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73章 碎地器 败萧远【三更】
    整理了一些自己的心神,凌天穿过花园,便见到了东宫内务府,所谓的内务府,便是建在一片演武场的边缘上的房间,看上去,很是平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偌大的演武场上尘土飞扬,许多侍卫正在场上修炼武技或者相互切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眼便看到了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的萧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萧远也是看打了凌天,便和对手止住了切磋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呦呵,我还当是谁,这不是昨天在朱雀门前大展身手的凌天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似笑非笑着,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了,今天来报道,取衣甲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凌天也不愿多言,这萧远是昆吾学宫的人,日后,他和昆吾学宫,将会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巧了,今日管事的不再,我当值。你可是天才,我不会怠慢了你,等着,我这就给你去拿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拍拍手,便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,他就是凌天啊,听说昨天他在朱雀门折了远哥的面子,狂的狠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地方来的,又登顶玄机楼,当然要狂了,不过是新生而已,呆上一阵子就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听说他和李统领还相熟,明天赵无极就来了,呵呵,他怕是攀不上高枝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,演武场上的侍卫都对着凌天指指点点,却都是一脸的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东宫的侍卫,都是上一届的老生,以新生身份进入东宫的,极少!之前那沈天炼便是一个特例,如今又来了一个凌天,而且看上去简直‘垃圾’的不行,当然会让他们觉得心中不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一会,萧远便出来,手里捧着一套青色衣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是四等侍卫,这便是你的衣甲,以后越是再进东宫,就必须穿这身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接过,发现这套衣甲不过是下品地器品阶,还不如他的肉身强悍,差的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了,入东宫也不许用自己的兵刃,我再给你找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刚要转身,演武场上的那些侍卫便喊道:“远哥,他就是一个金身初期的菜鸟,用内务府兵器库里的兵刃太过浪费了吧,我看我们平时修炼时的那些东西就够用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闻言转身,便飞掠向演武场上的角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过去,便是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演武场的角落,散落着一堆兵刃,但那些兵刃都是残破不堪,品阶更是都在地阶下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看便知,这些显然都是这些侍卫平时修炼武技时所用之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其中的兵刃的器魂都残损不堪了,堪称破烂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袖中的拳头紧握,凌天强忍着心中怒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东宫果然不好混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在一堆废品里寻莫着,终于,他眼睛一亮,从最低下冲出来一根弯曲的漆黑短剑,在手上掂了掂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看就是它吧,兄弟们没有人用它,其他的兵刃我们平时还要用,这短剑放在这里许久没人用了,从今以后,它有主人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些侍卫见到萧远拿出的那个破剑,当即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绝配,这剑如此奇特,放在那里几年了都没人碰,再适合凌天兄弟不过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兄弟,以后你可要好好保养保养这把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h、OE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紧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凌天兄弟不喜欢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冷笑,脸色也是猛然一沉,“不喜欢也没办法,东宫不是你那学院,更不是你那宗门,你只有服从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那萧远竟然是浑身元气爆发,猛地将手中破剑,向着凌天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是扔,但剑上,却包裹着萧远金身后期的浑厚元气,带着轰隆隆的如雷破空声,爆射向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近的的距离,就算这不是什么武技,但萧远出身昆吾学宫,即使不是什么小神体小道体,但武魂也是八品上,资质极好,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成了二品侍卫,他的战力,已经可以媲美寻常的法相大宗师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剑的威力,绝对是一般的金身初期武者,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广场上的那些侍卫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,萧远显然是想给凌天一点教训瞧瞧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们想来,凌天就是再强,也不过时一个金身初期的小菜鸟,登顶玄机楼又如何,在东宫,看的可是战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凌天就被被这一剑打伤,躺个十天半月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侍卫们所期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,他们的眼睛,更是在接下来的瞬间瞪的滚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那凌天浑身金光绽放,金灿灿的华光犹如液体,瞬间在其手臂之上凝聚,下一刻,凌天的右臂都显化出了金龙之影,而后猛然举起,一拳轰向萧远扔来的破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!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震响,震的众人耳中嗡鸣,狂暴的元气气流,更是呈环形向四周爆开,震荡在演武场的阵法之上,涟漪道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皆是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,预料的凌天惨叫声,并没有响起,更没有一道身影从烟尘中飞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上前,将灰尘一扫而空,下一刻,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凌天站在原地,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平举着手臂,金色的光华,仍在他的手臂上流光,而那黑剑,却是悬停在了凌天的拳头之前,根本无法寸进分毫!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凌天的身后,砖石已经全部呈扇形碎裂,出来了一座深坑,可见刚才的一击,有多么强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凌天,还是轻松接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讶然,可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却是突然闷哼一声,拳锋金光暴涨,那黑剑更是咔嚓一声,直接碎裂成了无数块,而拳劲未散,朝着远处的萧远,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眼中闪过一丝惊诧,赶紧横起双臂,交叉在胸前,可下一刻,凌天的拳劲却是到了,嘭的一声闷响,萧远被震退了十几步,这才勉强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紧紧握着拳头,心中的怒火,随着这一拳轰出,减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虽然不会在东宫伤人,但也绝不会任人拿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剑就不必拿了,告辞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收回了手臂,凌天冷然转身,消失在了演武场尽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良久之后,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,面面相觑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徒手断地器!

    

    拳劲退萧远!

    

    这凌天,竟然徒手就将那地器剑震碎了,这是何等肉身力量?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一拳的余威,都能将萧远震退,这力量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才理解为何李克会如此看重这个新生,如此实力,却是恐怖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心来的四品侍卫,看起来,要比二等侍卫还要强!

    

    萧远晃了晃手臂,眼睛眯着,凶光隐隐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凌天第二次让他难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出了东宫,便纵马向着城南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他不但要买一套过的去的衣甲,更要找升级惊虹剑的材料,云顶商行,便是他此行的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