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32章 南宫颜武魂 六尾灵狐
    “四个九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,“老头,你不会记错吧,四个九品?中州的九品武魂什么时候这么多了?你们不是说,这玄机楼,只有年轻一辈才能上的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呀!但谁知道这两年怎么了,天才辈出,妖孽更是一个接着一个蹦出来,四大学宫,都是有九品武魂的年轻妖孽坐镇,诺,那四个都在这第九重上占着位置呢,这些妖孽不仅武道天赋绝顶,在阵法上更是不俗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还忘了说了,除去这四人,剩下的七个人,也都是被四大学宫瓜分,其玄机、凝幽和紫霄各两个,昆吾一人,所以,目前这第九重楼上,除了昆吾学宫外,都占了三个席位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作为第一学宫的昆吾,自然不会愿意落后他人,这才广纳阵法天才,两年来无数次试图再冲上第九重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赵奕然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靠,还让不让人活了,那些拥有九品武魂的妖孽,连阵法都要插上一脚?不过,这么说那玄机楼顶上的那一个,岂不是比九品妖孽还厉害了?”秦邵阳讶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师达摇摇头,“这玄机楼其实也有漏洞,就像那第九重,其实也一直有人登上去过,但并不是他们阵法造诣不敌那四个妖孽,而是在根本无法抵挡其中的武技攻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所以,那四个妖孽在第一关,就足以让所有挑战者落败下楼,就不要提什么破阵了。没看到第九重那四个对子,都是隐藏的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但千绿漪的那个却是不同,她虽然是玄机学宫这一届的首席弟子,但拥有的却是八丈九的小道体武魂,她的战力,也很差,所以登上第九重的,都到过顶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师达神秘兮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对啊,老头!你不是说,千绿漪的对子,无人破过,所以从未现世过,怎么现在又谁都上去过了?”木铁胆听的入神,如今却是嗡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个呆瓜,是有很多人上去过,但是他们扛下了武技,却破不开对子上的阵法结界,哈哈哈,玄机学宫千绿漪的那几个妖孽学弟,都是不行!”陈师达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丫丫个呸的,如此说来,这千绿漪倒是真让人好奇的狠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呸了一声,众人亦是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停在第八重楼的南宫颜,却是直接飞向了第九重!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低下的众人便是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这一动作,显然是想为了昆吾争一口气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刚飞到第九重的高度,迎面的幡旗之上,便陡然间绽放其一道璀璨的光华,而后阵法纹路亮起,一股强横的气势,便开始极速的酝酿凝聚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声势,远超刚才的第八重那一道剑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飞上去的云扬,也是脸色一变,果断将手中长笛横在身前,浑身红色元气骤起,以横笛为中心,瞬间凝成一道元气盾,将他自己,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幡旗之上,那到武技便凝聚完毕,下一刻,一头浑身都是火色翎羽,长着类似龙族狰狞头颅的巨鹰,浮现在幡旗之上,而后倏然凝成一道火色的巨爪,便朝着南宫颜,狠狠拍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南宫颜也是瞳孔猛缩,双肩猛然一阵,一头耀眼的六尾红狐武魂,出现在其背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!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巨响,那利爪狠狠的震荡在南宫颜的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死死的咬着牙关,在接触利爪的瞬间,浑身便是猛然一震,直接退后了三丈多远,但却未曾被轰落玄机楼。

    

    F更Z◎新最快b上%(b,@

    

    六尾红狐的武魂之力注入在南宫颜手中的长笛之上,不断中和着那利爪上的能量,终于在坚持了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,双双溃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南宫颜,也顺利的落在了第九重楼阁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,成功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这扬州的第一天才,果然名不虚传啊,刚才那武魂,难道是传说中的灵狐系武魂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灵狐系武魂本就珍稀,这六尾灵狐,更是仅次于神兽的存在,八丈九小神体,无疑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南宫颜登上九重楼的运气也不错,没有碰到那四个妖孽,而是撞上了玄机学宫的小妖孽徐载京,也是宿命吧。“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徐载京的火龙鹰,也是小神体,接下来,就看他能不能破阵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南宫颜的成功,自然是轰动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一旁玄机学宫的招生执事脸上那复杂的表情上,就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等人,也都饶有兴致的看着九重楼上的南宫颜,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呼!

    

    九重楼上,南宫颜喘着粗气,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楼顶孤悬的旗幡,强忍着登上去的欲望,踏步上前伸手便按在身前的幡旗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是选择了先拿下第九重的这一个位置,让昆吾学宫不再落后其他三宗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他的手落在幡旗之上,一道道阵法光纹,便震荡开来,似乎是在抵抗着南宫颜的破阵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天哥,这小子行不行,不会真的能在第九重站下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在凌天身侧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摸着下巴,蹙眉沉吟一声,“破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,要看他最后能不能对出那对联,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过了大概半刻钟,九重楼上,南宫颜脸上躺着汗水,一掌震落在幡旗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的一声响,幡旗光华霎时间绽放,一行行字,呈现在其上,映入众人眼帘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也是玄机学宫徐载京占据九重楼后,阵法结界,首次被破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尝因酒醉鞭名马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赵奕然念出声来,笑道:“呵呵,这徐载京,倒真是那浪荡性子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两年来,徐载京在玄机学宫被人称作这一届新生中的小妖孽,其好醉酒,行事浪荡,在中州,声名不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一对子,也确实是徐载京的写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子写的不错,其内的阵法,还是有一点难度的。”凌天也是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对子,他自然是拿手的,而且从深入十万莽山那天开始,凌天便和桃夭夭讨教阵法之道,在百阵图和小丫头的调教下,凌天在阵法一道上,已经钻研颇深,自然能看出这徐载京蕴藏在字中的阵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他这话落在旁人耳中,就不免有些惊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