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600章 凌天出手 裘刃殛死!
    “什么?并入紫气宗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脸色一变,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只为紫气宗,成为云州宗门之首,怎样?”袁天罡冷笑道;“你觉得,我现在能够插手此事了么?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铁了心要和我擎天宗一绝高下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的脸色,也越发阴沉下来,冷哼一声,枯木拐杖淡绿色的光芒绽放,一条条鲜绿的枝桠,从其中伸展出来,霎时间,兵刃之威,轰然荡漾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!擎天宗的第一天器逢春杖!果然一直都在枯木老人手里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这逢春可是极强的上品天器,在枯木老人手中,更是能够发挥全部威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们离远一些,接下来恐怕将会是一场大战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周围,虽然都有着阵法保护,但此时此刻,武者们都不由的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袁天罡抽出赤日灼炎剑,毫无惧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紫气宗弟子退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收起战骑,在众人之前落下,其身后的一众紫气宗弟子,纷纷退出广场,回到了宗门席位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叶凡等人看向远处擎天宗席位上的越擎苍等一众擎天宗弟子时,后者的脸上,尽是傲然冷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显然,白衣剑宗的凄惨结局,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恐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,这里是擎天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开始吧!白衣剑宗没必要存在法相了,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清场完毕,凌天豁然抬起眼眸,神念将裘刃殛直接锁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手臂轻挥,拂云手,直接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元气之凝厚,已然丝毫不差法相,这一手也足有数百丈,不但凝实,其上还游走着丝丝雷芒,带着万钧之势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袁天罡见此,也是戾喝一声,擎起兵刃便杀向枯木老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白飞云和丘岘机对视一眼,也从左右两个方向,将越穹包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可恶!凌天!你杀我白衣剑宗弟子,今日血仇不报,我裘刃殛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刻,裘刃殛也终于幡然转醒,看向凌天那横扫过来的手掌,勃然大怒,擎起幽白剑,斩出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拂云手消弭大半,裘刃殛冲略过来,一拳将巨手轰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眼眸中阴冷森然,背后阴剑魂升起,武魂之力融入手中幽白剑,下一刻,便直接朝着凌天斩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阴杀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招,显然是裘刃殛至强的一击杀招,巨大剑气横近乎千丈,所携带者的阴寒之气,让遥遥的席位上武者,都能感觉到寒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剑,是真的强!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眼眸中金光一闪,也是感觉到了裘刃殛这一剑之强,他将浑身元气一收,龙象金光再现,直接祭出云起龙骧迎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凌天手中没有任何剑刃,没办法以元气力量抗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巨响,金色的巨拳和那剑气对撼在一起,最后融合消弭。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如此强横的一剑,就这样,被凌天破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见凌天如此,裘刃殛难易相信一个人族,肉身血脉之力,能强悍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该我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冷笑一声,背后金翅绽放,化作一道金光,便闪身到了裘刃殛背后,一拳祭出,直冲其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闷哼一声,不及回身,至极将元气凝于背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便感觉好似被一道万钧大锤击中,血脉翻涌,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,也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肉身,是他的短板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(√新t章|节b、上Jw^

    

    而凌天金身厮杀的能力,实在太过强横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受伤并不重,但是被一个小辈一招打的吐血,还是让裘刃殛无法接受,翻身而起,他正想要反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却见到,浑身沐浴着金色火焰的凌天,已然横起拳头,杀到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飞龙在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一出手,便是绝强的游龙拳杀招!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心中一惊,不等起身,便忽然感觉到脑海一阵刺痛,意识瞬间涣散,周身的护体元气,也顷刻间消散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拳落下,整个擎苍峰,都在摇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惨叫声,将激战着的丘岘机等人的目光,都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那漫天的金色火焰消散一空,众人赫然发现,广场中心,出现了一个偌大的巨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巨坑之中,刚刚凝聚法相不久的裘刃殛,浑身是血的瘫软在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身上,淡淡的法相之光,渐渐的消散着...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表现,正是法相溃散,宗师即将身陨的征兆!

    

    仅仅三招!

    

    一招拂云手,一招云起龙骧,一招飞龙在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将一个法相大宗师,轰杀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对方手持上品天器,竟然好似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是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众人哑然失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,凌天的肉身之力,竟然真的这么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些根本不相信凌天能在便将击杀荒異蛮王的人,彻底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肉身果然强横,不过,这小子也是不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贵宾席上,陈玄龄抚掌一笑,凌天动用了神念之力偷袭裘刃殛,是瞒不过他的眼睛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然,以凌天如今的肉身,就算真的能杀死裘刃殛,也决不会这般容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要怪,也只能怪百年未曾出世的裘刃殛,大意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脸色稍有变化,不着痕迹的招来一个侍卫,耳语几声后,便打发了下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算然背对着云侯,但嘴角却是浮现一抹冷笑,随后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擎天宗,越穹!我们的帐,也该算一算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将裘刃殛的幽白剑收起,凌天冷然望向远处和丘岘机白飞云战在一团的越穹,一声冷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听闻,顿时身子一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对上两位法相,已然稍有吃力,如今在加上一个凌天,这如何能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