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36章 破千绿漪的...
    “哈哈,挡下了那什么林非凡的武技,接下来,就是天哥表演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的战力,倒是出乎意料,但是这阵法造诣,真的很强么?”陈师达蹙眉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当然了,墨镜上的阵法,可是我天哥自己刻画出来的,你之前可曾见过?”

    

    U$最w新+章a,节上sk{@@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将炫彩墨镜递给陈师达,后者拿过来看了一眼,发现墨镜之上,竟然真的密密麻麻都是肉眼不可见的阵法纹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上纹路的玄妙和复杂,简直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早就有所知晓,就算是之前的第一款墨镜,他也看到过,而学府中的阵法宗师,也和他说过,说这墨镜之上的阵法,看似简单,但是很精妙,而且能刻化在如此薄的镜片之上,已经堪称精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那阵法宗师就断言,制作墨镜的人,绝不会是一个小辈,而是在阵法一道上的大能者,极有可能到了通灵之境。是那个人,在暗中炼制墨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他手中的这副炫彩墨镜,要比之前的那墨镜,复杂十倍不止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按照秦邵阳所说,这墨镜的炼制者,就是凌天无疑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如此说来,这凌天的阵法造诣,该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陈师达心都在滴血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有可能成为又一妖孽的天才,他却没能拉到自己的学府之中,不然,他就是飞将学府的功臣了啊!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就在陈师达胡思乱想之际,广场上,便传来一阵阵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猛然抬头望去,却是见到九重楼上的凌天,已然将手,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幡旗之上的阵法结界,已经破去,两年前林非凡留下的对子,也正式,呈现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海到无边天作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看到对联上,林非凡两年前写下的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已经两年过去了,但是那龙飞凤舞的七个字,仍旧是气势凌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仿佛看到一条碧海蛟龙,在大海里翻腾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都是为这个妖孽天才,所动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,不愧是妖孽啊,这林非凡,野心之大,未来定是我南唐一豪杰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两年来,林非凡一路过关斩将,确实海到无边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赞叹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张恺风却是噗哧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林非凡真是有意思,他没想到两年后会碰到凌天吧?天作岸?他估计是要碰到岸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闻言,也都讶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貌似还真是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不就是这个天么?

    

    而九重楼上,凌天在看了一眼这七字之后,便微微一笑,从戒指中摸出一支符笔,悬在幡旗之上,便开始落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去,他这么快就下笔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先不说阵法对仗,就是林非凡字中的这一股气势,就不是好破的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反正胜败就在此一举了,我们看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写完了写完了!山登绝顶我为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!这个对,对的真是妙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凌天洋洋洒洒,不过片刻之时,就已然写出了七个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海到无边天作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妙,凌天的这字,也写的极好,就是不知道破了林非凡的机关没有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赵奕然感概一声,但她的话音刚落,玄机楼上便光华绽放,那幡旗也被收入楼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赢了!

    

    赢得干净利落,毫无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凌天登上第九重到完胜,才不过是半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评断,之前的南宫颜,根本没办法和凌天相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句山登绝顶我为峰,正是如今凌天的写照,豪迈的气势,一览众山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怎么可能?他,赢了林非凡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官麟脚下一晃,满是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从进入昆吾学宫的那一天起,他就从没有见过他输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却在他眼前,林非凡,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嗡!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广场上,阵法亮起,从中走出一个身材欣长,俊逸非凡的年轻公子,身着一身青衫,黑发飘飞,站在那里,便自生一股狂傲的迫人气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从阵法中走出,一双锐利如刀的眼睛看向玄机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目光捕捉到玄机楼上的那一道背对他的身影时,这青衫公子的瞳孔,便是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非凡学长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官麟上前,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却是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是云州来的新生,凌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?”林非凡蹙眉,好似在回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做墨镜的...”上官麟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眼睛微眯,冷道:“我记住他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山登绝顶我为峰?呵呵,破了两年前的阵法,口气就这么大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嗤笑一声,林非凡摇了摇头,便转身走向传送阵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过是感应到了玄机楼的异样,这才过来看一眼,但他并没有将凌天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也要登顶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凌天野心不小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林非凡刚抬起脚,就听到周围哗声大起,转身看去,却是见到那凌天,已然站在了玄机楼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倒是要看看,你是怎么从玄机楼上掉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林非凡倒是来了兴趣,回身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学长,那凌天虽然有两下子,但也就是侥幸赢了两年前的你,两年后的今天,他怎么能是学长的对手,更何况,那千绿漪出世到现在,还未曾有人在阵法上赢过她,我也在等他落败。”上官麟赔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。那是自然,千妹妹是不会在阵法上输给任何人的,绝不会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闻言,林非凡却是豁然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还清楚的记得,当时他向千绿漪表明心意,而后者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能赢千绿漪的,只有他自己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非凡师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上来,拱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,南宫来了,扬侯前辈可还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南宫颜,林非凡也是飒然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南宫颜话也不多。刚被凌天超越,他的心中,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别想那么多,你能为昆吾在九重楼上占据了一席,已经很不错了。倒是我,呵呵,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虽然脸上笑着,但眼中,却是杀意频闪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,周围的武者,也都发现了林非凡的到来,一时间,众人的目光,都在其和玄机楼上的那一个身影之间,来回扫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玄机楼上,凌天站在幡旗之前,伸手按在结界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次,凌天却是倏然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十万剑影渗入结界,凌天的脑海中,却是呈现了一副诡异的画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根本不似之前的那错综复杂的阵法路线,这一次,他却是看到了一汪碧绿的湖泊!

    

    没错,就是一汪湖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结界中的阵法,竟然是化形的状态!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些类似幻阵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等阵法,可都是那些大宗门,才会拥有的啊!

    

    两年前的千绿漪,就能布置如此精妙复杂的阵法了?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,凌天终于明白,为什么南宫颜会直接从玄机楼上摔下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颇大的阵法构造,就是看一次,都会消耗巨大的神念之力,就更别试图去破解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通灵之境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惊讶过后,凌天却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千绿漪固然强,但总强不过开挂的自己吧?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此,凌天神念一动,万千剑影便如同风一般,挂向那湖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碰碰碰碰!

    

    炸响连连,千绿漪的结界就算再强悍,也绝不是十万剑影的对手,在一盏茶时间后,湖面震荡,结界轰然破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

    犹如破冰之声响彻朱雀门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正和南宫颜说笑着,脸色便忽然定格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玄机楼建成开始,从没有人破开过的那一道结界,今天,竟然破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千绿漪,是中州阵法之道的圣女般人物,备受尊崇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从没有人想过,会有人在三年之内,追上千绿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这一切,貌似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非凡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烦闷,但此时,他却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千妹妹绝不会输的,破了结界,你也就到此为止了!”林非凡眯着眼睛,几乎是在低声嘶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九重楼上,破掉了阵法结界的凌天,也是擦了擦脑门儿上的汗水,抬眼看去,幡旗之上的一列娟秀小字,便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绿水本无忧,因风皱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