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8章 杀
    “不好,此人定然隐藏修为,神念极其强大!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速速逃走,否则今日必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长脸老者彻底恐惧,不顾伤势严重,此刻身上遁光一闪,疯狂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突生变故,出乎无数修士意料,目光落在凌天身上,见其面色依旧平淡,不禁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无声无息,重创金身后期宗师,使其不战而逃,此人,当真可怕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下,那些凤家子弟狂喜,凌天修为超出想象,看来今日,应当可以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黄脸大汉,也是惊怒,他大哥的神念之强,他是最为知道的,但此时,竟然根本没有招架之力,这何其恐怖?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他的刀芒已然斩出,想要退避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只能继续擎着手中战刀斩下,以限制凌天,而后在寻逃走的机会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目光微闪,眼眸冷然,心中杀念已定,那便早早解决!

    

    裂神剑,在凌天的目光一瞪之下,便直接刺向黄脸大汉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裂神剑,堪比法相初期,就算是法相大宗师来,也必然受创,此刻绞杀黄脸大汉,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

    噗!

    

    黄脸大汉口鼻泣血,形体僵固,刀气溃散,仰面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已然暴涨,但金身境界之后,每一重的差距,都是极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?☆,^/M

    

    金身后期,法相初期,虽是一重之隔,但实力差距,却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两世为人,神念强大,又用各种灵药和雷泽淬炼,造就神念浑厚,远超同级,方能在金身初期的修为,便可敌法相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试问,这般机缘,世间又有几人?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摇头,此时杀了黄脸大汉,让他的心中生不起一丝波澜,实在太过弱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强者之下,弱者甚至承受不住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在两年前,还未曾体会过这般感觉,但如今他的战力可敌法相,他才终于明白了其中差距,强者的霸道,和弱者的无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,他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

    该死之人,必须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单手伸出,遥指弱水,虚点。

    

    空间震颤,空气扭曲,波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朵血花,一声惨叫,绽放。

    

    辱我者,虽远必诛!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一眼一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根本看不到凌天用了何等武技,在扬州城都颇有名气的黄家双煞,就被这般虐杀在临江城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般实力,让人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全场静默,所有人,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贺兰山那一众原本叫嚣不已的公子小姐们,此时也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何曾想到,在扬州向来无法无天横行无忌的他们,有一天会面对这么一个根本不讲道理的杀人魔?

    

    以前,都是他们不讲道理才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死的不过是喽啰,刚才还有谁说我云州武者是山野蛮人,还辱我南唐军功之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灭了两个扬侯府的门客之后,竟然仍旧没有收手的打算,横眼看向贺兰山一群人,后者浑身便是一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明白,这一次见到了云州人,似乎和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...我说的!你,你想怎样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俊脸煞白,流着汗水,但在身后一众人的目光下,还是硬着头皮,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...我乃扬州青山军宣威将军贺兰山,而这里,是扬州临江城,不是你那云州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举起手中将军令牌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你也配宣威将军?扬州临江城,难道不是南唐疆域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声冷哼,负手望着贺兰山,好似在宣判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日,我不杀你,难以平云州武者心中之屈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看起来就不想和这些小辈多费口舌,踏步上前,排山倒海般的元气威压倾然而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等人哪承想凌天竟然如此不讲道理,一时间傻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从弱水河方向,一股大势顿起,顷刻之间,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阵风落下,在贺兰山等人身前,便落下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元气散开,众人目光一凝,随后便是一阵讶然惊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壮武大将军,临江城主林彪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林彪大将军刚刚凝聚法相境不久,若是再立战功,便可直接升为四品勇武大将军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此,这云州来的野蛮人该有苦头吃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强势击杀扬侯府的两位门客,让一众扬州武者觉得面上无光,但此时,壮武大将军林彪的出现,又让他们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正是这临江城护航舰队的大将军,有他在,岂容外州人撒野?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,敢在我临江城渡口随意杀人!真当我扬侯府不存在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顶盔冠甲的林彪从烟尘中走出,拄着腰间刀把,看向凌天,冷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他的瞳孔,在见到凌天的霎那间,却是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刚才,他也是忽然感应到了广场上那一股强横的气势升起,对法相境界产生一丝丝威胁,他这才豁然现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他原以为会是某个老怪出来闹事,却没想到,眼前的这个人,竟然看起来如此年轻,还是一个后辈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观其气势,竟然如此淡然自若,像是久经大场面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,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仍旧鼓动着周身的气势,反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乃临江城渡口护航舰队壮武大将军,林彪!怎么,现在知道我是谁了?还不将气势收起,想要对抗我扬侯府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冷笑,一个小辈而已,就算实力强,还敢和扬侯府过不去不成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壮武大将军?呵呵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辱军人在先,歧视云州武者在后,目无王庭律法,视人命如草芥,指使手下伤我云州武者,险些身死,如此罪责,按南唐律,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在听到林彪报名之后,只是一声冷笑,下一刻,浑身气势,陡然暴涨,手臂前伸,大手直接拂云而去!

    

    拂云掌,捷似龙卷,弥扫六合!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惊怒,未曾料到凌天竟然会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如此紧迫之下,也只能拔刀迎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当那元气大手落下,他才意识到,对方的这一掌武技,有多么恐怖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元气爆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林彪宝刀全力一斩,这才将凌天随手而下的一掌接下,但他,也承受不住巨力震撼,被震退了数百丈之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