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76章 石中有兵刃
    凌天却是不惧,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身前人影一闪,却是又出现了一个人,将凌天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,正是刚才在门口的李老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诸位,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李老到了,那个叫陈阔的法相大宗师眼睛动了动,却是将浑身气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这个李老的修为达到了法相境后期,远不是他能够应付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李老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蹙眉冷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侯爷,这里是赌石阁,不可在此生事,否则老朽也无法和阁主交代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你的意思,是想保下他了?他算是什么东西,他伤了我的人,就必须死!”陈小侯爷怒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侯爷,真是对不住了,这位公子,也是我们赌石阁的贵宾,我有义务,保证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却是不惧陈小侯爷的威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李老头,别说我不给你面子,你知道我是谁,今天,我若是就要拿下他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眼睛微眯,尽是冷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我们阁主是谁,若是您执意如此,大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也是冷哼一声,竟然就是一副不给面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陈小侯爷听到阁主两个字,顿时脸色一变,眸光闪烁,竟然有些闪躲之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似乎,那阁主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如果不惩治凌天,今天的面子,就算是彻底折了,一时间,陈小侯爷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侯爷,不如这样。我看这人倒是真的想赌石,不如,让他和我赌上你一赌,输了,就任凭我们处置,这样,也算是符合规矩,咱们也让珍宝馆为难,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那磬俞公子忽然站出来,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眼睛一转,觉得这也并非不是一个好的台阶,反正这磬俞公子是神鉴门下,只要不碰到同门,这长安城,谁还能是他的对手?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如此一来,凌天必然会输,到时候在任凭处置,珍宝阁也说不出什么,反而还会让自己在长安城内火一把!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这,陈小侯爷也是点了点头,看向李老和其身后的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个下等人,你敢不敢应战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回身看向凌天,后者却是直接一步上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想赌可以,但若是你们输了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既然对方将肉送上门了,那凌天也就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若不是这李老出现,他本想这直接将这群人全都打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凌天的话音落下,却是让在场的一众贵宾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在神鉴门的弟子面前,这人竟然还敢这么嚣张!

    

    那陈小侯爷和磬俞公子,更是直接笑出了声音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我们输?你个乡巴佬,难道没听过神鉴门之名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磬俞公子更是冷笑,“你这是在侮辱我神鉴门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侯爷,这凌天说的也不无道理,既然是赌,就有赢有输,在赌之前,还是说清了好一些,反正磬俞公子又是不惧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李老却是帮着凌天应和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好!那就如他所说。如果我们输了,我们开出的东西,不但都赔给他,磬俞公子还管他叫爷爷,但是如果他输了,可不但是要任凭我们处置,还要跪在这里,学狗叫!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大手一挥,根本不去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反正他们是不会输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、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那磬俞公子却是脸色一变,在心中暗骂陈小侯爷卖麻批,但还是扬起了一丝自信的笑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公子,你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又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问题,开始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自然不惧,便上前,走到一众贵宾围拢的那些矿石旁边,“就从这些石头里选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甚好,这些石头,都是刚从北漠运过来的。你们来赌,也正公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老跟了上去,拍了拍这些石头,道:“磬俞公子是神鉴门下,鉴石之术,自然极高。凌天公子也胸有成竹,不如,我规定你们每人只能选五块石头,来比输赢,开除价值高的那一方,便算胜者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有珍宝阁李老作证,磬俞没有意见,只选五块,也正合我意,如此一来,有些人心存侥幸,就没那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磬俞公子撇了凌天一眼,鄙夷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意见。”凌天也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周围的一众贵宾闻言,此时也都来了兴致,议论纷纷,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赌石的场景,可是不常见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还是有人和神鉴门下对赌,这太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小子哪来的,他不知道这北漠来的石头是出了名的不好鉴么,就连神鉴门下,成功率,都不高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极有可能是个愣头青,哼哼,等着看吧,到时候还得学狗叫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根本眉间他人的冷嘲热讽放在放在心中,一块块石头摸了过去,。

    

    磬俞公子见状,冷哼一声,手指在双眸之上拂过,顿时一道莹白色的光芒在其瞳孔中闪烁而过,望向那一块块形态各异的矿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两人同时开始,不过,与磬俞公子的郑重相比,凌天就显得太过随意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凌天一个个石头摸过去,就好似寻常的贵宾一般,在看着表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鉴石之术,是最低级的,在他们看来绝无可能鉴出这北漠来的原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凌天,心中却是有些惊讶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他用剑影深入这些矿石,却遭遇了极为强烈的阻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种现象,是自那钧天道场那一次外,第二次遇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些石头抵抗剑影渗透的能力,还不如钧天道场的那一次强烈,但也远高于其下四层的所有原石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这批石头虽然足有四百多块,但有东西的,却是极少,有百分之一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想要鉴定这批原石的难度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,凌天的脚步在一块石头前停下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块石头呈一个长条形状,是众多石头中,外形最为奇怪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石头通体漆黑如墨,就好似被烧成了碳一般,十分丑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剑影,却是在这块石头里,遇到了极其强烈的抵抗,那抵抗强度,已经仅逊色于在钧天到场中,那雷泽灵泉之上的山体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是这批石头中,最难渗透的一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足足有用小半盏茶的时间,这才将其全部渗透,不过,映入凌天脑海中的,却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场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发现,这长条形状的石头中间,竟然嵌着一根扭曲变形的漆黑棍子,棍棒的材质已经完全被某种热能毁掉,灵性全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