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96章 九重天劫 第一剑侯
    这引动雷劫漩涡出现的,竟然是几天来,都不曾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凌天!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,有人还以为凌天在战场上受伤颇重,从此已然泯然众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却没想到,这次在见到,却是在雷劫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震撼,在没有其他什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原本还未铸就金身的存在,如今,却引动了比普通法相还要强大的雷劫天象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,还是人么?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不说那一众目瞪口呆的法相大宗师,就是连那坐在主位之上的云侯,都缓缓的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这怎么可能,凌天引出了雷劫?难道,这是在凝聚法相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良久之后,莫晓琪才怔怔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绝不是在凝聚法相。”苏月如断然否定,但是,她也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现在,这是怎么回事?‘

    

    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,悬浮在高空中的凌天缓缓张开了双臂,一声剑刃铮鸣,陡然间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众人诧异的目光注视下,一道八十余丈的晶莹白色的剑魂,从其背后升腾倒悬,剑尖直指天穹!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道剑魂虽然不过八十余丈,体量远不能和之前三人凝聚法相时,所显化出的数百丈武魂相提并论,但这道剑魂的之上弥漫看来的一阵阵剑意,却让远处的广场上武者,感到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无巨形,但这武魂剑影,却是格外强大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不是隐龙剑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隐龙剑魂是七品武魂,而凌天这个,足有八十多丈,是一个八品武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凌天的武魂,也变异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而且,这武魂是什么,我怎么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贵宾席上,莫晓琪苏月如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宝蕴楼李克和云顶商行的萧晟,此时的脸色却是已然大变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凌天的武魂,是纯钧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两人几乎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Dy更新。最。¤快上●T》

    

    连脸上的骇然表情,都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纯钧剑魂...怎么听着有些耳熟?”空也子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这次来云州,还真是不虚此行。凌天,还真是处处都给我惊喜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正当所有人都疑惑之时,在贵宾席中央,忽然挂起一阵淡淡旋风,下一刻,一个着红袍背金剑的身影,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,站在众人之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拜见陈大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见这忽然出现的身影,心中一怔,而后便齐齐拱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直不曾出现的陈玄龄,竟然还未离开云州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点点头,随后便看向身后的云侯,“云侯,这纯钧剑魂或许云州的武者不甚熟悉,想来你是不会忘记三百年前的事吧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听闻,都是看向身后的云侯。

    

    暗道这所谓的纯钧剑魂,难不成还和云侯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我当然不会忘。不过,那人已死,我也就不愿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没想到,听到三百年前纯钧剑魂,云侯身上气息,猛然波动了一些,随即便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大人,三百年前?这纯钧剑魂是怎么一回事?”莫晓琪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三百年前,她还未曾出生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倒是记得在那里听说过纯钧剑魂,不过只是寥寥数语,说是八品武魂的异类,从武道现存的典籍记载中可查,只有一人拥有过这个武魂...”苏月如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哦?是谁?”莫晓琪挑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叫什么来着?”苏月如紧蹙眉头,“实在想不起来,不过他好像被后人称作元神境下第一剑侯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第一剑侯,口气倒是不小。”空也子抿抿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他叫盖聂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陈玄龄却长叹一声,直接解释道:“三百年前,他确实被我们称作是元神境界之下,第一剑侯,而这个剑侯,也是武皇亲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闻言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陈玄龄却好似陷入了回忆,负手看着远处高天之上,凌天催动剑魂的身影,道:“五百年前,我和云侯,都还是一介少年,铸就金身,成为宗师。那时的盖聂突然出现,就好似一道流星,闪耀的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那个时候,你们的云侯和盖聂有过一次比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讶然失笑,回身看来一眼云侯,后者微微摇头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结果呢?”莫晓琪问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也是广场之上,所有人都竖着耳朵想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结果?”陈玄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结果是我未曾抵下盖聂一招。败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这次却是云侯,直接说了出来,虽然语气中还有不甘,但也坦荡,并没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话听在众人耳中,就无疑是泫然大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未曾抵下那盖聂一招?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三百年前云侯只是金身修为,但云侯之所以能成为云州之主,那也是拥有着在南唐都极为顶尖的天赋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整个南唐元神境界的大能,都是屈指可数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一招就能败云侯的人,那是什么存在?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人皆是摇头,不想相信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真的,当时我在场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早就料到众人不信,摇头笑道:“还有这元神境之下第一剑侯,也是武皇在那个时期封赏的。对了,他那个时候,还是金身境界修为...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?金身境界修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说的轻描淡写,但众人听了却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大人,你搞错了吧,不是说,元神境界下第一剑侯么?金身境界就封侯是怎么回事?”空也子蹙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陈大人骗你们做什么?盖聂确实是在金身境界就被封上了剑侯,因为他在金身后期之时,就有了和法相境后期大宗师一战的实力,所以才会被武皇喜欢。”一旁的李克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当时,我也是初入内廷坐侍卫,和盖聂有过交集,如果不出事情,他就是我们御前侍卫的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所有武者都听入了神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后来...盖聂在受封不久后,就冲击法相境界,但引来了九重天阶,不敌劫雷,被劈的灰飞烟灭,从此,世间再无第一剑侯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陈玄龄又是一声长叹,看向远处,“盖聂一生狂傲,却遭到天妒,如流星,闪耀过后,便陨落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九重天劫?这盖聂,死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也是难易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