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99章 白衣剑宗灭 该擎天宗了
    “凌天,你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看着身死的宇文庭,当即大怒,当着他的面杀了自己宗门的弟子,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斜眼望向裘刃殛,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认识这百年都未曾出世的裘刃殛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闻言,裘刃殛一口老血险些吐了出来,自己曾经叱咤云州,如今,这小辈竟然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着整个云州宗门武道的面,他如何放下这脸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凌天,今天,我就让你知道,得罪我阴剑客裘刃殛的下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怒不可遏,擎起幽白剑,就要催动武魂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?杀了你一个弟子,你就生气了?那我把他们全杀了,你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凌天根本就不顾忌裘刃殛的恼羞成怒,背后纯钧剑魂紫光震荡,伸出右手,直接拍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由蓝色雷霆和元气交织的近乎八百掌的大手,直接当空拍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想要动手,先看看你有没有资格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伴随着凌天的森然声音,那遮天一般的巨大手掌,如山如印,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轰然砸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好,你们闪开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看着凌天祭出的手掌,顿时瞳孔一缩,呼喝一声,直接祭出背后的阴剑魂,扬手一剑,就斩向天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巨掌带着的狂风席卷整个广场,白衣剑宗所有弟子,尽皆被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都瞪大了眼睛,这简直就像是在面临一个法相境界大宗师的一掌,完全被这巨掌的气势所迫,整个人全都神念锁定,想动弹,都是不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匆忙出手的一剑,未曾将这碎岳印撕裂,残余的巨掌落下,直接将白衣剑宗众人吞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山摇地动,巨石开裂,烟尘四起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掌之威,是宗门大会迄今为止,出现的最强一击,而且,是出自刚刚铸就金身的凌天之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等到烟尘散尽,众人看向场中,顿时浑身的寒毛都倒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白衣剑宗数百弟子,除了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裘刃殛意外,所有人,全都惨死在地!

    

    鲜血纯者石板流淌,汇聚成一道道溪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血腥之气,瞬间就弥漫开来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一掌之威力,竟然让裘刃殛,都束手无策!

    

    N看vF正“b版章{节上G;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他都没有能力,保护门下弟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刚刚晋升为第六大宗门的白衣剑宗,此时此刻,底蕴全无!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...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握着幽白剑,一脸的难以置信,他不相信,凌天的一掌,有如此威力,他跟不愿相信,他闭关百年出来,面对的,竟然是灭门的场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给你时间,让你想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天空中,凌天的目光掠过裘刃殛,又看向另一侧的越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,到你擎天宗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凌天的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,“我紫气宗,要为云州宗门之首,你,让还是不让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宗门之首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一怔,随即仰天狂笑,“凌天,就算你拥有堪比法相的战力又如何?你以为,凭你们三人,就能奈何得了我擎天宗了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阴恻恻的笑着,“我擎天宗门领导云州宗门武道千年,岂能被你如此轻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,你的意思,是不想让了?”凌天的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狂妄后辈!我擎天宗已经数百年不能被人欺上山门了!难道,你等都忘了我这老头子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间,在凌天的声音落下之后,一道苍迈的声音,便跨越山峦而来,下一刻,广场上狂风一卷,落下了一个身着灰白长衫的老者,拄着一根枯木拐杖,似笑非笑的看着凌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枯木道人!这老家伙果然没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贵宾席上,空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,枯木道人历经三届擎天宗主,千年了,他的修为竟然到了法相境后期!”、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看起来深不可测,枯木道人据说只有在擎天宗生死存亡之际,才会出现,没想到这次竟然被凌天给引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这下绝对不好收场了,法相境每一重境界,都天差地别,他们三人,加起来,都不是枯木道人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众人一脸兴奋的议论着,毕竟这挑战擎天宗武道之首的壮举,实在太过罕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小儿凌天?你那所谓的紫气宗,何德何能,敢要这宗门之首?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脸上如同枯木树皮的褶子抽动着,“难道就凭你们这三个小鬼?老夫一人,就打发了,一起上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枯木老人拐杖震地,顿时一股大势升起,虽然不能祭出武魂,也不能动用兵刃器魂,但仅仅是这股气势,竟然众人色变。

    

    差距实在太大,枯木老人的修为,已然碾压凌天三人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,久闻枯木老人之名!多年来寻你不得,今天,不如让我陪你练练如何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在众人以为擎天宗要一举将紫云宗镇压之时,从云州城南方向,传来一震狂浪的笑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风袭长天,一道星光滑落,在紫气宗众弟子身前,又落下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人身周裹着法相星光,虽无什么强横的气势,但却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又是何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枯木道人的脸色一凛,别人或许看不出来,但是他却知道,眼前的这个人,修为竟然也是到了法相境后期,不比他差上分毫!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,我乃千星宗宗主,袁天罡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袁天罡三个字落下,其法相境后期的气势瞬间升腾而起,将紫气宗众人身上的威压,直接掀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袁天罡?”枯木道人蹙眉,他从没有听说过云州有这么一个人物,“你是何意?此乃我擎天宗和紫气宗之间的宗门挑战!你此时出手,难道是不把云侯和陈大人放在眼中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心有忌惮,枯木道人也是聪明,直接将云侯和陈玄龄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袁天罡仰天又是一阵大笑,“我当然知道这不符合规矩,我也更没有轻视云侯和陈大人之意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那我千星宗从现在起,并入紫气宗呢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袁天罡笑脸一收,眯着眼睛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