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07章 凌天妙计 巨石晒经?
    “呦,这是什么?谁做的,还挺香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放下笔,也是被酒菜的香味所吸引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说武者在凝魄之后,就已经不怎么需要进食了,金身之后,更是可以看作是辟谷,就算是一年不吃不喝,也不会有问题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,酒色财气,凡人躲不过,武者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何况,这种食材都精选自灵兽灵蔬,酒也是灵泉灵谷酿制的佳品,就更是对武者的诱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但可以一解口舌之欲,还能进补修为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做的呗。尝尝味道如何,这个肉,可是我在岭南的山里打来的紫菱锦鸡,还有这个血汤,是高阶妖兽金背龟的血做的,对炼体武者来说,可是大补呢。”秦明月一一介绍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?你还有这手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也是惊讶,赶紧唱了几口,又喝下一口小酒,咂咂嘴,连连点头,“不错不错,回味无穷啊,酒菜里,都带着我家明月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呸,说什么呢!越来越不正经了。”秦明月横了凌天一眼,捡起桌子上的符纸,道:“你这是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符纸上,是一些图腾脉络,和文字注解,秦明月只是看了一眼,便掩着小嘴惊道:“无忧心经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傲然紫气决,冰肌玉骨功,魅影剑法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又捡起桌子上的符纸逐个看了一遍,惊讶之色,更甚,甚至让她的脸,都有些麻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能分辨出来,这些功法,跨越各系,有内功,也有武技,有玄、灵品阶,也有达到地阶功法的高阶功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些,不是出自什么宗门的藏书阁,而是出自凌天的符笔之下...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,紫气宗初建,却是没有什么底蕴,但功法这块,我早已经有了准备。十五天的时间,应该足够我为紫气宗准备一个藏经阁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风卷残云,将酒菜消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你这些,都是从哪弄得,简直,不可思议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明月看向凌天,后者的秘密实在太多了,她越来越感觉,凌天不真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会找时间都告诉你,我对你,没什么秘密可言。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握着秦明月的手,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想说的,我也不会多问,没关系的。”秦明月点点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天就在这里陪我吧,不然会很无聊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十五天的时间,是极快的,九嶷山,也逐渐的换了一番气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阵法齐开,殿宇整洁一新,俨然一副仙山福地胜景,另外再加上有数位法相大宗师,以及数十位金身宗师坐镇,让九嶷山上,云雾翻腾,宗门昌盛,颇有大宗门的气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十五天中,凌天也赶制出了一批墨镜,那些找来的天赋弟子们,虽然还不能完整的炼制墨镜,但该教的,凌天也都教完了,最后如何,要看他们的悟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于灵烟,炼丹弟子们倒是学的极快,半个月的时间,卷制了数万根,大部分,都被送往丹会,其余的,留给宗门自用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期间,一直音信全无的凌云,突然回返宗门,这让谭碧柔喜出望外,两人大半年未曾见面,终于一解相思之苦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凌云少不了被凌天叫了过去,一番审视下,凌天发现凌云的气息内敛,已然即将凝魄,而且,体内气海幽黑庞大,一头八丈高的鬼面暗枭,魂力极为惊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天赋和修为都比之妹妹凌霄儿稍有不如,但除去凌霄儿这个异类,在云州,也绝对是他这一辈顶尖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此,凌天极为满意,暗道这凌云果然适合在暗凌卫发展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终于,到了紫气宗宗门大典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天还未亮,宗主白飞云,就走上了山门,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身后,丘岘机和袁天罡都跟着,但是三人的脸色,都不是多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因无他,半个月时间已经到了,一切准备的都不错,但唯独凌天让众人不必担心的功法秘籍底蕴,不曾见到动静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也是这次宗门大典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人已经提前得到了消息,云侯府威逼利诱,拉拢了以往依附擎天宗的宗门,准备在今天给紫气宗难看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紫气宗虽然不惧挑战,但是这为人诟病,却是最闹心,也是没办法解决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谁也不想,在宗门大典上,出现什么不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那里,还没有消息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有,半个月来,就是和弟子们一起赶制墨镜和灵烟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白飞云蹙眉摇头,“哦,对了,昨天他让弟子弄了很多大石头,铺设在所有上山道路的两侧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石头?”丘岘机苦思不解,“他这小子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?难不成功法秘籍,藏在这些石头里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反正等着看好戏便是了,他绝对是有办法的。”袁天罡负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这样,三人伫立,直到天明。

    

    阳光熹微,从天际撒下,将九嶷山镀上一层赤金之色,这时,忽然有弟子从凌天的院里疾步而出,手里都是捧着湿漉漉的符纸...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这些弟子将手上的符纸一张张的摊在巨石上,白飞云忍不住截下一个弟子问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?什么东西,放在石头上做什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u

    

    “禀告宗主,这是凌天师叔吩咐的,他说宗门内的藏经阁进了水,部分秘籍都沾水了,要晒一晒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师叔管这个,叫做晒经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晒经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白飞云蹙眉不解,将那弟子手里湿漉漉的符纸拿起来看,只有一张,但只是第一眼,他的瞳孔,就猛然一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