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91章 白衣剑宗底牌 法相现世
    《…首E=发X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呃...上品地器,倒是真的强呢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晃了晃身子,擦干嘴角的鲜血,看向宇文庭,“不过,就这点力量么?可比蛮将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张恺风脚下气旋震荡,擎着双戟径直杀向宇文庭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罡雷戟,狂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空中一声大喝,连斩白衣剑宗无谓金身的狂斩武技再次爆发,一阵阵狼吼不绝于耳,此时此刻,众人只看到了一头血狼,从空中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怕你不成!白炎斩空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同样的,宇文庭背后的狼魂也也融入宝剑,从地上弹射而起,与张恺风悍然对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众人只看到广场之上,两头狼魂虚影在疯狂撕咬,一道道冲击气流震荡开来,气势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血多金身宗师都不禁咽了咽唾沫,这等程度的厮杀,简直好似两个金身后期在大阵,震荡的那广场上的阵法都在狂闪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的强,这两个小辈铸就金身之后,战力都是暴涨,绝对堪比金身后期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是必然,就是不知道谁能胜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快了,你看,震荡的频率变慢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正议论着,场上的两道狼魂便轰然溃散,而一道身影,再次被掀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那身体落地,几乎浑身都是血红色的,俨然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...是张恺风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果然,他不是宇文庭的对手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办法,张恺风已经接连苦战,如今宇文庭又有上品地器名剑相助,能坚持这么久,已经足以证明他的战力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些站在紫气宗立场的宗门武者,都不由的暗叹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,我承认你很能打,但,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白炎散去,露出了广场中心的宇文庭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刻,原本一身白衣潇洒倜傥的剑客,也变成了披头散发,衣衫褴褛的模样,甚至胸口处的内甲,都被撕裂开来,露出数道血口,洇出的鲜血,染红了他的白衣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看向远处仰躺着的张恺风,冷笑着走了过去,

    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仍旧愠怒,原本他想要一招就废掉张恺风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却没想到,对方的这一招狂斩虽然看起来并没什么,但真的极为强悍,顶着他的玉暇剑,足足坚持到了最后,才因为元气能量枯竭,而败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最后一刻,张恺风身上穿着的宝甲,也挡下了最后一剑,不然,张恺风早就死了!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说结束了,我张恺风,从不认输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远处,张恺风还在挣扎着,一双血手死死的握着血戟想要支撑着站起来,但此时,他的双臂已然被崩裂,血流如注,整个人和血葫芦没什么两样,根本无法起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认输?你有机会认输么?’

    

    宇文庭知道张恺风已然到了强弩之末,无力在战,更无法逃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,今天凌天不出现,真的很可惜。不然,他就能亲眼看到,我是怎么杀了你的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或许凌天,我还会忌惮一些,但是你,还不配做我宇文庭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好似在向全云州宣告一般,披头散发的宇文庭仰天怒喝,双手握剑,朝着张恺风,便是一剑斩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长达足有百丈的白色剑气,带着灼热的白色火焰,轰隆隆如同划破苍穹,所过之处,空气都被蒸腾干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一剑极强,落在张恺风身上,后者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许多宗门武者,都不禁侧过头去,不愿意再看,毕竟挑战还未结束,他们想要插手,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剑气掠下之时,一声娇喝,却是陡然在宗门席间响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伤他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尖细的声音落下,众人便见又见到一道红色虚影飞下广场,速度极快,下一刻,一朵张放开来的血色玫瑰,显化在张恺风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金石炸响,火光四溅,巨大的响声,让众人的耳郭,都是短暂失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众人并不在意这些,他们不约而同的将目光凝聚在广场中央,赫然发现,宇文庭的那一道剑气,竟然被挡下了!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剑气散尽之后,众人这才看清,挡下宇文庭这一剑的,竟然是百花谷的弟子,姬无艳!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姬无艳就站在张恺风身前,虽然受到剑气的冲击,嘴角也洇出了鲜血,但她,却毫无退怯之意,一双美丽的眸子闪烁着凶光,瞪着宇文庭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着符篆的能量在姬无艳身前消失,宇文庭不禁大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姬无艳,你什么意思!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是我白衣剑宗和紫气宗的挑战,你下场,难不成是想挑战我白衣剑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森然道:“挑战又如何,我不许任何人杀他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语气中,充满了霸道和坚定,尽管她明知自己的做法已经违反了规矩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无艳,出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,张恺风的声音从姬无艳身响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是个男人,怎能在女人背后求活?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闭嘴!我可以保护你!”姬无艳头也不回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够了!”宇文庭越听越气,怒道:“姬无艳,既然你下来了,那就是想要挑战我白衣剑宗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今天,我就将你们二人,全都杀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冷哼一声,“尽管来战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两个小辈对峙,宗门席位上,白衣剑宗却是已然骚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越宗门,百花谷此举分明有悖宗门大会之规,请宗主出手,治罪姬无艳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白衣剑宗宗主尹正起身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此等目无规矩的小辈,显然是被那凌天所传染,今天在我擎天宗,若不管教一番,岂不是要被人笑话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也是站了起来,就要出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越穹,我看你敢如何管教我百花谷弟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不料,莫晓琪根本就不给越穹面子,一同起身,一副不服就干的某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莫宗主,虽然你百花谷为云州五大宗门之一,您又是法相大宗师,但你就要这般针对我白衣剑宗?当我白衣剑宗好拿捏不成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尹正在远处冷道,竟然出乎预料的,敢质问法相大宗师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莫晓琪怎会不怒?

    

    后者当即便回望过去,法相威压爆发,“拿你捏你白衣剑宗又如何?你不服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越穹在一旁蓦然不语,但眼神却是和那尹正对视了一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随后,尹正便扬着下巴,傲然道:“看来,莫谷主是真的想以法相之威,压我白衣剑宗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今天,你百花谷,不行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天空中突然乌云盖顶,从远处,一道道雷电交织,恐怖的威压倾天而来,让众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雷劫!有人在凝聚法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