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3章 一年之期
    凌天可以为了她,放弃和陈玄龄同行,而且,柳依依还在中州,这其中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你小子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点点头,似笑非笑的看了凌天一眼,道:“罢了,既然如此,我等也不强求你了,不过你得给我准备几副那个叫什么来着...墨镜!还有雪茄!要上好的,我回去送礼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晚辈自然是要准备的,前辈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陈玄龄可是凌天认识的,权利最高的大佬,于情于理,都要孝敬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我便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得凌天应允,陈玄龄抚须一笑,又忽然道:“对了,我听闻,你还会一种奇特的琴技,叫钢琴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对这音律倒是略懂一二,如今也是很好奇,不知,能够为我奏上那么一曲,让我也见识见识那传说中的天音啊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陈大人有如此雅兴,那晚辈万万没有推辞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有许久未曾弹钢琴了,如今被陈玄龄一说,也是兴起,随即便将钢琴拿了出来,摆放在崖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千辰现世,陈玄龄便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两步上前,手在钢琴上拂过,看着那犹如万千星辰一般的音律阵法,陈玄龄也不禁咋舌赞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天工开物!千辰...杨少游出走中州这么多年,手艺还真是未曾落下,而且,这琴倒真是我不曾见过的,不知道,音色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Bs最c)新章节上%I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抬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钢琴的外形,让他极为惊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端坐在琴椅上,思虑了片刻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

    修长的十指便放在黑白琴键上,叮叮咚咚的弹奏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琴声如水,仿佛从天空落下,犹如星光坠散,只是两个音符,明月崖下的长空白云,便书卷开来,星光和月华凝聚,将明月崖笼罩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陈玄龄也是在霎时间,就被琴声所吸引,体内气海,都跟着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更是如此,听着音符,她的十指,便不由的抽动着,但这次凌天演奏的曲子,却是一首她从未听过的新曲,但这一次,她却无法用月琴合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个曲子,只能用钢琴来单独演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是有感而发,明月崖如此静谧的景色,让他想起了以前曾练过的钢琴曲--千与千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首曲子虽然短,但却清纯无暇,好似白云,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也正是应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结果,便是直接引动了天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琴声惊动整个云州城周围千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有轻云向着明月崖聚而来,在月光的映衬下,朦朦胧胧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九嶷山各处,所有人,都是从宅院楼阁里走出,侧耳倾听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九嶷山,青云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曲子真美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靠在张恺风的身上,脸上扬着甜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得月楼。

    

    静安凭栏而立,看着旁边的秦天涯,“这孩子,真是妖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不然怎么能配的上明月呢...”秦天涯静默的脸,也扬起微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坚持,终究是有了回报。那我呢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不是已经来了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天涯握住栏杆上静安的手,便没有再松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会让有情人,难眠...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和李克,是在两个月后,离开云州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期间,陈玄龄每天都会来明月崖和凌天小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时不时,便求凌天来上一曲,甚至到最后,陈玄龄百年来都未松动的境界瓶颈,终于在他离开之前,松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,这对于元神境的陈玄龄来说,意义非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他和凌天,也结成了忘年之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若不是凌天不愿离开的态度过于坚决,他和李克,都想强行将凌天掳到中州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么一个妖孽天才,到了中州,必然会让那中州,风起云涌,越发精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陈玄龄走后,整个云州,终于彻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有了这一辈天才的争锋,凌天每天,都和秦明月在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一年之期,也为云州人所知,那些女子,无不对秦明月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明明可以去中州继续享受荣耀的,能留下来陪伴秦明月,这等深情,着实让人心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,一年之后再去云州,除了陪秦明月这个主要原因门外,凌天还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他不过是刚刚铸就金身,金身之体,也是练成不久,但根基,尚且不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许多功法和武技,都随着修为进境,步入了下一刻阶段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目前,这还是空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何他此时便直接前往中州,他的状态,将不是全盛,此去中州,也必然会陷入一番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,凌天并不会凭借着一腔热血,就步入龙潭虎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对中州,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去,关乎着凌家的复兴大计,绝不能马虎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凌天可以用这一年的时间,让人将他的事迹淡忘一些,而他自己,也可以将短板补足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其中,排在第一的,便是惊雷剑,第四重的孤星斩月,他早已经炼就的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第五重,在他铸就金身之后,也在意海中,撤去了其上的迷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暴雷贯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五重,极为暴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这一重的基础剑招并不多,只有两式,一招为起手势,而后便是杀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威力,却真的犹如暴雷贯日,吸收无尽雷芒,一剑斩日,凶猛无匹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两招的精髓之深,乃是凌天从未遇到过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以至于凌天在四象塔内苦修三年,都只是将这一招暴雷贯日,炼至小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凌天却对这一剑,极负自信,若是在惊虹剑足够坚韧的情况下,便是法相初期,他也绝对有一剑重创的可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金雷剑法外,便是那纯阳指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三重纯阳指,自然是三指并拢,可以吸收火种和元气以壮大能量,威力骇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剑指合一的情况下,凌天曾经在桃园内施展过,那是毁天灭地的一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这第五重的惊雷剑和第三重纯阳指的合一,却直接将凌天的元气神念,以及火种几近掏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这一招,将会是万不得已时,才会用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此之外,燎原枪法、水星剑,碎岳印、拂云掌和囚龙手,都有所进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炼体武技上,游龙拳的第四重龙战于野,也已然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另外,凌天还在最后,习练了一门叫作闪雷遁的地界超品身法武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闪雷遁顾名思义,便是利用雷霆之力,施展遁法,速度惊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的纳灵术,在炼化了雷泽内的雷霆之力后,又将之前雷劫的第三道劫雷吸纳于体内,如今正储存起来,徐徐炼化着,也为闪雷遁,提供能量支持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凌天用四象塔恢复的力量延长了五个年头,随后四象塔便再次失去了时空之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,也终于要启程,前往中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