不比上我皇兄那一把泰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长公主还剑入鞘,摇头苦笑一声,便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耸耸肩,“傻凌天,这个我玩够了,给你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她将那火灵玉塞到凌天寿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要么,我要她又没用,就让她在桃园里成蝶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了一眼手中的火灵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算了吧,这涅槃灵蝶性子火的不行,到时候再和幻刺蜂们打起来,我怕她被弄死哦。你送给别人,当个人情,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耸耸肩,也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挑挑眉,将火灵玉收起来,搬起被斩下的雷火血金,便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屋子里的狱炎犼已经呼呼大睡,雷打不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去理会这个奇葩,凌天闭目,重新回忆锻兵古谱中的所有棍棒炼制方法,在突破了所有炼制壁垒之后,这才释放出八荒雷燚,注入六爻鼎中,开始融化离火血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