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94章 就你有天器剑?
    安静三道雷劫漩涡的凝成,立刻让全场都为之一震,顷刻之间,那喧闹的声浪,就陡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连那广场之上的白衣剑宗法相裘刃殛,也是脸色忽然一滞,看向天空三个方向上的雷劫漩涡,眉头紧紧蹙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冷冰心此时直接飞临下场,负手而立,冷然望着白衣剑宗众人,嘴角,也是噙着淡淡冷笑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,贵宾席位上,越穹和空也子,也是脸色骤然一变,看着那三老雷劫漩涡的方向,紧蹙眉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其中一个方向,貌似是青云门所在之地!”片刻后,空也子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另外一道,看不出在哪里,不过,这第三道看起来怪怪的,凝聚劫雷的速度极慢。位置,是在云州城南?难道是千星宗的方向?”苏月如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莫晓琪看向一旁笑着的秦天涯,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这些人都是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。这三个,当然都是我们认识的。”秦天涯神秘兮兮,却是不再说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闻言,更是皱眉思索。

    

    青云门方向上那个,自然能够猜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本就是金身后期巅峰的修为,虽然此时凝聚法相也足以让人惊讶的,但可能性,极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是另外两个,就实在猜不到,或者,他们不敢去猜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云侯看着眼前的三道雷劫漩涡,瞳孔蓦然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一道劫雷落下的方向,赫然是青云门山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根青竹武魂,高达七百丈,从山峦之间,倏然升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坚挺的竹节和竹叶,散发着一阵阵青绿光芒,闪耀在天地之间,生机盎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霹雳巨响,第一道碗口粗细的巨雷落下,青竹纹丝不动,坚挺异常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这时,另一个方向上,劫雷也已经酝酿完毕,而山林震动之时,一头数百丈大的云鹤武魂,显化在天地之间,在长天之上盘旋长鸣,一道道云白之光散落,让众人顿时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的天!这武魂,怎么看起来像是紫云宗的宗主,白飞云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可能!白飞云的修为只有金身后期,就算他修为进阶神速,也不可能在今天就凝聚法相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是他还能有谁?真是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周围,云州宗门武者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不仅仅是他们,就连莫晓琪等人,都是是惊讶的呆主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凝聚法相也就罢了,可以理解。但是这白飞云凝聚法相,是什么鬼?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根本不可能啊!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,活生生的白鹤武魂,就出现在众人眼前,他们思索着,却想不到还会是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轰!

    

    又是一声炸响,白鹤武魂头顶的一道炸雷终于落下,同样的,那白鹤武魂,也凝实无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咔嚓嚓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连续的雷霆落下,越来越粗,越来越强,但仍具不能奈何那青竹和白鹤武魂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终于,在第三道劫雷落下之际,青竹和白鹤武魂抖擞魂威,扰动着山川,大地隆隆晃动之间,两个武魂将将气势攀升到了极致,准备迎接最后一道劫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一定要成功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们紫气宗,终于要有法相大宗师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紫气宗的弟子们紧握着拳头,望着天空中,那散发着道道气象的武魂,默默祈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对面,白衣剑宗的弟子,就脸色如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特别是那宇文庭,咬牙切齿,心中不断诅咒着,这两道武魂,被雷霆劈散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天空中,两道漩涡的雷霆全部凝聚,顷刻之下同时劈下!

    

    只听到轰的一声巨雷嗡鸣,再次将众人振聋发聩,脑中光白。

    

    足足十几个呼吸之后,众人缓过来,全都看向那两个方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和刚才一样,两道武魂,全都消失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成功了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知道,在等等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气势和武魂都消散了,但因为有之前裘刃殛的前车之鉴,众人也不敢确定,这两个凝聚法相之人,有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陷入一片寂静,所有人,都似乎在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,两道气势悄然从东西两个方向,席卷向擎苍山,身影未至,声音先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白衣剑宗?我丘岘机在此,你等还想以法相之威,压我紫气宗?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紫气宗虽然弱小,但如今,我白飞云,绝不许我紫气宗弟子受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两道声音轰轰从天际压来,下一刻,广场中央一阵风起,落下两道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青一白,赫然就是原青云门门主丘岘机,以及紫云宗宗主,白飞云!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紫气宗弟子全都长出了一口气,脸上涌起无边喜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幸福来的实在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原本还以为濒临绝境,如今,他们摇身一变,就成了拥有法相大宗师的顶尖宗门!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且,还拥有两位法相大宗师,这在云州宗门之中,绝无仅有!

    

    相反的,白衣剑宗弟子立刻面如死灰,沉入了谷底。就连那裘刃殛,也都是紧绷着脸,阴沉如水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丘岘机?没想到你还能凝聚法相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越过丘岘机,又看向其身侧的白飞云,“白飞云?我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你二人,真觉得凭你们的战力,能挡的下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裘刃殛一声冷笑,抽出腰间宝剑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一道百丈大的器魂从天而起,那是一头森白颜色的独角凶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出现,恐怖的气势,就扰动了整片广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天器剑,幽白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这幽白剑可是上品天器剑,白衣剑宗竟然藏有此剑,看来绝对是又被而来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原本裘刃殛就名动云州,远超丘岘机和白飞云,如今就算凝聚法相,战力也绝对不同,再加上有此强悍的天器兵刃相助,或许真的能抗下两位法相大宗师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时间,在裘刃殛拿出幽白剑之后,众人又动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哈!裘刃殛,你还是百年前那么猖狂,但我告诉你,今天,不是百年前,你的傲气,给我收一收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以为,就你有天器剑?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丘岘机冷笑一声,手中一颤,豁然出现一把剑鞘,铮的一声将剑桥内的宝剑抽出,一股凛然气势,便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仅如此,身旁的白飞云,也从背后,重出一把白色宝剑,剑刃出鞘,周围空气骤然,方圆十里之内,竟然簌簌雪落!

    

    #*:首cC发}\%_

    

    而下一刻,两道巨大的器魂,轰鸣着,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,众人瞪大了眼睛,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天!又是天器剑!而且,还是两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