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75章 顶级贵宾
    不过小半个时辰之后,第五层的守卫正闲聊着,就见到一个人身影,从楼下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守卫门见到这人,赶紧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李老,您怎么上来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来的这个人,穿着珍宝阁的长老服饰,眉须皆白,背负的双手,很是威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来送贵宾令牌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有人得贵宾令了?可是有什么大人物来了?“

    

    守卫门面面相觑,这赌石阁,已经很久不曾出现新的贵宾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管好自己的嘴!少些聒噪!“

    

    那长老冷哼一声,果然在片刻之后,又是一道身影,从楼下缓缓走了上来,不仅如此,这人身后,还跟着一群人激动莫名的武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守卫看清这到身影之后,便都是张大了嘴巴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,这个人,正是在半个时辰前,被陈小侯爷等人百般嘲弄之人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刚才就说让他们等着,没想到,他说的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凌天公子,老夫静候多时了,这是珍宝阁的全阁贵宾令牌,持此牌,您可以随意进入珍宝阁的任意一个卖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长老见凌天上来,便直接拱手施礼,而后将手中的一块金灿灿的镶嵌着阳绿色灵翠的令牌,递给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?老先生,我不过是通过了贵宾的资格,为何要给我这等令牌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是事先在下面打听了,如果普通人从一层到四层赌上来,会获得一块普通的贵宾令,材质,乃是普通的青铜晶,而之上,还有银、金、以及金镶玉的贵宾令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此刻,这老者,竟然直接给了凌天一块最高等级的贵宾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令牌,只有那些顶级世家和大派弟子,才有机会得到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上头要给公子这块令牌,就自然是有道理的。公子收下便是,日后也都是很方便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_最z/新Y》章r节☆%上◎“G

    

    这长老却是不想过多解释,让开位置,“公子,请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收下令牌,淡然的走进了第五层楼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啧啧,这小子果然得到贵宾令了,还是最高级别的,今天我们算是开眼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刚才可真是精彩的,我在赌石阁看了这么久的,好久没都没看到这么厉害的人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楼梯下面一众武者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守卫们,更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刚才这长老给的,竟然是最高级别的贵宾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做五层阁守卫这么长时间了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李长来,这人到底怎么回事?那令牌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这公子不是一般人,刚才在楼下,开出了一块价值九千万灵币的星蕴白铜!足有拳头那么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顶级地阶材料星蕴白铜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闻言,守卫们更是大惊,“长老,他,一共开了多少块?’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猜了,他一共开了四十块,十中一,一块星蕴白铜,就回本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老者摇了摇头,也赶紧闪身,进了第五层阁楼内。

    

    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守卫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十中一....这,这貌似比那磬俞公子,还要厉害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五层阁内,凌天看了一眼手中的贵宾令牌,想了想,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如今是不明白,为何这珍宝阁会给他如此高级的令牌,但毕竟不是什么坏事,他也不去浪费世间多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他的心情,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这么一档子事,他也不会在第四层,就找到了星蕴白铜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白铜,正是升级惊虹剑的另一个主料之一!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快,便有了收获,凌天自然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升级惊虹剑,就差最后一个主料,龙纹玄火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个材料,也是所有升级惊虹剑的材料中,最为珍稀贵重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凌天只能寄期望于这第五层阁了,若是还找不到,他只能再另想办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踱步在第五层楼阁之内,凌天发现,这一层,确实人很少,而且,石头也不多,零零散散的,差不多只有几百块,每一块,都被单独放在一个小包间内,显得尊贵至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个个的看过去,也是看的出来,这些石头无论在体积还是表象上,都很极品,绝对是老坑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看过了几十块,却没有发现一个有货的的!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被表象所迷惑,那真的会赔死不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没走多久,就碰到了先前在门口遇到的陈小侯爷那一群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围在一片空地之上,其内摆满了新运来的石头,都是没来得及拉近包间的。周围,也围了不少人。显然都是这一层的贵宾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出现,自然是被这些人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,门口的守卫怎么回事?怎么让他进来了?陈海,将他轰出去!爷玩石头,不想恶了心情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陈小侯爷脸上扬起一抹恶心的样子,挥挥手,便从身后的随从中,走出一个壮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壮汉金身后期修为,撸着袖子,便朝着凌天阔步而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边走,一边提起元气,那气势汹汹的模样,很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看来,凌天虽然有些帅,但弱的就如同一只鸡仔,随手也就废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最喜欢仗着侯爷家的声威,教训这些自诩不凡的公子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嘿,小子,怪只能怪你不长眼睛,下去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壮汉狞笑一声,横起拳头,便轰向了凌天,这一拳,带着金身后期的威压,足以将一个金身初期的武者,打个半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番声波,也引起了阁内一众贵宾的注意,不过当他们看到是陈小侯爷家的随从在教训一个金身初期的小辈,也就不在意了,继续看着眼前的矿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他们便是被一声冷喝,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着那疯狂冲过来的大汉,心中怒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接二连三的欺辱自己,当真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凌天便抬起手臂,一巴掌朝着那壮汉便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巨大手掌裹着雄浑的元气,直接将那壮汉的拳锋拍碎,元气轰在壮汉的身上,那壮汉便惨叫一声,被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巴掌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,那壮汉撞在阁楼的楼梯上,直接就滚了下去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突然的一掌,也彻底引起了阁内贵宾的注意,他们没想到,这么一个小辈,竟然敢对陈小侯爷的人出手,更没想到,这只有金身初期的菜鸡,竟然这么狠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一巴掌,等同于直接打在了陈小侯爷的脸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在怔了足足半晌之后,这才脸色一红,怒道:“你这是找死,陈阔,将其抓了,去楼下直接打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小侯爷怒不可遏,在横行着长安城,还从没被人如此打脸过,今天若是不将这小子打死,他就没法在长安城混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被陈小侯爷叫到的那个陈阔走出来,竟然是一个中年法相大宗师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实力,在众人看来,就算是凌天再强悍,也无法招架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人,今天注定身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