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53章 第一人 沈天炼
    “战榜,可以说是中州武道后辈新人最为推崇的榜单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中州一共二十四个宫府院,其中的内院,都有这个战榜,战榜光柱之下,便是一道通用阵法,凭借身份牌子便可进入,而后根据战榜积分分配对手,传送到公共空间战斗,胜者便可获得相应的积分,从而排榜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从战榜树立的那一天起,无数天才为了能够在那战榜上获得一席之位而苦苦修炼,而每一次战榜中战天榜前十名次的更换,都将会成为中州武道最为令人津津乐道之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深吸了一口气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所有人都可以通过这战榜下的阵法而随意切磋博斗?战天榜,莫不成还有战地榜?”叶凡等人面面相觑,都极为好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同宫府院的人,竟然能够跨越不知多少万里来比拼武技,这实在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的,你们将这光柱当成是战场便是了。战榜理论上收录所有新生的成绩积分,但在光柱之上,只显示一百个人的名额,除了前十名我们称之为战天榜之外,剩下的九十个,便是战地榜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指着光柱之上显化的十个人物投影,道:“就是这十个人,他们是除了国子监外,我们中州新生后辈中,最为顶尖的存在了,他们的影像,时时刻刻激励着我们,三年一届,我们的时间,已经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出来了步璇音语气中的火热和向往,此时,他也将目光再次凝向光柱,向着那十道身影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十个身影,从下到上分别是十至第一名,身影都被华彩包裹,渗透着荣耀,被铭刻在那里,接受着无数中州新生的仰望与尊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凌天身旁,叶凡,林焱焱等人也是将视线看向那座代表着中州武道新生水准的战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每个身影的头顶,都有着字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十,王翀,紫霄学宫,王家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九,明慧,玄机学宫,万佛寺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八,张敛紫,凝幽学宫,张家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七,杨广,昆吾学宫,杨家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六,陆沉,无,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h更JH新最。)快C上}&“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五,步非烟,凝幽学宫,剑阁金身后期巅峰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四,林非凡,昆吾学宫,御道宗金身后期巅峰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三,王语嫣,紫霄学宫,王家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二,崔湛,玄机学宫,崔家金身后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九人从下到上,一个个看过去,这就人除了第六的陆沉之外,全都是四大学宫之人,而且都被一等世家和三大宗门包揽,全部都是俊男靓女,每一个,都有着天人之姿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九人之中,凌天只认得其中一个,那便是昆吾学宫的林非凡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算是他,在战天榜上,也还未曾进入前三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无论是谁,他们投下的影像,都带着一股傲然于天的气势,让人看了,便不由的心生惭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,凌天缓缓将目光向上看去,却是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无他,实在是因为这第一名,排行在战榜最巅峰的身影,太过的璀璨耀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投影,甚至占据了战天榜上三分之一的大小,远超其余九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个王者一般,俯瞰着中州大地上的新生后辈,无人能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仰视的视线凝住,看向了最顶端的位置,那里,一个名字,透着一种浓浓的压迫之感,隐约的降临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战天榜第一,沈天炼,昆吾学宫,李家法相初期巅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沈天炼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怔怔的望着那道金光闪闪的身影,虽然只是一道投影,却是犹如一座山峰,那种阴影,笼罩下来,让人心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还只是刚刚来到中州的新生,在这种天才妖孽云集的地方,他们才刚刚开始,然而,这个人,却已经站在了顶尖的位置,俯视着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深吸一口气,盯着那一个霸气桀骜的名字,旋即缓缓的收回目光,双拳紧紧的握着,他感觉到体内的鲜血,有着一种逐渐沸腾的迹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战榜,战天榜,这十个投影,便是中州年轻一辈的真正的天骄贵胄,想要证明自己,这赚取积分的战场,就是最好的试炼之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终有一日,他将会超越那些天之骄子,站在那最顶端的位置!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战榜之前,众人都是望着那战天榜顶端的名字,那种压迫,让他们的呼吸,都倍感压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赵罕、阮沫儿等人,只是看了一眼,便浑身颤栗,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威压,根本生不起半点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沈天炼....师姐,你见过他的真人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焱焱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是我们这一届新生中,目前为止最强的一个,上面的十个人,我见过九个,当然,这个战榜第一,我也是见过,但只有一次...”步璇音的眼神有些复杂,那是对回忆的惊惧和崇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是在两年前,我和姐姐从剑阁下山,在路过天绝山的时候,正好看到一个身影,手轻银枪,从天空飞过,他身后,拖着一条千丈的巨兽尸体,那是一条拥有法相境界的虎蛟,他浑身是血,一路洒满长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有后辈敢进天绝山,还能从中走出,还杀了那么一条强悍妖兽的人。也就是因为那一面,让我姐对沈天炼一见倾心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步璇音叹息着,那一幕,震撼了整个中州宫府院,也让刚刚出山的她,感到了一种仿佛源自灵魂般的颤抖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据说那也是沈天炼第一次出现在中州武道,便震惊整个云州,而后他在战榜上一路逆袭,未尝一败的战胜无数后辈,占据了战榜第一,他被人称作战天公子,两年内,无人能够挑战他的位置,甚至那四个被视为妖孽的家伙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姐?师姐,你姐是谁啊?”林焱焱的关心点,却很是奇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忽然八卦起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呃,我姐,就是凝幽学宫的,步非烟!”步璇音耸耸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众人一听,顿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战天榜第五,四妖孽之一的步非烟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对,不对不对!我听人说,这届新生只有四个九品武魂,而且昆吾学宫的首席弟子是林非凡,那这沈天炼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叶凡却是想起了什么,忽然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