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01章 破天令 陈玄龄出手
    但白飞云和丘岘机两人却根本不给越穹任何脱身的机会,死死牵制,凌天飞跃过来,横起一拳,便落在越穹的后背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越穹早有防备,而且他的元气凝厚程度,也远胜裘刃殛,但被凌天龙象之力加持的一拳命中,还是身形一震,险些跌落半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恶,凌天!你等竟然以多欺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被一拳震退,越穹得以冲出包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喘着粗气,瞪着凌天三人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知道这般滋味的不好受了?那你擎天宗之前在岭南袭杀我等宗门同道之时,又可曾这般想过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色厉内荏,指着越穹怒骂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言出,顿时四下皆惊!

    

    擎天宗在岭南袭击宗门联军的事情,只有当时的一众宗门高层知晓,如今,被丘岘机当众揭露,怎能让人不惊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那些支持擎天一脉,未曾参加边境战役的宗门武者们,更是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和凌天不合,未曾参加边境战役,也就罢了,但若是在其与蛮族厮杀之时,在后方搞偷袭之举,这实在让人愤怒!

    

    这,等同于通敌卖国!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擎天宗席位上,那些宗门弟子,也都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贵宾席上,陈玄龄闻言一怔,随即看向身后的云侯,“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御史,我也是刚刚掌握到了一些证据,证明这擎天宗,有勾结蛮族,意图谋逆之举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之前好似还站在擎天宗一方的云侯,竟然直接转变了口风,而且,还一副证据确凿的模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若此事当真,这擎天宗,也不该留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直未曾显露威严的陈玄龄,此时也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越穹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的枯木道人,也震退了袁天罡,怒道:“凌天,你休要血口喷人!我擎天宗,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人神共愤之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会?那你等看看,这些都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扬手,顿时有紫气宗弟子从台下推上来几个被五花大绑禁锢起来的武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人都披头散发,狼狈至极,但众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些人都是擎天宗弟子!

    

    其中长老洛千帆,赫然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些人,都是我等在岭南擒获,当时他们偷袭我紫云宗木云峰百余名弟子!证据确凿,你等还要如何狡辩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一怔,看向越穹,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老,老祖宗。这...我们只是和紫云宗有仇,却是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,但...但我们只针对紫云宗,对其他宗门同道,并没有出手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F_正}版首O◎发K%\m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没想到凌天竟然抓到了活着的洛千帆等人,此时,也是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满脸的褶子都变多了,指着越穹大骂:“你这个畜生,是要毁我擎天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!我今天如此做,并不是想让你等悔罪,而是让你们死的明白一些,现在,该送你们上路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凌天祭出背后纯钧剑,借武魂之力,将龙象催动到了极致,霎时间,金光万道,龙象铮鸣,便向着越穹杀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和白飞云,也激发秋水无痕和白云飞雪剑的威力,将越穹死死压制,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拳拳落下,好似上古金身罗汉,巨大的血脉之力,让越穹苦不堪言,护体元气就算是再雄厚,也渐渐消失殆尽,眼看着就要和裘刃殛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双眼血红,已然走头无路,他仰天看着凌天,牙槽里都是鲜血,“凌天,你不要高兴的太早,就算杀了我越穹,我也要拉着你们一起垫背!真以为我越穹没想到这天么!要死,一起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越穹狞笑着,陡然间将手中捏着的一块青金色令牌,捏的粉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破天令!你这逆徒疯了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,枯木道人见此,也是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此时整个贵宾席上的一众法相大宗师,也是脸色齐齐大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破天令!传说中擎天宗在遭遇灭顶之灾时,才会祭出的最后手段,据说是以擎天气运为代价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但从没人见过这到底是什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没想到,越穹在此时,竟然用了破天令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其中,只有云侯,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蹙眉,袖中的手猛然握紧,就要出手制止,但下一刻,整个广场就被一层青色的巨大禁制笼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行,救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莫晓琪当即发现不妥,她能感觉到,这广场之下,有一股极其强横的能量在涌动,就算是其内的袁天罡,也绝无可能应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扬起春风疏影剑就直接斩下,可那巨大的剑气触碰到青色阵法,却顷刻之间溃散,根本无法撼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一起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李克秦天涯还有苏月如岳鼎仑纷纷起身,五大法相合力,攻向阵法,但就算这般强横的能量合击,仍旧是只是让那青色的阵法荡漾起丝丝波澜,没有溃散之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秦天涯脸色极为难看,未曾料到擎天宗竟然还有这般手段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行!这阵法一定是穷尽了擎天宗的底蕴设置的,我们的力量太弱了。”苏月如咬着朱唇,摇摇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周围,所有宗门的武者也都惊慌失措,纷纷起身,悬浮在遥遥的天空中,一脸骇色的看着那广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广场之内,袁天罡的脸色也不好,他擎起赤日火焰剑,剑身凝聚星光,大日之光耀眼无比,汇成一道绝强的剑气,扬斩向天,可仍旧无法从内部撼动阵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他也蹙眉不止,不过,倒是没有惊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在之前,他曾卜了一卦,卦象,并不是凶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!没有用的,就是元神境,也休想破开这囚天阵,你们就在这里,等待着被破天凶兽进食吧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就在他话音落下之后,地面上闪烁其一道道光芒图腾,好似一座巨大的门,就要被打开,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,正在苏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云侯,请出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李克看向云侯,拱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点点头,缓步上前,左手虚抬,一道数千丈的巨掌,便裹着云雾凭空出现,下一刻,轰然落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嗡的一声巨响,响声震动千里,但等到云雾散去,众人却赫然发现,那所谓的囚天阵,竟然仍旧未曾破碎!

    

    元神境,都不行!

    

    而此时,广场上的阵法已然开启三分之一,一道血红的头颅从其内伸出,那头颅就足有数百丈大小,密布血色鳞甲,犹如犀牛,惊人无比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还未全部出现,众人就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压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凌天等人仍旧无法逃脱,那必然死在这凶兽之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区区孽畜,也敢在我面前逞威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还要出手,却不料陈玄龄一步上前,将背后的金剑,握在了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