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20章 一艘破船
    “云州紫气宗,凌天!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闻言蹙眉,而后脸色便倏然一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扬州作为云扬的近邻,对于云州武道发生的大事,他多少,都有些耳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况且就算不是如此,他也自然知道在云州边境战役上,那个名动云州的妖孽天才,凌天!

    

    难道,眼前的这位,真的就是?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原来就是凌天啊!这可是那个云州的妖孽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据说这凌天一年前可是在云州出尽了风头,鉴石、器丹、武道大会,四大魁首于一身,而且还是云州边境战意的战功榜首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云州的云侯世子,都数次败在他的手上,还亲手杀过蛮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今看来,确实是个狠人,连法相境大宗师,他都不放在眼中啊!‘

    

    得知凌天的身份后,一众扬州武者顿时议论纷纷,那些从云州来的武者,则是站在凌天等人身后,胸背挺直,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些人中,有的还是世家子弟,但此时,有感觉到凌天带给他们的底气和荣耀,这一刻,他们都是云州人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怎样?你现在,可还有所怀疑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眯着眼睛,“林将军,你是五品壮武大将军,按律,可是要对我天哥行礼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眼中直欲喷火,涨红着脸,可最后,还是向凌天拱手一礼:“见过勇武大将军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林彪示弱,凌天并没有过多表示,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落在林彪眼中,更是如同羞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没有办法,他打不过凌天,而后者,在军职上,也压他一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林将军,既然如此,这这些人手中的船只,应当没收,交给我等使用吧?”秦邵阳又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寒着脸,走向那一群挣扎着爬起来的公子小姐,不过,从他们手中搜出了那几艘船只之后,林彪却是扬起一抹隐秘的微笑,而后冷然回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将军,实在对不住,这几个小辈,竟然已经先行启动了渡河船只内的阵法,除了他们外,无人再能登船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!?你们在搞什么?他们这是无法无天!”张恺风怒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xc正版@首发《《}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无能为力,不如,诸位去别的店面看看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指着左右其他的租赁船只的商店,但那些商店之前,队伍早已经排成了长龙,凌天等人不插队,过去也是一样租不到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林将军,这里是由你管辖,无论怎样,你也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上前,淡淡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对凌天之外的这些小辈说话很恼怒,但此时,他却只能装出一番风度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低头思虑片刻,而后回头看向那店铺里仍傻站着的掌柜,道:“你在好好看看,店里,可还有船只,破例租给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城主,没了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的没有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说罢,他背对着凌天等人,对那掌柜将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呃,有,还是没有啊?”那掌柜挠挠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说有,就有!还不快快拿出来!”林彪脸色一寒,愠怒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哦,我想来了!是还有一艘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终于,那掌柜恍然大悟,在柜台里翻找了半天,终于掏出来了一艘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上前,将那船只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在他检查了一遍后,脸就黑了,“林将军,你什么意思,这船明明是坏掉的,这怎么用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坏的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也上来,见到那船只后,也恼道:“确实是坏了,你让我们用这船来渡弱水河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诸位。这人也被你们杀了,船呢,我也给你们提供了,虽然有些损坏,但还不至于沉船的。至于用不用?本城主,实在无能为力了,不如你们就等下一批次,再渡河?”林彪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笑容中,却透着得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做,凌天等人,拿他也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!你这分明是公报私仇!看来,是真得教训你们一顿不可了!”张恺风眯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罢了,就用这一艘吧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就当众人剑拔弩张之时,身后的凌天,却已然转身,向着码头走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本就没将这弱水放在眼中,只要有个可以通行的船,就够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大将军!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时林彪却拔高了声音,沉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今天所杀之人,乃是出自扬侯府。而这贺兰山,更是扬侯世子南宫颜的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世子先一步去往中州,若是让他知道贺兰山死在你手,呵呵,后果可想而知。你等,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赤裸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周围武者听到南宫颜的名字时,都不由的浑身一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扬侯府的世子喜怒无常,毫不把人命放在眼中,多年来,死在他手里的天才,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众人才恍然过来,再看向凌天等人,脸上都不由的闪过一丝怜悯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,这些人踏上中州之日,便是身死之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负手而行的凌天毫无停顿,就好似,没有听到林彪这些话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身后的凤家子弟,也在阮沫儿赵罕等人的搀扶下,跟在后面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则是留在最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她实在咽不下口中气,豁然转身看向林彪等人,手中枪直指林彪。

    

    红唇如焰,俏脸如冰,音色如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弟弟向来是不愿多言之人。但我却要告诉你等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什么狗屁世子,等他们有能力孤身深入蛮族,杀敌十数万,生擒蛮王,拯救黎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时候,再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算是扬侯府又如何,不说你们那世子能否奈何我弟弟,就算他真动了我弟弟,我云州宗门就算全军覆没,也定然不惜一切代价,让你扬州边境五十城,血流成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记住我弟弟的名字,凌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将会伴随你等武道余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