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23章 两个字 装逼!
    其实,他对这武皇搞出来的宫府院,还挺感兴趣的,这和他前世的大学制度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他都怀疑,这武皇,是不是和他一样从地球穿越过来的,不然这等可以稀释世家和宗门实力的计谋,也太过绝妙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嘿,诸位小姐,你们可是刚来中州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当凌天等人刚出了朱雀门,晞若雪叶宝儿等人好奇张望时,从门后突然贴上来几个衣着光鲜的年轻武者,长相倒是人摸狗样,但那眼神,却是在几女曼妙绝伦的身材和脸蛋上,扫个不停,藏着深深的淫邪之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女厌恶,皆是横了几个人一眼,便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等人见状,也是赶紧过来。将那个几个人,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告诉你们,我可是中州达醉侯家的世子左非!都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为首的左非世子感受到了秦邵阳等人身上的煞气,不禁抿了抿嘴,故作硬气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嘴猴?那是什么玩意儿?几阶妖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咧嘴。暗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爵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知道,在中州吐口唾沫能挂到一堆伯爵侯爵,这逼的侯爵,顶多就是个三等,垃圾!”秦邵阳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说罢,便欺身上前,“你小子,嘴倒是真挺大的,怎么,想来找小爷们的麻烦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的气势,便都散开,在人数上,远超左非等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君子动口不动手!在这朱雀门前,难不成你等还想动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左非等人连连后退,他们只是没事闲的来朱雀门忽悠一些不懂世事的小姑娘玩,谁承想今天碰到硬茬子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一群乡巴佬,不要在这猖狂,出了朱雀门,老子用钱砸死你们,老子有的是钱,知道这是什么嘛?这是墨镜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都傻了吧?没见过吧?告诉你,这东西花了小爷我一个亿灵币买的,这些钱,够买你们的小命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有,这是啥见过么?灵烟!看到没,银嘴儿的,贵宾款!一支十万灵币,小爷我说抽就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左非世子得意洋洋,在围观过来的众人好奇又羡慕的目光中,掏出了一副黑色的墨镜戴上,又拿出一根灵烟叼在嘴上,一副财大气粗,不可一世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都吓傻了吧?再看着这是什么?装灵烟的盒子!看到没,用地阶材料鱼腩木做的,上面有云州紫气宗和丹会的防伪印记!这一个盒子就一百万灵币!乡巴佬!和本世子装腔作势,你们配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左非指着手里的一个木色小盒子,嗤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周围众人指指点点,都是称羡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墨镜和灵烟,如今已经风靡九州,但贵重程度,确实是贵族的象征,一般人,有钱也买不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秦邵阳等人的呆愣,和众人的羡慕之声,左非心中快意非常,他这墨镜和银嘴儿灵烟,可是求了大半年,才让他老子掏出积蓄买的,这几天,他就靠这个在朱雀门摆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一蒙一个准,有不少少女上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们好像遇到傻子了。他着墨镜,好像是老子当初卖给一个商人的二手旧货,妈的没想到今天还能见到,真是有缘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片刻中,秦邵阳从惊讶中缓过神来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叶宝儿等人,也是耸耸肩,而后十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掏出最新款的墨镜,架在鼻子上。用经典的剖似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十几个人的墨镜,明显和左非的不同,不但颜色各异,而且还闪烁着别样的光华,墨镜框,材料和花纹,也是极为高贵和精致,左非的那个和这些比起来,就好似垃圾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左非的大嘴张开,好像吞了一坨屎,周围看热闹的众人,也都低呼连连,秦邵阳等人的墨镜,他们连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也太酷炫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这就傻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告诉你,这是紫气宗百花谷最新款炫彩墨镜!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小爷我特么都没花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银嘴儿灵烟?我笑了,那玩意小爷我给人递烟都嫌臊得慌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看到这是什么了么?金嘴儿灵烟!金嘴儿的!金的!闪闪发光呢,看到没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掏出墨镜,拿出灵烟,一步步的走向左非,一套连招行云流水,后者一步步的后退,不但傻了,脸和脖子都红了,连续的被秦邵阳怒怼,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无地自容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鱼腩木做的盒?小爷我的这是金玉木做的,不但有紫气宗防伪印记,还有灵烟创始人凌天亲题的骄子二字!小爷我这是骄子灵烟!内部定制限量款,你丫听说过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没见过吧?这叫火机!红灵翠做的,里面贮存火种,用这东西点烟,才能保证灵烟的原汁原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啵的一声,秦邵阳潇洒的掏出一个红色火机,用其上冒出来的火种,点燃了嘴里的骄子灵烟,顿时一股绵软的幽香四散开来,让人迷醉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气人,小爷我都不用花钱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一句,彻底击溃了左非装逼的心,只感觉胸口一阵翻涌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左非,竟然被气吐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他么的搞笑,到了中州,还有人用这东西和我小爷我比划的,滚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突然一声利喝,左非等人,便连滚带爬的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的这侯爵,确实是三等侯,老爷子不过是法相境大宗师,在中州并不算人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妙,真是妙!邵阳你这一套装逼的本事,已经炉火纯青了啊!深得我真传。不错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抱胸大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切,我这是和天哥学的,什么你的真传?”秦邵阳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最后,一直背对着众人,负手而立看着朱雀门图腾的凌天,不由的一个趔趄,险些栽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别闹,我凌天弟弟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?要我说,你们的这些,都太过低级,我弟弟那个才是真能气死人。”姬无艳摊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√正版章◎节FQ上|~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就是云州来的?谁是凌天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,一声尖细而又邪魅的声音,忽然从人群中响起,空气,霎时间,都变的阴寒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,也缓缓转过了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