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9章 他便是 勇武大将军凌天!【拜谢chen哥精油】
    这下,临江城广场之上,四下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壮武大将军,法相境界大宗师林彪,竟然被这来自云州的一个后辈,一掌震退!

    

    这,简直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的法相大宗师,竟然不是一个后辈的对手!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最为羞怒的,还是被一掌震退的林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卸去刀上的巨力,飞掠而回,但却发现,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一众公子小姐,全都被凌天刚才的那一掌的余波掀飞了出去,惨叫连连,全都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为首的贺兰山,更是首当其冲,浑身是血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贺兰山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,林彪的脸色一僵,整个人好似傻了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周围的武者在见到贺兰山被凌天震死之后,也都惊讶的倒吸凉气,低呼连连,好似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,你竟然敢在扬州地界,杀了扬侯府的贺兰山!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少顷之后,林彪这才豁然抬头,看向凌天,一双惊讶的眸子里,火焰渐渐燃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?我说的还不明白么?他,该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杀,便是杀了,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收回手,负于背后,淡淡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好似,屠了一条猪狗一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...是在践踏我扬侯府的威严,今日,你休想走出这临江城一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抽动着嘴角,心中的怒火,已经燃烧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方如此欺辱到了门口,他若是不将其拿下,他还有何脸面,在扬州立足?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的话音落下之后,下一刻,便从弱水河畔,以及广场四方,涌上来无数扬州兵士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有上万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其中,修为在金身境界的将军,便足有十人!

    

    将凌天及其身后一群云州武者,团团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,报上名来!我以临江城主令,命你跪在地上,束手伏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擎着手中刀,冷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笑死人!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天哥束手就擒?我天哥可犯了律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林彪和其身后一众金身将军将气势凝成一团,迫向凌天之时,从凤家众人身后,立刻挤上来一群武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/}k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人皆是衣着光鲜的青年男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些男女的年龄不大,但其身上的非凡气质和修为,却是让一众扬州武者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其中,竟然有大部分,都是金身宗师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气息雄厚,一看就是天赋绝顶之人!

    

    没错,此时挤上前来的,正是秦邵阳、张恺风、叶凡等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其中,金身境界宗师,算上一年中铸就金身的秦邵阳、林焱焱和木家兄弟,足有十四人之多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这一群人全都站在凌天身后,抱臂在胸,一脸冷笑的看着对面的林彪,和一众金身武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起码,在战力上,凌天一方,丝毫不惧对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足以灭了整个临江城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曾经他们追随凌天征战岭南,屠城无数,这等小场面,自然是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...你们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仅仅是扬州武者们傻了,此时林彪也怔在那里,半晌之后,这才红着脸道:“我没有资格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乃临江城城主!壮武大将军!你等若是南唐武者,就必须束手就擒,否则等同谋逆,你等,难道还想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知道,事到如今,想要以势迫使对方就范,已然没有可能,只好搬出南唐大旗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临江城主?壮武大将军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秦明月却是一声冷笑,“你既然是此地之主,那为何在他们动手伤人性命之时,不曾出手制止,如今却是要拿下我们?难道,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们是云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刚要脱口而出云州二字,但好在止住,随后他将腰间的大将军令牌摘下,朝着凌天等人举起,“少废话,大将军令牌在此,我就不信,你等敢不服从命令!就算你们厉害,还能都将我们杀了不成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在林彪想来,官大一级压死人,他代表的是南唐军方,只要对方是南唐武者,就必须受他壮武大将军的管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可不信,这群云州的纨绔子弟,充其量不过是宣威将军罢了,绝不会是他所见过的云侯世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要不是云侯府的人,他林彪便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杀你们?我们还嫌弃脏了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落下手臂,将凌天白衫之下掩着的一串牌子摘下来一块金色的,朝着林彪等人,和其对举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睁大了你们的狗眼看清楚,在说你等有没有资格,让我天哥束手就擒,一群蠢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声音落下,林彪等人先是一惊,但随即,脸色也是一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方手中的令牌颜色,貌似确实更为高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待林彪蹙眉凝望,倏然间,便瞳孔猛缩,惊呼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勇武大将军令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他的眼珠子,都快要爆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方如此年轻,但却带着勇武大将军令!

    

    这,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可能!少拿这东西唬我,就算是真的,你等如何能证明他就是勇武大将军,他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还未死心,他不想就此认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支起你的狗耳朵听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邵阳将令牌落下,“这位便是云州武道大会榜首,云州人蛮之战战功第一,武皇陛下亲封四品勇武大将军,紫气宗,凌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