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11章 桃核内的神秘人 平阳
    对外,凌天便称是因为炼制材料和工艺的限制,只能做这么多,所以每一副都被卖到极高的价格,当然,这其中,凌天都会多准备出两副卖给百花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于那灵烟,则是被凌天带领一众弟子大批量赶制,虽然每天的产量极其惊人,但仍旧是供不应求,这让丹会也见识到了灵烟的恐怖,不得不向临近各州,收购灵烟的材料,甚至这灵烟,也远销售雍州和扬州,更远的州府,也都派人来求购,生意一片红火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一片热火朝天之中,凌天却又再次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墨镜和灵烟的作坊,也不见了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紫气宗,明月崖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崖位于九嶷山之后,极其幽静。

    

    崖高千丈,方圆百里之内,再无一山争峰,崖上古柏寥寥,微风吹过,白云如河,颇有意境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正值月升之处,银华千丈,弥漫山崖。

    

    缕缕琴音,飘飘渺渺,犹如天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靠坐在古柏之下,遥看天际,手中执杯,浅饮美酒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,琴音骤停,凌天回身看去,却发现秦明月看着膝上的古琴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天来,凌天除了将自己来自地球的秘密隐瞒外,其他的秘密,都和秦明月说了,包括钧天道场内的一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桃核内的桃夭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琴,有人动过...”秦明月抿抿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!夭夭不是都说了么,她没事就拨弄两下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。绝对不是夭夭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秦明月却是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桃夭夭也应声从桃核中飞出,站在凌天的肩膀上,不过眼神却是有些闪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凌天看了一眼桃夭夭,后者的大眼睛晃动着,“我...就是我无聊的时候,动了几下的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夭夭,我没怀疑过你,你也不必刻意隐瞒什么。我对这琴极其敏感,我每一次都刻意将其中琴弦松紧调整,但每一次,都有被复制过的痕迹,虽然她很想遮掩,但这是无法掩饰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这仙琴有灵,它对我越来越排斥,这是仙琴逐渐认主的征兆,但...绝不是我,也绝不是你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看向桃夭夭,这下,后者直接哑口无言,低着头扭动着手指。一副讪讪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夭夭,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闻言,也是看向桃夭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看着核桃上闪过一道微光,也只好叹息一声道:“好吧,我承认,是我瞒了你,平阳姐姐也想见你们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随后,桃夭夭挥舞手中桃杖,凌天和秦明月,就消失在了明月崖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在桃园内落下,第一次进来的秦明月,顿时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的桃园,已经足够大,甚至足以媲美寻常洞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山峦叠翠,桃花如海,空气中,都满是馥郁的花香和稠密的元灵之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那远处的一颗巨型桃树,如华盖一般,笼罩百丈,充满了仙灵之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凌天,却是第一时间,就被那站在池水边的一道身影,吸引去了目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就在那桃夭夭平时钓鱼晒太阳的水池边上,一位身着银底金凤纹宫装的女子,正窈窕的背对着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是凌天第一次,在桃园见到除了桃夭夭外的另一个活人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这背影不知为何,让凌天感觉到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怎能让他不惊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平阳姐姐,我们来啦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桃夭夭喊了一声,便向着那身影跑了过去,显得很是亲昵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女子应声回身,不过,在其回眸望来的霎那,凌天便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依依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女子,竟然是早以及去往中州的柳依依!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凌天身后的秦明月,也是黛眉微蹙,“柳依依?你没走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简直仿佛擎天霹雳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和柳依依的事情,秦明月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她也早已经说服自己,不去在意这些事情,此去中州,难免会再次相见,一切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当柳柳依依就这样出现在她眼前事,还是让秦明月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柳依依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

    难不成,柳依依一直都不曾离开凌天?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,不对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下一刻,凌天就猛然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却是和柳依依极像,而且也给他熟悉的感觉,但绝不是柳依依,他绝不会将柳依依认错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柳依依?那是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女子牵着桃夭夭的手,看向凌天和秦明月,蹙眉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额...是,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摸了摸鼻子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前辈,您莫不是那无回谷...冰棺中的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忽然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之所以觉得此人熟悉,还真是因为他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岭南的无回谷内,凌天曾在大墓里的灵泉金葵下,发现了一口金棺,金棺之内,是一口冰棺,而冰棺之中,当时就躺着以为长相神似柳依依的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不过,那口冰棺至少存在数千年,甚至上万年,绝对不会是柳依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我睡了可能是久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女子竟然直接承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让凌天,也为之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死而复生?

    

    这简直可怕,就算冰棺之中的这人当时只是假死冬眠,但这么久的岁月过去,还能苏醒?

    

    这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前辈,这是你的琴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秦明月也上前,将太古遗音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还是被你发现了,这仙琴的琴弦,是不好调。不过,这琴也不是我的,而是他的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女子没有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前辈说笑了,既然前辈和此琴有缘,那晚辈就将这太古遗音送给前辈了。”凌天笑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我就收了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女子毫不推辞,就这样将仙琴手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,凌天也知道,这琴已然即将认主,就是不给,别人也没办法继续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就是凌天,而你,叫秦明月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女子看过来,端庄一笑,“你们叫我平阳就好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敢!平阳前辈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和秦明月拱手,他们根本感觉不到平阳身上的气息,天知道此人是什么修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罢了,随你们。夭夭一直都不懂,但我想问,现在是什么朝代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平阳摇了摇头,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朝代?”

    

    "“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却是道:“前辈,现在是南唐.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唐?当朝武皇是第几代?”平阳闻言也是一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至此一代,武皇文治武功,无人能及,如今南唐鼎盛,建朝以有三千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