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6章 冲突起 凌天出手
    “告诉你,老东西,我乃扬州青山军宣威将军,奉命行事,滚开!”那贺兰山公子冷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将军又怎样?难道还敢违抗王庭律法,我们也是军中家属,奉命迁往中州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那老者也是一个颇有骨气的人,负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家属?什么家属?狗屁芝麻小官的家属?也想要特权不成,滚回去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一群华服青年男女似乎也来了兴致,纷纷嗤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恶!我孙子凤尧在岭南边境战役上屡立战功,被王庭封为游击将军!那是他用血换来的!你等凭什么侮辱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老者大怒,其身后一群子弟,也一个个脸色涨红,羞怒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老者的一番话刚落下,那群公子小姐们便是轰然大笑,甚至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y首发《B-.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他妈有意思,一个狗屎游击将军,你敢拿出来说?还是云州来的乡下野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就侮辱你们了,怎么着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在人群之后,凌天却是皱眉,眼中闪过几分思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凤尧?

    

    这名听来,却是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初在啸风镇,蛮族勾结云顶商行攻击啸风关,当时的守关副统领,好像就是凤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有些印象,当时凤尧修为不高,但颇有胆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距今不过两年,但眼下想来,却好似发生在眼前一样。当年凌天自己不过是辟泉武者,如今却是已然铸就金身,而且战力媲美法相,乃是这地域的顶尖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,此去前往中州,要办的事情还很多,若非必要,他不愿横生枝节,招惹麻烦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此事,他可能不管?

    

    这群人乃是云州人,而且又是凤尧家属,于情于理,他都没有置之不理的道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心念转动,眼眸深处划过冷然,抬首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小店之前,凤家一众子弟面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,眼神阴郁,双眸血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等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凤家也是一个不小的家族,如今迁入中州,也是应中州本家的召唤,本是一桩喜事。如今,却平白受此侮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想到此处,此人面色为难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老者目光微闪,眼底厉芒闪烁,“今天,你等不给我个说法,别想离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凤家世代从军,男儿多是死在蛮族手下,绝不受你等侮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对,我们凤家子弟,绝无受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一群年轻人也都上前,握着手中兵刃喝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武者见状,也都嗤笑着议论,退散开来,将场地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扬州的本地武者,他们可知道贺兰山的来头,这些所谓的游击将军家属,实在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凤家老者,体内气息暴涨,转眼间金身中期的气息便朴散开来,衣衫猎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一群乡下猪狗,也敢挑衅我等!找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上前,就要动手,但此时,从一群公子小姐之后,走上了一个黄脸大汉,

    

    “贺兰公子,这等小事,交给阿黄就够了,世子让我护卫你等安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黄脸大汉上前,修为尽皆释放,气浪滚动之间,竟然到了金身中期巅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来吧,我让你们死的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黄脸大汉,让凤家人脸色一变,但却没有惧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凤家弟子,结阵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凤家中年武者喝声落下,身侧五名武者瞬间各执一角站定,体内气息爆发,最差者也有凝魄后期修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加上凤家老者,此刻七人气息隐约相连,化成大势,与那阿黄气势相撞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脸大汉见状,面色微沉,口中冷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日无论如何,你等,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言罢,手上微翻,拿出四尺战刀拔出,锋锐气息逸出,令人寒毛乍起,心中惊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出口,战刀斩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灵力暴动,滚翻鼓荡,凝聚化为一道刀芒,长百丈,凶焰滔天,似是要将前方空气碎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凤家老者瞳孔微缩,面色肃然,可眼眸深处,却无惊惧。这黄脸大汉虽强,但他借助战阵威能,叠加七人修为,也可与之一战,胜负尚且未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哼!

    

    低哼中,一掌拍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七人体内瞬间冒出滚滚元气,气机牵引,使得飞沙走势,气势顿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元气凝聚为一方手印,百余丈,色泽雪白,极具质感,宛若实质般。

    

    气息感应,这刀芒、掌印威能差距极小,若是硬撼,极难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此刻,那黄脸大汉眼底却是闪过几分异色,没想到这一群看似蝼蚁,却有些门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他还是嘴角微翘,尽显狰狞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就在此时,凤家老者身后一名凤家子弟一声闷哼,瞬间重创,泣血而退,死生不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突生变故,凤家老者惊怒交加,此刻战阵破除,掌印威能骤降,怎能是那那黄脸大汉刀芒的敌手!

    

    刀芒无情斩落,掌印碎,残肢断臂,血雨飘洒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凤家老者受伤后退,其身后五人,包括之前的那先死的子弟,也都惨叫连连,全都被废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势均力敌局面瞬间变故,出乎众人意料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凤家老者面色惨然,眼底犹有难以置信。身后六人乃是他凤家精锐,悉心调教,为配合他功法修炼,七人联手,不弱于金身后期武者。正因如此,他云州凤家,才会被中州本家注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如今,子弟被废,一切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回身,见到一道淡黄色的匕首短刃,飞回黄脸大汉手中,悄无声息的废掉凤家子弟的,就是这东西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举建功,黄脸大汉的脸上,也是颇为得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里握着这那匕首,森然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阿黄,你这隐杀刃果然不愧是中品地器,不过,用他杀一个凝魄弟子,实在有些跌份了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贺兰山负手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偶尔尝尝鲜罢了,能死在隐杀刃之下,也算他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黄脸大汉脸上闪过一丝羞红,要不是凤家老者突然弄出个战阵出乎他的意料,他也不会动用隐杀刃,而且,他这一刀杀招,竟然没能杀死一人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自然有些羞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接下来,就是你这老东西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黄脸大汉看向凤家老者,手中战刀,再次举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凤家就算全部战死沙场,也无怨无悔。可死在你等卑劣之手,我实在心中不甘!凤尧,记得要为我等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老者摇头,惨然一笑,如今他以无任何手段,他凤家,危矣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站在凤家一众老小之前,他一人护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嘿嘿,倒是有几分胆气,但,在我等面前,无用!云州尽是山野蛮人,就不该活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天,就杀光你们,看云州的杂种还敢不敢来我扬州撒野!:

    

    黄脸大汉言罢,一刀斩出,直奔凤家老者头颅落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刀,足以让他形神俱灭,彻底消亡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此刻,一道金芒闪现,一名武者身影瞬间插入二人之间,袍袖微摆,便轻而易举的将此杀招化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来人转身,眼眸漆黑内敛,气度沉稳,面色淡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,正是凌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