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33章 千绿漪之强 凌天登楼
    有一点儿难度?

    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那可是玄机学宫小妖孽徐载惊的手笔,虽然其仍具是新生,是小辈,但在这只有新生才能登上的玄机楼,却已经是顶尖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两年来,有多少人想要站下这第九重,都是不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听凌天的语气,竟然是不将其放在眼中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看向凌天的眼神,都充满了怪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那玄机学宫的众人,看向凌天,也都面色不善,认为凌天这是在故意贬低玄机学宫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如今自然不是和凌天计较的时候,因为如今站在玄机九重楼上的,是南宫颜。

    

    挡下徐载京嵌在阵法结界中的一击,又耗损神念破解阵法结界,就算是南宫颜实力雄厚,如今脸上也是淌着汗水,混乱的气息,无论如何,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压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目不转睛的看着徐载京留下的对子,如此近的距离,他能感受到其上每一个文字内蕴含的阵法轨迹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听不到凌天的话,但是他在心中,还是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徐载京,绝不是庸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对子不但阵法机关玄妙,而且字面上,更是将其张狂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,圆润无比,堪称绝对。

    

    首;^发

    

    想要在破解阵法机关的基础上在对出对子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转眼间,就过去整整半柱香的时间,可南宫颜,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晕,这么难嘛?”秦邵阳咋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他来说确实不简单,徐载京这个已经够难的了,想要对出来,本就很难,更不要说还算上阵法,南宫颜想对出来,首先要吃透徐载京其中的玄妙所在,这极耗神念之力。”秦明月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咦,南宫颜好像动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张恺风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也都闻声看了过去,果然见到九重楼上的南宫颜,终于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拿出了一根符笔,笔尖绽放这金光,在幡旗上,落笔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字,写的极慢,就好似每一笔,都在刻画阵法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唯恐情多...误美...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足足数十个呼吸过后,南宫颜这才将七个字,全部写在了幡旗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其上一共十四字绽放华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让人能够清楚无比的见到其上每一道玄妙所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尝因酒醉鞭名马,唯恐情多误美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先不论其中阵法玄妙有没有破解,单单是这对子,就让众人低呼连连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对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看来这南宫世子,也是个情种嘛!徐载京浪荡,后者却是不羁之中,又有深情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却是咧咧嘴,“我靠,我怎么忽然浑身都是鸡皮疙瘩?这家伙说的美人,该不会是指的男人吧?“

    

    “额,你好像还真说对了,我在中州就有所耳闻,他身边确实有不少青年才俊,都被他称作美人呢!”陈师达啧啧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不论别人怎么想,九重楼上,在南宫颜落笔的片刻后,第九重便忽然间光芒绽放,幡旗便被收入重楼之内,而下一刻,一张崭新的幡旗重新出现在南宫颜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,赢了!

    

    从此,昆吾学宫在第九重楼上,再也不是最后一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上官麟见此,也是狠狠的砸了一下手,脸上隐现激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天是他做招生执事,就将这玄机楼上的耻辱洗刷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欢喜,有人忧,得到了玄机楼的感应,广场的一座阵法光芒闪烁,一个身着蓝衫的俊逸公子从中走出,长发披散着,透着浪荡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看到九重楼上,那原本属于他的位置,如今已经站上了另外一人时,眉头便是一蹙。

    

    玄机楼的那群人见此,脸色,便是极不自然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靠,这家伙还想登顶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众人又是一声惊呼,只见那南宫颜加下一震,便向那玄机楼顶飞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笑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徐载京走到玄机学宫众人身前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他那俊逸放荡的模样,却是极有魅力,吸引了不少少女们的目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望了一眼,发现这传说中的玄机学宫小妖孽,气息沉稳醇厚,看起来,战力果然不再南宫颜之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徐载京也感觉到了凌天的目光,回望过去,也是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先不说凌天那无法让人忽视的气质,而且凌天还给了徐载京一种极其异样的感觉,这种感觉,他还只有在玄机学宫首席弟子千绿漪的身上,感受到过,这让他极为不舒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此时玄机楼上爆发出一道震响,一道火光在楼顶绽放,却是一道武技被南宫颜轻易的击溃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南宫颜,也顺利的站在了玄机楼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靠,这千绿漪的战力果然是不行啊,这么容易就被南宫颜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可别太早下结论,九重楼的那十一个人都上去过,但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成功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对于南宫颜登顶,并没有感到多么惊讶,毕竟千绿漪是出了名的不能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喂,老头,我有一个事不明白,就是这玄机楼上怎么都是学宫的人,那皇族和国子监呢?那里才是真正的南唐天骄所在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忽然看向陈师达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玄机楼规定了必须是三年内的新生,而且拒绝皇族登楼,所以那些人就算是想,也上不去啊!哈哈哈,这不真是给了你们机会么,不然那些变态出来,你们还怎么玩?”陈师达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点点头,在看向玄机楼,却是眉毛一挑,“我靠,什么情况,这家伙好像不行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视线中,站在玄机楼顶上的南宫颜,伸手按在幡旗之上,好像正在试图破开阵法,但此时却是浑身都在颤栗着,好像是一副体力不支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失败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的身体,便忽然从玄机楼顶上,瘫倒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南宫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下方,上官麟一声惊呼,赶紧飞临上去,将南宫颜接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南宫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官麟在南宫颜的手腕上切过,随后掏出一瓶丹药给其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后者,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南宫颜,你太拼了,神念已经枯竭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,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抿抿嘴,苍白的脸上,满是失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着急什么,那千绿漪当年在布下这一联的时候,就已经战败过许多阵法道大宗师,几近通灵之境,你怎么能比,能在九重楼上为昆吾斩下一席,已经很不错了!想报仇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上官麟佯怒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点了点头,撑开上官麟,正要离开,却见到远处的凌天和秦明月说了几句什么,便走出了人群,奔着那玄机楼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竟然也要上玄机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