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02章 一剑裂山 血逆大阵?
    金剑在手,陈玄龄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弥漫开来,甚至比之云侯,都强横太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见陈玄龄紧握剑柄,整片天地,都好似诚服在他的气场之下,虽然还未拔剑,便已经有了无敌之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一声威严浑厚的铮鸣之声,响彻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抹剑光,恍然入眼,便已经容不下其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紧接着,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吼动山峦,众人张着嘴巴看去,却见到一头数百丈大小的金身神龙,盘旋在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丘岘机等人的天剑天魄,虽然有着囚天阵的隔绝,但仍旧被这金龙之魂所迫,剑威收敛,天魄消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有凌天剑鞘中的惊虹剑,在簌簌震颤,若不是凌天紧紧握着,必然会脱鞘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凌天也不得不承认,陈玄龄手中的这一把金剑,是他迄今为止,看到过的,最为强大的兵刃和拥有的最强悍剑刃灵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天子剑,泰阿!

    

    即使是仿品,也已然远超王道兵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陈玄龄手握天子剑,头顶黄金神龙之光笼罩在他的身上,威压瞬间攀升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吾承武皇之命,祭泰阿,斩奸邪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道声音如洪钟大吕,响彻云天,下一刻,陈玄龄手持泰阿,朝着那囚天阵法中的凶兽便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啵!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让云侯都束手无策的囚天阵法,在天子剑下,脆弱的如同泡沫,触碰的瞬间,就直接碎裂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那广场中央,刚刚探出头颅的血色凶兽,在囚天阵破碎的瞬间,便仰天望来,在看到那从天而降的天子剑气的时候,一对儿巨大无比的瞳孔,瞬间瞪的滚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惊慌的嘶吼声,没有阵法阻隔肆意蔓延,让周围的观战的宗门武者,全都无法自持,闪避不及又修为稍弱的,甚至直接爆体而亡,在天空中,炸散成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凶兽还未全部从阵法中逃脱出来,此时除了惊恐的嘶吼,毫无办法躲避剑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广场中间的凌天等人,也都纷纷逃离广场,以免被泰阿剑的剑气误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威力的剑气,就算是被挂碰,都必然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天子剑,剑斩天下,无可匹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是这云州第一宗门最强底蕴,在陈玄龄和天子剑下,都脆如纸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剑气直接将凶兽斩裂,那肆意的剑气,甚至带着未曾减弱的能量,轰然落地,将整个广场,都斩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天子剑气的威力好似无穷无尽,继续向下,在剑气之下,擎苍峰就像是豆腐一般,被赫然切裂开来!

    

    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,地动山摇才戛然停止,在碎裂的石块崩落山涧,烟尘遮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云州宗门武者看着那被烟尘包裹住的擎苍山,全都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剑裂山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还是擎苍山这般的巨峰!

    

    这等威力,还是人么?

    

    传说中的仙人移山填海,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众人这才领略到,那看似温文尔雅,不假怒色的当朝监察御史,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剑斩毕,陈玄龄冷哼一声,挥起衣袖,将笼罩在擎苍山上的烟尘拂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众人这才看清了擎苍山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确实裂开了,高达千米的山峰,被天子剑从头到地,整个劈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剑刃缝隙,就足有百米之宽!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这还不是让人最惊讶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众人看到一股股猩红的血液,伴随着恶臭从山峰之内流淌而出时,脸色顿时大变!

    

    这巨大的擎苍峰内,竟然好在藏着一座血库?!

    

    那源源不断的血水,好似喷泉或是瀑布,奔流不止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时不时的,还有掺杂着散发着微光的各色血水流出,甚至期间还有不少残碎的血魂、武魂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连续不断,只是一会儿,便到了数千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,不仅仅是武者们傻眼了,就是一众法相,和陈玄龄,都是一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李克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上古邪法,血逆凝魂大阵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声音落下,他豁然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小擎天宗,果然有谋逆之心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听李克说完,莫晓琪等人对视一眼,张张嘴,都是没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血逆凝魄大阵代表着要逆天改命,在南唐,这确实是等同谋逆,而这,如此多的血液,其中大部分是蛮族的,还有小部分是人族武者,但就算是小部分,也需要数万拥有武魂的武者提供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擎天宗,简直万死莫赎!

    

    霎那间,所有人看向擎天宗众人,都是一脸的阴冷杀意,擎天宗如此作为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这其中,凌天却是惊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不知道,这本应该是云侯布置的血逆大阵,为何藏在了这擎天宗内的,擎苍峰!

    

    在之前,他从尹洪的口中,就已然得知云侯布置血逆大阵,有谋逆之心。但他却是没有说清楚,那血逆大阵在何处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。正R版t+章节C上》m-@…

    

    想来,一定是这云侯用了什么办法,漫天过海,将大阵藏在了擎天宗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好啊!擎天宗,没想到你等不但虐杀同道,还布置邪阵,勾结蛮族,意图谋反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眼睛微眯,看向远处的越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!我没有!我只是放出了凶兽,这血逆大阵,不关我的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计划全盘失败,如今又被陈玄龄定了谋逆之罪,越穹彻底崩溃了,猛然摇头,便向宗外遁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紧跟而上,一拳飞龙在天,便将无心防备的越穹,轰杀下了天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御史!这其中必然是有人想要栽赃陷害我擎天宗,请王庭明察,以还我擎天宗青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状,悲怒不已的枯木道人遥遥对着陈玄龄拱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仍旧不信,越穹有胆子做出这等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陈玄龄未曾说话,云侯却是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铁证如山,近在眼前,你等,还有何狡辩的!擎天宗勾结蛮族谋逆,当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声音落下,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一阵喊杀之声,众人望去,发现远处升起一道朱云武魂,赫然是世子云扬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云卫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惊呼,没想到云州的动作这么快,云州最强战力云卫军,已经杀进了擎天宗!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凌天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千算万算,他还是失策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