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81章 最值钱的烧火棍
    “这,我!小侯爷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磬俞公子怔了片刻,赶紧回身看向身后的陈小侯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若是真叫爷爷了,那他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只能希望陈小侯爷能救他一把!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陈小爷侯爷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同样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你自己看着办,我陈邵说出去话,泼出去的水,东西我都赔给他!’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死死的看着那微扬着下巴的凌天,从嘴里挤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可能保磬俞公子,如今这第五层阁的人太多了,他已经颜面尽失,若是在加上一个言而无信,他就彻底无法在长安城立足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凌天,你记住,我只是保证不在这珍宝阁动你!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陈小侯爷还是不忘威胁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凌天的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陈邵这番表态,就让磬俞公子身子一晃,险些瘫倒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磬俞公子,愿赌服输,你,还是兑现承诺吧,不然,你在南唐,都难以立足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也横眼过来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他贵宾则是都张张嘴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神鉴门没人敢惹,但这赌,毕竟是输了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重压之下,磬俞公子挺不住了,直接瘫倒在地,浑身颤抖着,但舌头都打结了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爷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磬俞公子刚一张嘴,凌天却是侧身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罢了,你叫一个爷便行了,我还不想有你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孙子!不过,从今以后,别拿那神鉴门的名字招摇过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,在我凌天身前,没有面子,记住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凌天直接从戒指里摸出了五千万灵币的匣子,递给李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矿石的钱,告辞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罢,凌天绕过了陈小侯爷和地上的磬俞公子,便下楼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公子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见状,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贵宾也三三两两的散去,但可以预想,今天发生的事,很快就会在赌石圈传播开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磬俞公子没有叫人爷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从今以后,神鉴门的名声,是有污点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我们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更是颜面无存,他是长安城广陵侯的二公子,虽然不及他哥哥陈啸,但也是嫡子,广陵侯乃是一等侯,所以他向来嚣张跋扈,如今受了如此耻辱,他断然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必须要将场子找回来!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第一次的长安城之行,凌天虽然受到了各种的白眼和嘲讽,但最终,却都是以打脸收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让他也终于体会到了,阶级在这南唐中州,是多么的极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低人一等的压迫,真的很难让人喘过气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好在一路上收获颇多,凌天还是极为满意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但收获了星蕴白铜,还开出了一只传说中的第九奇虫涅槃灵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这涅槃灵蝶,凌天也是听桃夭夭说过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唯一不美丽的,就是这灵蝶只认女子为主,若是等她破茧成蝶了,是绝对不会跟着凌天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就很尴尬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珍宝阁又逛了一会,凌天找了一些炼制棍棒的材料,将这次带来的灵币全都花光了,这才罢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灵烟和墨镜的分红,凌天已经赚了很多钱,但大部分,凌天还是留给了凌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家族需要壮大,没钱是不行的,在远走中州,能做的,只能是这些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天色已经不早,凌天出了珍宝阁,便闪进了一道巷子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中一闪,那黑棍便出现在了凌天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棍子看上却确实犹如烧火棍,不但棍身变形,还坑坑包包,难看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凌天却是从李老手中接下这棍子之时,发现了棍中突然爆发出来一鼓极其微弱的龙族气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很弱很弱,但凌天本身就对龙族气息敏感,还是感应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一刹那,凌天心中便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棍子远不是看上去的那么不堪,棍子虽然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了武魂,已经被废了,但其实,是器魂在其中隐藏或者沉睡,在凌天体内龙族气息的刺激下,这才醒了过来!

    

    无论如何,此棍之中竟然有着龙族的气息,那么其器魂,就定然不会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在脑海中,已经开始浮现出了一个极品棍棒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知道,地器和灵器的区别就是器魂,地器的品阶高低,也和器魂有着莫大关系,上品地器的器魂,是绝对比下品地器的器魂要强大的,想要拥有极品的地器,那么就必须拥有极品的地器器魂,否则,就算是有极品材料,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抿抿嘴,这烧火棍的棍身确实已经被毁了,看样子,像是被某种强大的能量直接烧熔,让棍身原本的材料能量蒸发,这才跌落成如今这般凄惨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可想而知,被如此摧残过,这材料却看起来仍旧像是地阶,原来的材料品阶,天知道是多么恐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到道场之外,还能存在石头中这么久的东西,怎能是寻常的?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这,凌天将这烧火棍再次小心的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五层阁上,凌天觉得这个最不起眼的棍子,才是所有石头中最为珍贵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出了巷子,凌天的嘴角不由的微微弯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周围,隐藏着数道气息,都在法相境界左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其中,许多气息并不混杂,显然不是一伙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那陈邵外,还是有很对人对他手中的涅槃灵蝶感兴趣啊!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此,凌天却是冷哼一身,便召唤出小青,上马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长安城内,这些人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长安城北万里,七环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路上用了数次短距离传送,但仍旧甩不掉身后的尾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基本上也都未曾单独赶路,多是出了阵法便进入另一个阵法,那些人,也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此时,天色已暗,凌天却是不想在和这些人周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七环山,那是由七道山脉组成,山壑纵横,密林丛生,凌天从上一个传送阵走出,便骑上小青,全力向七环山深处疾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小青在吞噬了踏风金鳞驹的晶核后进化,不但生出了一对儿金灿灿的羽翼,飞驰速度上,更是快到了骇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那进入五阶妖兽的踏风金鳞驹,速度就堪比法相大宗师的遁速,如今小青,更甚一筹,就是寻常法相极致遁速,也休想看见小青的屁股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在深入七环山千里之后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站在一座山峰之巅,凌天负手遥望南方,更是将浑身气势散发开来,数十里内,法相大宗师便可用神念发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