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69章 都城长安
    虽然对张翰的这一拳有些惊讶,因为这武技,竟然也能利用火种之力,有些炼火法决的味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别人或许会对这一拳感到棘手,但可惜的是,凌天并不会在这一行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等火种,是不是太弱了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心神一动,气海上瞬间燃起一道猛烈的火焰,一丝丝的火种之力悄然的在凌天经脉蔓延,随手掌之上,轰然爆燃,攀附在元气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火红的火焰,带着丝丝雷霆,瞬间就包裹住了凌天整个手指!

    

    在凌天身上的火焰爆燃的霎那间,那张翰的面色也是瞬间剧变,眼中,尽是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才是火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微微抬头,对着面色剧变的张翰冷冷一笑,旋即手指猛然点落,澎湃的能量,恐怖的火焰,瞬间压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嘭!

    

    拥有了火种加持的纯阳指,狠狠的点在张翰拳锋之上,那火红的焰火,雷芒炸响,根本无视于拳锋之上的青蠡焰,以一种极为蛮横的姿态,直接崩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种狂暴热能的倾泻中,张翰的拳锋之上,顿时崩裂出一道道裂缝,而后,裂缝扩大,直接是在张翰以及众多生员惊愕的目光中,爆裂而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砰!

    

    青灼拳碎裂,那股残余的指劲,如同狂风般席卷向张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惊诧,全身元气猛然提起,在身前布下了一层厚厚的元气盾,但是铛的一声炸响,纯阳指的余威,还是将张翰震飞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翰身形狼狈的急退了数十步,方才勉强稳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广场上却是瞬间寂静,众多生员面面相觑,最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竟然将青灼破山拳给破了?!

    

    同为逍遥学院的生员,他们很清楚张翰这一拳的强大,这是张翰向来仪仗的武技,也是除了动用兵刃外,最为擅长的攻击方式,但现在却是被凌天一指轰碎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毫无挣扎的能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望着场中那仍有背负着一只手,玉树而立的凌天,所有人都知道,这场切磋,已是有了胜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将举起的手指缓缓放下,他并没有继续动作,这里是内院,所以,他并不能伤了张翰的性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此,当手臂落下之后,凌天也是抬头,对着远处的张翰,嘴角扬起,轻声道:“张翰师兄,承让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罢,凌天便潇洒转身,渐渐消失在了人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足足片刻之后,张翰这才脸色涨红,难看直接的直接向着内院外掠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被凌天一指点败,他哪里还有颜面站在这里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!此仇不报,我张翰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空气中,张翰的声音仍旧回荡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生员们面面相觑,都是知道,学院的首席张翰,是和这个新来的生员彻底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次交锋,两人都没有动用全力,那么不久之后便是学院的新生比试,可想而知,那将会是一场好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额,刚才,凌天手指上,是火种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良久之后,步璇音这才看向林焱焱,怔然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哼,是啊。”林焱焱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的火种,怎么会这么强?而且看起来,好像是八品火中的极品,八荒雷燚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凌天祭出的火种仅仅是一点,时间也很短,但作为七品火种在身的步璇音,对火种那也是极为铭感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凌天手中火出现的霎那,她便感受到自己体内火种的臣服之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,绝对是八品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八品火种,颜色赤红,又在雷霆的,貌似只有八荒雷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八荒雷燚,那可是一百零八种八品火中,排名第五的存在,无限接近九品火了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品阶的火种,除了她姐姐外,步璇音还从未在别人身上看见到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唔,貌似...是吧。不清楚。他要是想告诉你,自然会告诉你,我嘛,不告诉你!我还要做任务,走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焱焱昂着头,大摇大摆的朝着任务殿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留下步璇音在原地,良久之后,这才一跺脚,回二重山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主殿的阁楼之上,一众逍遥学院的老师们相视一眼,最后,都将目光望向一侧的陈娆和苏墨两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娆受不了这等目光,娇喝一声,横眼看向苏墨,“呵呵,别以为这样你就能压我一头,我们等着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吧,陈娆便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抿抿嘴,看着凌天消失在传送阵法之后,抿抿嘴,身影也跟着消失。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南唐国都,长安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凌天辗转到达长安城时,站在那恢宏神武的城门前,饶是他,也不由自主的惊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眼前的一望无际的城墙,尽是用黑金色的岩石堆砌而成,凌天认得,这种叫作黑災岩金的材料,以坚韧著称,是炼制衣甲的材料,品阶,位列地阶,一块,至少价值百万灵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今,却是被当作了城墙的石砖,简直是奢侈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是从过往的路人口中,得知当年武皇为了建筑这长安城墙,将九州内所有黑災岩金的矿脉全都挖空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堪称败家至极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咽了咽唾沫,他发现,这每一块墙砖之上,都被人刻入了阵法,无数石砖上的阵法相互勾连,便形成了长安城的护城大阵。

    

    百阵图在手的凌天,也认不出这护城阵法,到底是何阵,或许,只有桃园内的小丫头,认得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城门乃是金黄之色,其上雕琢着游龙神凰,贵气不比,城门中间,赫然是长安两字,字如龙凤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却从这两个字中,看到了一个背对苍生,临于天地的背影,那背影之神圣,让人忍不住想要跪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