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90章 宇文庭入场 张恺风败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恺风好似一个嗜血魔神,望着白衣剑宗的众人,狞笑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无畏无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众人,也终于是被张恺风的强横,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之前,因为有凌天在的缘故,与之要好的张恺叶凡等人,都被其光芒所掩盖,以至于很多都都忘了他们的实力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天,张恺风彻底让云州宗门武者明白,不仅仅是凌天厉害,他张恺风一样强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我秦明战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白衣剑宗当然也不是吃醋的,立刻又有上一辈的弟子飞上广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秦明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蹙眉,“没听过,不过,你也不曾参加边境之战,所以,你可以去死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对血戟,便再次飞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又是不过片刻过去,场中惨叫声连连,那白衣剑宗弟子,也步了吴飞虹的后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!?小爷我一并接着,若是不服,多上来几个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真是杀疯了,提着血戟喘着气,从始至终,他都只用一招狂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就是这一招,却无往不利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堂堂白衣剑宗,岂能被你如此羞辱!”

    

    OhE

    

    又一人上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坚持的时间稍长了些,但仍旧难逃一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气煞我也,就算是欺负小辈,老夫也要将你碎尸万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终于,在后辈接连被斩杀的情况下,修为深厚的金身宗师,也终于仍耐不住,上场了!

    

    但结果,仅仅是让狂斩施展的时间长了一些,但仍旧没有压制张恺风的办法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终于,在张恺风接连斩杀五名白衣剑宗的金身宗师之后,一直无动于衷的宇文庭,终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,真以为没能能治得了你了是么?‘

    

    “现在,你猖狂也猖狂够了,是时候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宇文庭便脚下一震,飞临到了广场之上、

    

    一袭白衣,俊逸的脸,璀璨的星眸,周身涌动着的淡淡金光,腰间悬着的如白玉一般的宝剑,都让宇文庭看上去气质不凡,卓尔不群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宇文庭的入场,引起了不少各宗们女弟子的欢呼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然,尽是擎天宗一脉。

    

    苏汀和姬无艳等女,都是一脸的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宇文庭?你,终于出来了。怎么,看着自己宗门的师兄一个个惨死,是不是很爽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咧嘴笑着,但却看上去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和凌天久了,貌似你们的嘴上功夫都长进了不少。不过,在我面前,并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引以为傲的,不就是那白金武魂么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宇文庭冷笑一声,双手张开,而后猛然握拳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一头缠绕着白色火焰的黑斑狼魂,出现在其背后。

    

    足有七丈多的武魂,仰天嘶吼之间,兽威弥漫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让真更为惊讶的是,这头狼魂,竟然周身散发着阵阵白金之光,而且,金光之中,也泛着淡淡紫色华光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又是一头白金级别的武魂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!而且,这宇文庭的武魂,似乎也变异了?这笼罩着白色火焰的黑狼,貌似是那白幽狼魂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应该是了,这个武魂可是七品中不错的,而且如今也是白金级别,倒是和那雷血狼,有的一拼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有意思了,两人注定要有一番厮杀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也没有想到,这宇文庭一出手,竟然也是铸就了白金级别的武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天赋已然绝对不比张恺风差上什么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,你的荣耀,已经过去了。而我,将会超越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宇文庭自顾自的说着,同时将腰间的白玉宝剑,也缓缓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一道道白炎缠绕剑身升腾而起,下一刻,便化成一头异兽的形状,虽然看不清到底是何物,但其荡漾开来的威势,很是强烈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嘶,这家伙底牌这么多?我记得他当初就有一把极品灵器剑,如今,又换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啊,而且看着器魂的体谅,应该是上品地器无疑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白衣剑宗果然财大气粗,一个初入金身境的宗师,就拿上了上品地器这等极品兵刃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张恺风貌似危险了啊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众武者低呼,贵宾席上,莫晓琪的脸色,也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白衣剑宗倒是行啊,门派内的名剑玉暇都赐给了宇文庭,内定了下一任宗主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这把剑,倒是不错。张恺风用的,不过是极品灵器,没办法比了。”苏月如也是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,宇文庭剑指张恺风,“怎样,现在,你还狂么?’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此刻,张恺风已经连战数场,就算皆是胜了,但消耗,也是极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宇文庭如此强势,自然赢面颇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呵,呵呵,小爷我何时不曾狂过,如今凌天未至,我当然要好好松松筋骨。来吧,宇文庭,你被凌天虐的凄惨,我也可以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喘着粗气,擎着双戟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宇文庭脸部抽搐了一下。屡次败给凌天,是他最不愿提起的事,如今,他岂能容张恺风也在他头上拉屎?

    

    下一刻,玉暇剑一声铮鸣,便如出云之龙,化作一道流光,斩向张恺风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这一剑看上去轻柔无比,但速度极快,破空声嘶鸣,眨眼之间,就到了张恺风头顶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哈哈,来的好,给我开!“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仰天狂笑,双戟交叉,直接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一声剧烈的炸响,白炎混着血雾扎散开来,众人便看到一个身影,从炸响中心,被崩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张恺风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果然,他有些承受不住宇文庭的攻击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,当看到被崩飞出来的身影时,也不禁惊讶失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连战连捷的张恺风,终于不再强势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躺在地上的张恺风挣扎着站起身,但却仍不处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百花谷席位上,姬无艳惊呼一声,险些就要起身,不过却被苏汀按下,“师姐,先别急,才刚刚开始,而且,我们没有出手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姬无艳咬着嘴唇,一双拳头紧紧握着,当初在钧天道场张恺风为她不畏死挡下一击,今天,如果张恺风有危险,她也会不顾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