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82章 战陈阔
    果然,不过,盏茶的功夫之后,一道披风声响彻山峦,下一刻,凌天前方千米处的一座山头之上,闪烁出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人,正是陈绍身旁的陈阔!

    

    修为在法相敬初期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陈阔乃是中年模样的法相大宗师,元气修为沉稳身后,一看便知是进入法相境多年,虽然还未曾到达法相境巅峰的修为,但也比之前逍遥学院的陈长天,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’

    

    “速度真够慢的,我在此,等候你多时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抱臂在胸,遥遥看着陈阔,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凌天,我倒是佩服你这死到临头还嘴硬的勇气!你如今站在我面前,就注定死在这七环山内,将那涅槃灵蝶交出来,我便给你留一副全尸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阔眯着眼睛,根本不将凌天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金身初期的小辈,就算是再厉害,他也可以直接打杀,更何况,这凌天,不过是在云州有些名气而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巧了,我在此等你,也是为了取你性命的!想杀我的人可多了,你算老几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冷笑一声,肃杀的气势,渐渐升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大口气,这么多年,你还真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的小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听得凌天的话,那陈阔脸庞上不由得浮现一抹讥讽笑容,他在广陵侯府之中地位超然,就算平日走出来,别人见到他这法相大宗师的身份,也莫不是敬畏忌惮,但却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要杀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天这七环山,你不用离开了。”凌天抬头,喊嘴一笑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以为你能伤了金身境界后期宗师,就资格在我面前猖狂,今天,我要让你彻底明白,你我之间的差距,我会将你碎尸万段,尸骨无存!!”陈阔冷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别废话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扯动嘴角,旋即眼神陡然阴寒,磅礴狂暴的血脉之力,如同风暴一般,在此刻自其体内疯狂的席卷开来,一道道金色光华,从凌天的周身涌动,犹如金色的河流,金光在其身后凝聚,龙象齐吟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便动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轰!

    

    狂暴奔腾的肉身之力,几乎是在顷刻间便是自这山峰之上,席卷而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唰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眼神冰寒,手臂瞬间化为金灿灿的龙臂,背后一对金翅闪动,便是唰的一声,带起道道残影,闪电般的出现在那陈阔之前,毫无花俏的一拳,凶悍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拳出,空气炸裂,一股惊人的力量,直接是瞬间笼罩陈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云起龙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当凌天拳风笼罩而来时,那陈阔眼神一凝,显然也是察觉到了前者那雄浑力量,当即手掌一握,璀璨玄光从其掌心喷涌而出,直接是在面前化为了一道玄色的元气之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游龙拳,毫无停滞,一拳落至那玄色之盾上,而后其嘴角,掀起一抹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!

    

    可怕的力量,几乎是在瞬息间铺天盖地的倾泻而出,那看似雄浑的玄色之盾,仅仅坚持了不到两息的时间,裂缝便是浮现出来,而后砰的一声,直接是被生生震碎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强的肉身之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漫天金光碎片暴射,那陈阔面色骇然,倒是没想到自己的防御在凌天手中如此不堪一击,不过他的修为毕竟在法相境,元气盾爆裂,其手掌一握,一柄泛着寒光的黑色长刀便是闪现而出,刀身一震,划起凌厉弧度,对着凌天脑袋直劈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看出凌天的肉身强横,但绝对不可被凌天近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着那斩落而下的刀芒,极为锋锐,这陈阔的手中兵刃,赫然好似一把极品地器!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品质不高,但也绝非上品地器可比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阔虽然进阶法相已经有数十年,但此时,他的天器仍旧未曾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天器内拥有天魄,炼制之难,就算是有材料,没有相应的天魄,也是无用。价值远非地器可比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是他,此时也在等待着手中的极品地器器魂能快些晋升,否则,以他的身家,还是买不起天器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知道,像云州五大宗门之一的百花谷谷主莫晓琪,在没有得到春风疏影之前,用的还是地器的,那可是一宗之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整个云州,拥有天器的,都不超过十人,就算陈阔是中州的法相大宗师,但不过是广陵侯府的供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陵侯府还没有那个能力,给每个法相大宗师都配上天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凌天眼睛微眯,体内龙象决催动到了极致,身上金华涌动,而后全部凝聚在手臂之上,一拳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游龙拳三重,飞龙在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拳,威力远甚放在的云起龙骧,凌天弹射而出,手臂冲天,携着足有百丈大小的金龙虚影,硬憾刀芒。‘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巨响,金龙和刀芒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金龙虚影在消耗,凌天的拳锋,一将刀芒一点点碎裂,冲向陈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,金龙虚影消失,刀芒也近乎全部碎裂,铛的一声炸响,凌天的拳锋硬憾在陈阔的刀背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巨力顺着刀身传到陈阔的手臂,后者的肉身,哪有凌天的强悍,顿时身影直接被震飞而出,长刀也脱手了!

    

    砰!

    

    空气炸裂的声音。自陈阔身体之上轰隆的传开,而他的身体。也是如同炮弹一般倒射而出,最后狠狠的轰至一座山峰之上,身体都是被深深的镶嵌在了山壁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拳将陈阔轰飞,凌天收回右臂,但此时他的手背上,全都是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硬憾极品地器,虽然有着龙象决凝成的金华护体,但他的金身,还无法和极品地器相抗衡,但仍旧受了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脸上根本不见疼色,他的手臂都断过,这点伤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凌空将那崩飞的长刀窝在手中,猛然扔出,长刀化为一道光华。狠狠的对着那镶嵌在山壁之上的陈阔暴射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砰!

    

    长刀轰进山壁,整个刀身,都是尽数没入山壁,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的蔓延开来,那种力道,看得一旁勉强避开了此刀的陈阔眼瞳一缩。这个时候,他终于是明白凌天为何口气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先前闪电交锋,凌天竟是完全的落入下风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小辈的肉身力量,简直可以媲美法相境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