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21章 弱水河上 一力囚鲸
    弱水河宽九百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宽的河流,让凌天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算是什么河,简直就是一个环形的海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弱水河被称作恶水,也不是虚的,此时数百艘舰船航行在波涛汹涌的河面上,又好似落叶浮萍,每时每刻,都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在这些船只是为了度过弱水河专门打造,抗风浪的能力极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旗舰的引领下,呈雁翅阵向着中州方向航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}正^版W。章B◎节上*。~Q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,唯有一艘船,落在最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甲板上,凌天独立在舰首,身后,只有张恺风和叶凡等人伫立,其余的凤家子弟和修为较弱的林焱焱叶宝儿等人,都被留在了船舱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浊浪排空,这艘船一入弱水河,就险些倾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弱水河上禁空,若是船只倾覆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危机时刻,凌天出手,双脚落下,凭借着一己之力,便将船死死的钉在了河面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狂风咧咧,吹动着凌天的衣衫,但他却是面不改色,神念散开,感应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站在舰首的凌天突然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他猛然抬起眼眸,看向舰船左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循着凌天的目光望去,竟然发现作则的河面上,突然间隆起一个巨大的波峰,水面之下,还有幽光闪烁,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河怪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一声惊呼,他立刻就认出来,这便是弱水河中的最恐怖威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藏匿在河水中的河怪,几乎都是庞然大物,很是凶猛,甚至有法相级战力的河怪霸主出没,没有护航舰队的护持,寻常船只,只能等着送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传说中,这弱水中,还有传说中的河神,乃是元神境的恐怖存在,但鲜有人见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就在秦邵阳的惊呼声落下之后,河面上的隆起,陡然间炸开,一头形如螃蟹的巨大妖兽,跳远出来,身长足有百米,举起巨大前鳌,带着劲风,便向舰船砸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大的妖兽,战力竟然堪比金身后期!

    

    船舱内,一众凤家子弟哪曾见过这般阵势,当即吓的惊叫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的这艘破船,抵抗巨浪都已然是问题,如何能对抗这般凶猛的巨兽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他们却听到空气中传来一声冷哼,随后便是巨兽嘶吼尖叫,紧接着,便是在没有了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趴在窗口向外望去,却见到那头百米大的巨兽,就漂浮在河面上,但却已经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舰首上,那个站在咧咧风中的伟岸身影,才刚刚收回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水怪,就这般,死了...

    

    排面,还不如一条鱼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,凤家弟子才终于又想了起来,那个凌天,就在船上,有了他,似乎什么困难,都能轻松度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紧接着,随着舰船深入弱水河,河怪也越发多了起来,而吊在最末尾的这艘船,自然成了河怪蜂拥而至的目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来多少,都难道凌天等人的虐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个队伍,除了凌天外,张恺风、叶凡等人的实力,也是不俗,一般的也都能应付,有棘手的,凌天便直接出手,顷刻灭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林彪这老东西是故意的吧,我们的船在速度上,远不如正常的船只,他却带着船队加速前进了,是想甩开我们?”张恺风蹙眉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们的船,根本无法全速航行,再加上河怪骚扰,距离只能越来越远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眼看着前方的舰队已经越来越远,再过一会儿,就只能看见一道隐隐约约的舰队影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舰队的领航,凌天他们在这弱水河上,定然会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显然是没有忘了要报复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别急,弟弟一定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抿抿嘴,看着凌天的背影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在弱水河上,对于他们来说,已经帮不上什么忙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正忧心忡忡的,凌天的嘴角忽然扬起,噙着一抹笑意,“等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声音落下,下一刻,众人便感觉一股巨浪,迎面排了过来,足有百米高!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巨浪,实在太过可怕,众人骇然,不禁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浑身一震,背后升起纯钧剑魂,丹田气海内的元气顷刻间暴旋而起,下一刻,凌天伸手,一只巨大的元气巨掌,便轰然拍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拂云掌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掌,足有千丈大小,直接撞击在舰船前方的巨浪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然的一声震天嗡鸣,拂云掌直接将巨浪轰开了一个口子,让舰船得意顺利通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见状,无不长出了一口气,不过,还未等他们缓过神来,便忽然感觉天色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再向舰船前方望去,无不惊惧的长大了嘴巴!

    

    这,才是真正的河中巨石兽啊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赫然见到一头巨大无比,简直由这千丈的巨怪,跃出了水面,巨大的身形遮天蔽日,让天色都为之一暗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头巨兽声如鲸鱼,但头颅,却是狮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浑身呈暗红色,笼罩着的水汽蔓延,仰天一声嘶吼,声震百里,天空中的云,都被震散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刻,众人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虎,虎鲸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咽了咽唾沫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虎鲸,就是弱水河中的一方霸主,战力,媲美法相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是渡河舰队,最不想面对的存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却被他们碰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却脚下一震,浑身气旋消失,金光爆发,背后升起龙象之光,踩着河面,便掠水冲向了虎鲸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护航舰队,旗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听到虎鲸的嘶吼之声,林彪也是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弱水河何其辽阔,他初入法相境,担任护航大将军三年多以来,还未曾碰到虎鲸的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虎鲸出没,他心中也是没底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,那东西在河里,可就是霸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虎鲸的吼叫连连,却未曾靠近舰队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大将军,那虎鲸在我等舰队之后百里,貌似是正好碰到了凌天的那艘破船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报应,他凌天不是厉害么,看他能不能在虎鲸之下活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活下来应该不难,但是船上的其他人,必须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几个金身将军从船尾跑过来,哈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?碰到了他们,那真是天助我也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闻言,也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都葬身虎鲸之口,那他可就一雪前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啊凌天...这弱水河,可不是那么好过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沉吟一声,随后大手一挥,“传令下去,舰队全速前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想给凌天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战力非同小可,有可能真的从虎鲸口下逃得一命,不过,没有舰队的引领,他们休想抵达中州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等过了片刻,后方虎鲸的吼叫声,便渐渐弱了下去,到最后,竟然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?这么快?难道凌天他们都被虎鲸给吞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应该是吧,虎鲸可是霸主,对付一艘破船,还不是轻而易举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几个将军面面相觑,林彪却是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禀告大将军,后方有情况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一个斥候急冲冲的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林彪豁然回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虎鲸!我们舰队后方,来了一头虎鲸!”那斥候吓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虎鲸?他吃了一艘船,还不放过我们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金身将军顿时大惊失色,方才他们幸灾乐祸,可没想到,如今自己也要面对虎鲸的进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虎鲸历来的习惯,是掠食一次,便沉寂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看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抽出腰间战刀,气势汹汹的来到舰尾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真是一头虎鲸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在众人的目力之下,能依稀见到虎鲸那巨大的头颅,就漂浮在水面上,而且逐渐变的清晰,显然是在向着他们的舰队靠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?不对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时,林彪却是惊疑出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虎鲸,怎么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虎鲸虽然实在向着舰队靠近,但看起来浑身显得很是僵硬,如果虎鲸全速行进,多半是沉在水面之下的,怎么会一直浮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也发现了异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等那虎鲸越来越近,甚至其上的鳞片都赫然在目的时候,舰队之上,便响起了一阵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有问题!

    

    这虎鲸尾部笼罩的不是水汽,而是一层致密的元气,那元气就好似一支巨大的手,将虎鲸尾巴整个抓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虎鲸,竟然是被迫在游动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虎鲸的头颅上满是鲜血,极其狼狈,好似刚被暴揍了一顿是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舰尾上,林彪浑身一颤,不由的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..”他呢喃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他目之所及处,赫然能清楚的看到,一艘破船吊在虎鲸之后,已然追上了他们!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艘破船的首部,一个身影单手负于背后,另一支手前伸,虚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滚滚的元气犹如长线,在末端化成一支巨手,将那虎鲸死死抓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,竟然可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力囚鲸!

    

    御鲸而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