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30章 玄机楼
    逍遥学院,已经三个月,未曾收入一名生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逍遥位列云州宫府院最末位,学院之中,与之合作的各大宗门和世家,撤的撤,散的散,没人愿意将弟子送早逍遥学院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之前招收的那些弟子,虽然无法退学,但却怨气很大,内斗不止,这也让整个逍遥学院每况愈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她裴秀稚作为这一届最优秀的生员,已经连续三个月担任招生执事,但也同样三个月,没有接收到任何一个学生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办法,没人会愿意进入这么一个看起来濒临崩溃又毫无前景的学院,那无异于,自毁前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裴秀稚也从不会想到,她会收到一个生员,而凌天这般炙手可热的天才弟子,她更是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这个似乎浑身都带着光芒的天骄俊秀,竟然就这般,要进入逍遥学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带着一群人进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个月了,却没想到,等来这么‘丰收’的一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!还有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们云州第一天才的选择绝不会错,我也要进逍遥学院,我六品武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在云州我们就跟着凌天,在中州也一样,我们也进逍遥学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让裴秀稚更想不到的是,在凌天之后一,一大群人涌了上来,都想进入逍遥学院,人数不下百人!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心中仍旧有着做梦的感觉,但裴秀稚还是急哄哄的拿出一堆表格,交给林焱焱等人填写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,包括凌天在内,林焱焱晞若雪叶凡等一共七人,全部进入了逍遥学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剩下的那百余人,也都拿到了许可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A{新章a节,上)^nAL-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羡煞了陈师达等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个月都未曾收人的逍遥学院,如今却是成了最大赢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既然签了,就不能在更改,希望,你不要后悔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。白瞎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执事,纷纷叹息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裴秀稚站在一旁,也是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裴师姐,你可还要留在这里招生么?若是不招了,我们便回学院吧,如何?”凌天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!好,我现在就带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裴秀稚点了点头,带着凌天等人就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走,我们也回去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赵奕然没有招手到凌天,此时也显得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招生执事面面相觑,都是叹息一声,在例行招收了一些生员之后,收拾收拾,都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扬州来的最后舰队,下一批,要等六天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以后,我不再你身边的时候,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已经嘱咐焱焱了,继续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拉着凌天的手,抿抿嘴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她极力的掩饰着,但眼中那不舍,还是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有,依依那里,你也打听一下,毕竟,这来中州,也是为了她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,秦明月还是将那个名字,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已经到了中州,她再也无法逃避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和柳依依,终究会再次见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的她们,之间已经隔着一个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之所以秦明月这次自己选择学宫,没有和凌天在一起,也是想多给凌天一些个人空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或者说,秦明月已经开始逃避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在心里,还是无法面对凌天和柳依依同时出现的场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傻丫头,不过是不在一个学院罢了,你以为我还有必要每天都呆在学院里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捏了一下秦明月的手,“还有,我会打探柳依依的消息,不过若是去找她,我会带着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摇摇头,“我知道你对我好,但这个,真的没有必要。真的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,好吧。”凌天点点头,也不再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明白,秦明月已经习惯了委屈自己,而成全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朱雀门外,便又是一个巨大的广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占地面积辽阔至极,而除去南方的弱水河外,东西北三个方向,均是连绵的山峦耸立,气象极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广场之上,则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阵法,不断有人步入其中,下一刻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,竟然都是传送阵法!

    

    足有上千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凌天也是不禁讶然,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多的传送阵法,就算是保养和维护,都不是一般势力能做的了,而这里,竟然有上千座之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除了那些莫密麻麻的阵法,更吸引凌天等人目光的,却是广场上,那一座左右千米高的巨大重楼建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直插云霄,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玄机楼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重楼造型古朴,在楼顶之上,悬着一方牌匾,虽然距离足有千丈,但以众人的目力还是看的极为清楚,张恺风当即就念了出来,看向秦邵阳问道,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我也不知道啊,貌似没有查到这方面的资料...”秦邵阳耸耸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靠,关键时候你掉链子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切,我又不是百晓生!”秦邵阳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和众人走在一起的温婉女子裴秀稚笑道,“这个呀,可是朱雀门近年来最有名的建筑了,是其他三门,都不曾有的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远处玄机学宫方向,道:“这玄机楼,自然就是出自玄机学宫之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,就不得不提这排名中州第二的玄机学宫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起这,裴秀稚的脸上闪过浓浓的羡慕之意,“玄机学宫就坐落在中州之南,是南部各大宗门和世家,都极为推崇的顶级学宫,虽然玄机学宫在武道、炼丹、炼器上,都是南部之最,但却有一样,是问鼎四大学宫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就是阵法机关术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凌天等人都是好奇不已的望过来,裴秀稚深吸一口气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机关术?!”秦邵阳蹙眉,“这我倒是知道,玄机学宫前身是阵关学院,其第一认院长是机关大师墨子,据说其一手设计了长安城大半以上阵法机关,从而受武皇封赏,特赐玄机之名,还说阵关之极在玄机,而后玄机学院便一路鼎盛,不断发展壮大,最后成为了玄机学宫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