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05章 宗门大典 墨镜的生意
    “这...要不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看向身后一众宗门宗师,他们都是各自宗门的领袖,掌握着宗门大权,若是能拿出一些功法秘籍..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个念头刚出来,就直接被打消了,这办法根本不可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行,你那方法太蠢了,和自欺欺人,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莫晓琪料到了丘岘机会有这般想法,直接否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集合各家宗门的功法入紫气宗,先不说各家宗门是否愿意,就算是都收集过来了,那也是别人的东西,不但遭人诟病,而且对于想要入宗的武者,也并没有什么吸引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宝蕴楼虽然要推出云州了,但是所藏的功法,却也有一些,权且拿出来吧。”李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宝蕴楼不已功法秘籍为重,所藏功法也不够的,倒是云顶商行,应该有一些。”苏月如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去商行买功法?”莫晓琪摇摇头,“先不说萧晟能不能卖,就算是卖,也一定会狠狠敲我们一笔,而且,那绝对是一个天价,买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都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他的都好解决,但是这功法,难不成凭空编出来么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关于功法,大家不用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的脸色,却是根本没有忧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莫谷主,按照惯例,我紫气宗是否可以办一次宗门大典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看xP正$E版q-章V节上K{

    

    莫晓琪点头,“按理说,新晋大宗门都可以办一次盛典,你是想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宗门大典,届时千宗来朝,宗门底蕴,我们一样都不会少。到底如何,我们拭目以待好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负手站在殿门之前,看着远处的晴空山峦,嘴角扬起自信而神秘的微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也都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知道凌天仿佛无所不能,但是这宗门底蕴,他也有办法不成?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擎天宗一日覆灭,曾经不可一世的第一宗门,就这样消失在了云州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发酵,整个云州城,都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那冲天的血煞之气,昭示着擎天宗的下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通敌叛国,罪无可赦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府的雷霆血腥,让人终于明白,这个云州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霸主。

    

    纵使是第一宗门又如何,还不是说覆灭,就覆灭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对于新晋的第一宗门紫气宗,话题,却是持续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在岭南和紫气宗并肩作战过的宗门,自然是皆大欢喜,从此以后,他们的势力,将会越发巩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于其他宗门,更多的是茫然,还有不少则是对紫气宗的不看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无论怎样,紫气宗都是三个宗门合起来的,虽有法相战力,但毫无前身和底蕴可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即使是表面上敬畏,却没有敬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紫气宗,就像是一个毫无根基的摩天大楼,随时都有可能崩塌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在半夜竟然得到了紫气宗发来的请柬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紫气宗要在半个月后,在九嶷山举行宗门大典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邀请所有云州宗门前往观礼....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府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扬卸下了染血的盔甲,换上白衣,端坐在椅子上,冷哼一声将手中的烫金请柬扔在桌子上,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是得意忘形!还真以为他这紫气宗是云州第一了?宗门大殿,千宗来贺?!他倒是有那个脸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身白衣的云扬,脸上仍旧带着一块血色面甲,虽然不大,但还是让原本帅气俊朗的他,如今看上去有些煞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人家现在是三法相坐镇,又有一个凌天,在云州,除了我们云侯府,确实无人能敌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下首,云卫的几个天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之前都被凌天教训过,但仍旧是不服,毕竟如今世子云扬贵为小道体,这底蕴,是凌天那个悲催的纯钧剑魂,所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,不去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去!当然要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云扬眼睛眯起,“据我所知,他这紫气宗不缺大洞天,但是别忘了,功法和天才弟子,才是一个宗门的底蕴所在,他这两点,都不配第一宗门!这些天,你等去招揽那些擎天宗一脉的宗门,届时给紫气宗一些难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世子,那些宗门,现在哪还敢和紫气宗作对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他们还想和我云侯府作对不成!”云扬横眼望去,冷道:“若是不从的,直接灭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,我等这就去办.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云卫天骄退下,房间内,只剩下云扬自己,他摘下脸上的面甲,露出的,却是一道狰狞恐怖的血色疤痕。

    

    疤痕就好似一条蜈蚣趴在他的脸上,极其恐怖,时不时的,其上还有血光在涌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恶!凌天,在云州我承认我败了,但等到了中州,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云扬紧握着拳头,双目之中,翻涌的血光,此时此刻,就好是一个嗜血恶魔,在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

    半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,其实也是可以办很多事情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总之整个紫气宗,从第一天开始,所有弟子就忙的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九嶷山下的灵脉不错,占地面积虽然不大,但也是五脏俱全,但无论是山门还是殿宇,都要重新修葺,十五天的工期,已经很是紧迫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凌天想要清闲,也是不能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宗门大会的第二天一早,莫晓琪就又找上门来,而和凌天商量的,竟然是关于墨镜的生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,墨镜在云州风靡,甚至已经传播到了其他各州,但墨镜的产量实在太小,无数的云州武者,都在等着凌天炼制的第二批墨镜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作为一个全女子宗门的百花谷,自然在‘美’这门学问上,造诣颇深的,宗门内,对墨镜的喜爱,更是到了癫狂的程度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用莫晓琪的话说,就是如果不弄一批墨镜过来,谷内女弟子都要不顾宗门铁律,投奔紫气宗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我来炼制墨镜,同时,你百花谷负责售卖,至于灵币,你我五五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听完,随即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墨镜和灵烟,本就是凌天准备留给紫气宗的两个赚钱的营生,卖给百花谷一个人情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