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凌天剑尊 > 第589章 还有谁,上来受死
    在怎么说,当初张恺风也是五大宗门之一天道门的首席弟子,名气可是比宇文庭不知强多少倍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虽然近来几个月宇文庭通过鉴石大会、器丹大会和武道大会彻底步入云州顶尖天骄的横列,甚至可以说强过了张恺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,如此明目张胆的蔑视张恺风,还是极其出乎众人意料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呦呵,这宇文庭够狂的啊,听说也是铸就金身不久,不过貌似在战场上并没怎么出战,功勋不高,不知道战力如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估计是有所底牌吧,总之,这宇文庭不像是吹牛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引论纷纷,目光都是投向场中的张恺风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倒是真不顾你宗门弟子的死活呢。怎么,都没敢上来应战?”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众人并没有看到张恺风暴怒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哼,休得猖狂。我来战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的话音落下,从白衣剑宗的席位上,便飞下来一到白色身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站定,白衫纷飞,腰间悬着宝剑。不过三十岁的年纪,还算不错的脸上,一双眸子满是阴鹜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人飞临下来,顿时又引起一阵议论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剑客吴飞虹!这家伙虽然是上一辈弟子,但曾经在武道大会上,也绽放过光芒,如今,已然是金身初期巅峰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错,虽然天赋不如张恺风,但战力也绝不会弱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抚掌而论,也是暗道这宗门大会终于是有些意思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张恺风,我吴飞虹,就足以战你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吴飞虹抽出腰间宝剑,冷声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到还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的嘴角仍旧噙着邪魅的笑意,落下的一对血戟缓缓举起,直指吴飞虹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过,宇文庭不出,你等不过是来送死而已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吴飞虹的脸色顿时一沉,“你瞧不起我?尽管放马过来便是,一个白金武魂,而已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真以为,你能守的住我的血戟?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是真正的罡雷戟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张恺风的话音落下,手中血影狂澜,便直接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双戟化作两条嘶吼的蛟龙,其上布满血色雷霆,如同离弦之箭,激射向吴飞虹。

    

    见此武技凶猛迅疾,吴飞虹也是瞳孔一缩,心中微惊,但还是闷哼一声,背后一头近乎七丈的白毛花豹升腾而起,而后剑锋旋转,在身前布成一边剑刃之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武魂和元气能量疯狂加持,剑盾绽放白色光芒,足有数十丈大小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血蛟极快,霎那间就撞击在了剑盾之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剑盾疯狂旋转,好似一边绞肉机,就算血蛟强悍,但还是被剑盾消磨一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第一条血蛟被灭,第二条在周围游弋的血蛟又一头扎在了剑盾之上,这一次,剑盾直接被崩碎!

    

    霎时间,剑气和血雷之光炸散,犹如焰火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吴飞虹看着身前轰然碎裂的剑盾,以及手中嗡鸣不已的地器剑,不由的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已经被磕飞的一对儿血戟,威力竟然真的超过寻常地器太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低呼出声的霎那间,却发现,对面已经没有了张恺风的身影!

    

    “呵呵,你也还算及格,但,到此为止了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罡雷戟,狂斩!”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间,张恺风的冷笑从吴飞虹的身后响起,后者豁然转身,却发现张恺风已然擎着飞回手中的血戟,化作一道血色雷电杀向了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速度,快到了极致,空气爆鸣,彰显着接下来的攻势将会有多么强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,吴飞虹强提元气,在身前狂舞兵刃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锵锵锵!”

    

    连续的金石炸响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上的一众武者都看呆了,此时张恺风裹着雷血狼的白金武魂之光,轮着血戟犹如疯魔,向着那吴飞虹狂斩!

    

    或许一次斩杀,吴飞虹还能抵挡,但是,张恺风的攻势连绵不断,好似有使不完的力量似得,不过数下,吴飞虹就有了不支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唉,这果然不是之前的罡雷戟,这一招,太过强悍了。我想,在金身境界内,极少有同辈武者能够接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贵宾席上,秦天涯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和凌天一样,都是战场上的疯子。”莫晓琪笑着,但眼中,却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果然,莫晓琪的话音落下,广场之上,那兵刃撼击之声,便突然停下了,而后,血光散尽。

    

    众人皆是骇然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吴飞虹,消失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广场之上,只剩下微微喘着粗气的张恺风,提着两把滴着鲜血的血戟,背对着白衣剑宗的方向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地上,一团血泊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吴飞虹,竟然是在张恺风这疯狂的杀招之下,死无全尸!

    

    而这,距离开战,不过才片刻而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a:¤正◎b版/首q发o/XN

    

    紫云宗,不,是紫气宗,又胜了一场!

    

    百花谷席位上,苏汀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身旁忽然弯起嘴角的姬无艳,忽然道:“呀,师姐,你又偷着笑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谁笑了,你看错了。”姬无艳面色淡然,目不斜视,一双眼睛,盯着广场中央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切,还不承认,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张恺风了吧?”苏汀翻了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不然呢,和你一样,爱上凌天,然后天天受那相思之苦?”姬无艳反问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哎呀,师姐你怎么又扯上我和凌天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苏汀脸色一变,叉开话题,“不过,今天的张恺风好凶哦,杀了好几个人了,会不会太血腥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凶么?还好吧,我觉得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帅。”姬无艳这一次,没有遮掩的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广场中央,张恺风转过身来,俊美白皙的脸上,躺着血渍,一双猩红的眼睛,犹如狼瞳,看向远处的白衣剑宗方向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等一丘之貉,边境之战,乃大义之战,为此,我云州武者死伤无数!而你们却同流合污未曾参战,在我张恺风眼中,都该死!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还,有谁?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上来,受死!”