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2章 平阳长公主 万年玄冰
    “原来,都过了这么久了,看来我这一觉,睡的可是真够沉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自嘲一笑,“他果然还是成功了,南唐,三千年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前辈,冒昧的问一句,您和南唐皇室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可以断定,平阳绝对是皇室宗亲,而且辈分绝对不会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?没错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看向凌天,“当朝武皇,乃是我皇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皇兄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,凌天和秦明月对视一眼,目光中,都是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人,并不是什么李家先祖,而是当朝武皇的亲妹妹!

    

    那岂不就是,长公主了?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如今武皇统治南唐,他的亲妹妹,却为何躺在冰棺之中,如今才苏醒呢?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当初我和皇兄跟随父亲东奔西逃,躲避大隋和各路外族的追杀,在之后,我被人暗算,只能将自己封印起来,没想到,这一睡,就是几千年了。”平阳公主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长公主您用的可是用了那冰髓地棺,才沉睡至今的?”秦明月恍然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地棺?”平阳公主摇摇头,“我用的是它,我叫它,玄冰天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天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闻言也是一怔,显然是未曾听说过这东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也是如此,他都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平阳公主却长袖一甩,一副冰棺,出现在两人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冰棺,正是凌天曾经见到过的那一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万年玄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最S新*d章|节*上*‘d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当即就认了出来,当初因为实在匆忙,一直也没有细看,再后来,这冰棺就在桃园消失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凌天再次见到这冰棺,才认出来,这冰棺的材质,竟然是万年玄兵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材料,可是货真价实的仙料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这么大的一块,世间罕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此时才觉得,他当初在无回谷,错过的最大宝藏,其实是这冰棺啊!

    

    但没办法,如今平阳公主已经苏醒,这万年玄冰,他也只能看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这冰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凌天看向秦明月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神秘兮兮道:“我也是听说的,好像只有皇室宗亲,才会拥有这种冰棺,用特殊的阵法,结合冰棺,可以让人沉睡,冻结所有,等苏醒时,便是他沉睡之前的模样,分毫不差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连寿元也能冻结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当然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这也太过逆天了。”凌天有一些惊诧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皇室岂不是有很多这种沉睡又苏醒的怪物了?那岂不是乱了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这冰棺本来就极少,整个王庭皇室,恐怕都不超过五个。公主这个万年天棺,应该全南唐只有一个,所以才能上公主睡了三千多年。而且,只有拥有九品武魂的人,才能这么做,否则和找死没什么区别...”秦明月解释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点头随后笑道:“长公主,若是武皇陛下知道你醒了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,我并不想让他知道我还在人世间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平阳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当初,我们兄妹一同跟随着父皇颠沛流离,虽然我也帮过他不少,但如今他已经执掌天下,我也就没什么好牵挂的了。就让我,逍遥自在一些吧...“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...好吧,既然如此,长公主大可以就住在这桃园,也正好让夭夭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给桃夭夭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立刻贴上去,抱着平阳公主的手臂,娇憨道:“对呀,平阳姐姐最疼夭夭了,才不会去当什么长公主的,对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你这个小机灵鬼,我可舍不得你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公主似乎真的非常喜欢桃夭夭,捏了捏他的小鼻子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这桃园很神秘,在这里生活,就算是武魂,也不会有所发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应该要出去了,外面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,平阳公主抬眼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和秦明月对视一眼,随即便退出了桃园。

    

    长公主的事,对于凌天来说,绝对不算是坏事,有了这么一位神秘人坐镇,凌天也算是有了个底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长公主的修为,应该还在云侯之上,届时,一定会有大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和秦明月退出桃园,刚落在明月崖上不久,远处便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凌天,你倒是好兴致啊,有如此美景美人和美酒,真是羡煞旁人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一道身影,便随风划破云层,落在明月崖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原来是陈大人,晚辈有失远迎,还望赎罪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秦明月连连告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嗨!我不在意那个,你也不必拘礼,再说,我也是不请自来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摆摆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多谢陈大人包涵,大人请坐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让陈玄龄坐下,奉上美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我这次来呢,其实也是有事的,你可知道,就在刚才,云侯府的队伍已经出发了,那云扬,已然上路,去往中州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喝了一杯酒,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?这么急?”凌天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,最近中州的事情也很多,对你来说,还都是很陌生的。如今云扬过去,也算是为云侯先行打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点点头,随即道:“我是想问,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我在云州将擎天宗的案子处理完了,便要回中州复命,我和李克也一道,正好带上你,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样,你跟我们一同入城,也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闻言,却是犹豫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陈玄龄的好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在中州的权利不小,有其保驾护航,说不上是多么大的靠山,但却是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的美意了,晚辈,并不急着去中州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凌天沉吟片刻之后,却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?这是为何?难道你这小子嫌弃我和李克?不愿意与我等同行?”陈玄龄挑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不不,晚辈绝无此意,只是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看向秦明月,道:“晚辈只是有些累了,想和明月,在这山野之间,多享受一些静谧的时光,呵呵,也算是偷闲吧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闻言,嘴角不禁弯起一抹温柔的笑意,心里很是温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