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63章 又见古篆 盖聂往事
    绝品武技和超品秘法不同,后者是有一招,但前者,却是一整套体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是在四象塔内,凌天也找不出几本绝品武技!

    

    寥寥的几本绝品武技,也根本不适合凌天自用,而凌天自己拥有的绝品功法,只有在凌天晋升金身之后,跟随着一起升品和纯阳指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那从紫云宗得到的惊雷剑经,品阶似乎也已经到了极限,在剑影升品之后,位列超品地阶。

    

    燎原枪就更差一筹,位列极品地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已经能够感觉到两部武技已然没有后续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足以可见,这绝品地阶棍法的珍贵之处,绝对可以用到法相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这山河棍,真的远远超出凌天预料,简直就是一份大礼!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奇怪表情,落在苏墨的眼中,便是有些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什么表情?虽然这叠水棍法只是中品,但是在中品地阶武技中,威力也是极强的,不输上品武技,只不过很少人用棍罢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整个逍遥学院,金身宗师拥有的最强武技和功法,也不过是上品地阶,若是你好好修炼,也不差多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抿抿嘴,看向凌天,“这叠水棍法,我研习了两年,其中有很多妙处,我先给你指点一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貌似很着急,从戒指中竟然掏出一根下品地器的棍子,就要飞下阁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却是被凌天叫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师,棍法我当然是会的,这叠水棍法很不错,我喜欢,我现在就给你施展一番看看,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等苏墨反应,凌天却是已经抓起她手中的棍棒,飞下了阁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山河棍法一共五重,第一重,便有十二式,经脉游走,更是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以凌天强大的武道天赋,在看过了一遍后,才勉强将第一重记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闷哼一声,凌天气海内的漩涡开始旋转,元气源源不断的升起,注入灵脉,沿着山河棍法记载的经脉还是运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嗡嗡嗡...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横起棍棒,破空声阵阵,竟然真的将山河棍法,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只是第一次,还不甚孰料,甚至只实战了十一式,便结束了,第一重杀招‘震岳’,并没有祭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还是让阁楼上的苏墨,看的目瞪口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么可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提着棍榜飞上阁楼,擦了擦汗,道:“这棍法,还是比较简单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....你练过这叠水棍法?不,不对,我怎么感觉你刚才施展的棍法,怎么怪怪的,你是按着哪秘籍炼的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都懵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哼,当然是叠水棍法了,不然还是哪个?”凌天耸耸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的难以置信,看来,倒是我的担心多余了,不过这样也好,你不会毁在我手里,。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,苏墨倒是心中庆幸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本是...逍遥经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翻看着桌子上的另外几本秘籍,都是乏善可陈,但其中,却是有一本逍遥经,正是那陈娆口中的,逍遥学院的镇院之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,只不过,我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点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有那么难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,翻开逍遥经的册页,但下一刻,瞳孔便是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呼吸,都跟着骤停了一下!

    

    古篆字!

    

    当凌天翻开这逍遥经的册页,看到其内的文字时候,心跳,便陡然加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刚刚踏入中州第一天,就再次见到了古篆字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刻,凌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回想起从来到这方世界开始,一路上就不断遇到古篆字,不算多,但也不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前世就印在脑子里的锻兵古谱不去说,岭南拍卖得到的太初经玉片,岳鼎仑送的后宓六爻鼎,钧天道场中得到的四象塔,以及四象塔内的太古遗音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上面,都是有着古篆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古篆字,在这方世界,就是如同密码一样的存在,目前为止,凌天不知道除了自己外,还有谁能够认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当这古篆字出现在凌天眼前的时候,凌天是极为惊讶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时隔一年多,凌天就在在这中州,再次看到了古篆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异样,自然是引起了苏墨的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逍遥经哪来的?”凌天强压下心中的起伏,抬首看向苏墨,眼神,极为锐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论怎样,这古篆字就像是一条线,一天贯穿了凌天经历两个世界的一条线,凌天不知道这线的终点在何处,但是他绝不会放弃去探索这条线的秘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呃,据说是从逍遥学院建立开始,这东西就有了,只不过好几千年了,从没有人将这逍遥经参悟,而且,很多武道的元神境大能,甚至荣亲王当年也特意驾临来观摩过,可还是一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到最后,这本经书,就无人问津了,也被武道鉴定,顶多就是一本上品地阶的内功心法而已,因为这中复杂的程度,也只能是供金身宗师修炼的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墨耸耸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荣亲王也来看过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,确实来过,当时记载的很详细,说是荣亲王在一天晚上突然驾临逍遥学院,让我们院长请出这本逍遥经,但只是看了两眼,便摇摇头走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了,你要是这么问,那天还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,和你还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,苏墨眼睛转了转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和我有关系?”凌天笑了笑,“老师莫不是在开玩笑吧,我第一次来中州,这逍遥经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有一点点,就是,那应该是在三百年前,我们院长就是在那一天,疯了的!他在外院舞剑,将武魂石碑险些劈了,也就是那一天晚上,荣亲王就到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都和我没关系啊。”凌天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但是,就在前一天晚上,被武皇封为剑侯的盖聂,冲击法相失败,身死道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闻言,顿时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